昔日民企500强深陷债务泥潭,精功集团“移除”资产为逃债?

原标题:昔日民企500强深陷债务泥潭,精功集团“移除”资产为逃债?

(图片来源:壹图网)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蔡越坤未清偿债务逾21亿元,持有三家上市公司股权超99%被质押,实控人被证监局出警示函……近日,中国民企500强之一的精功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精功集团”)陷入债务泥潭之中。

7月18日,精功集团创始人金良顺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一周前,即7月15日,精功集团发生首只超10亿元债券违约;次日,再次主动披露,截至7月16日,公司及合并范围内子公司未能清偿的债务高达21.07亿元,包括中粮信托、华夏银行、长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大连银行等多家债权人。

在精功集团处于债务旋涡之际,7月25日,记者从其中精功集团一位债权人王波(化名)了解到:“2018年底开始,精功集团发生流动性危机后,绍兴市政府相关部门指导要求精功集团做好破产隔离,防止资产被债权人查封。”

精功集团是绍兴市当地大型民营企业,在由全国工商联发布的“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排行榜中,精功集团位列第166位。创始人金良顺被评为“六十年代的小木匠,八十年代的‘弄潮儿’”。此外,2018年胡润百富榜上,金良顺家族的财富为31亿元。

从曾经的民企500强,到面临债务违约等问题,王波对此唏嘘不已。令他不安的是,在债务尚未解决之前,精功集团持有的一部分公司股权正在从集团层面移除,可能有“逃债”行为。

如果相关方希望精功集团层面破产重整,王波表示,债权人只能处置精功集团直接持有的股权或者资产,却无法对孙公司股权或者资产直接进行处置,自己的债权最后无法得到保障。

关键时刻,精功集团利益链条上的各相关方亦在紧张“博弈”。

上半年5家参股公司被移除

“本来公司早计划查封精功集团直接持有的资产,但是因为北京不支持诉前保全,目前也准备进行法律诉讼。”王波表示。王波所指诉前保全指的是,当双方持有债务而产生纠纷之后可以向当地法院申请财产保全。

王波的担忧正是在公司起诉前或者司法冻结资产前,精功集团优质资产被转移至其他关联公司而无法直接处置。

针对王波所反映问题,记者在查询企查查时发现,今年上半年精功集团确有5家实控公司进行了对外投资移除的变更。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这5家公司分别为浙江银杏谷投资有限公司、浙江精业新兴材料有限公司、浙江精功碳纤维有限公司、精功(绍兴)复合材料有限公司、精功(绍兴)数据产业有限公司、浙江精功置业开发有限公司。

王波表示,这5家公司均是尚未被质押股权的企业,而且也是精功集团目前估值比较高的企业。据王波对记者表述,精功集团创始人金良顺仍然希望引进战投来化解债务问题,真实意愿并非希望集团破产,而债权人也不希望看到企业破产的局面。但是由于目前精功集团实际持有资产多被司法冻结而无法左右,同时,王波了解到有相关方也希望精功集团进行破产重整。“如果因为精功集团旗下优质资产提前进行了破产隔离,债权人面临只能处理精功集团的资产,包括直接持有的子公司的股权,无权处理子公司孙公司股权。”王波对记者补充表示。

关于如何处置债务化解问题,精功集团对外公开表示:“公司正在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并加强自身经营,抓紧拟定化解违约债务方案。”但是,截至目前,精功集团并未公开提及或透露将要进行破产重整的想法。对此,记者多次致电精功集团官网披露电话,并未获得回复。

7月26日,精功集团2017年度第一期中期票据管理人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对于精功集团债务化解方式已经给予问询,但是对于是否将进行破产重整目前尚未给出明确的答复。”

被债权人质疑“逃债”

“精功集团优质资产移除,原因在于如果精功集团走向破产重整的道路,债权人无法对孙公司股权或者资产直接进行处置。”王波认为。

此前,上述5家公司均为精功集团直接参股,而上半年发生对外投资移除变更后,精功集团退出浙江银杏谷投资有限公司参股。

但是,精功集团退出浙江精业新兴材料有限公司、浙江精功碳纤维有限公司、精功(绍兴)复合材料有限公司参股后,并未实际退出,而是将股权转移至精功集团子公司名下,并由孙卫江担任法定代表人。据精功集团官网披露,孙卫江为精工集团董事局副主席。

同时,精功(绍兴)数据产业有限公司由绍兴精诚物流有限公司100%控股,而在今年上半年已经将股权质押给了绍兴市柯桥区小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绍兴市柯桥区小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属于绍兴市柯桥区财政局控股的企业。

河北省一位债务处置相关的律师对记者表示:“如果企业破产重整,债权人只能处置母公司的资产或者母公司持有子公司的股权,无权处置孙公司股权。”

此外,根据《破产法》第四章第三十一条,“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一)无偿转让财产的。”

杭州一位债务处置相关的律师对记者表示,如果涉及母公司资产转移到子公司名下,属于无偿转让财产范畴,关键取决于距离破产重整的时间,如果是一年内,债权人有权申请撤销。

但是,上述河北省债务处置相关律师对记者表示:“债权人在拍卖子公司股权的时候,虽然子公司股权升值了,但是最后在进行估值时,有很大的减值可能性,进而造成债权人权益受损。”

上市公司股权被质押、冻结

一方面,债权人质疑精功集团提前剥离资产有“逃债”行为;另一方面,精功集团目前旗下子公司股权多因债务问题被司法冻结。

王波对记者表示:“精功集团旗下多个公司股权被冻结,如果破产重整,债权人会将股权进行拍卖,精功集团会对子公司失去控制权。”

同时,记者发现,精功集团实际控制上市公司之一会稽山(601579.SH)董秘在回答投资人时候表示:“若控股股东轮候冻结股份被司法处置,则可能导致公司实际控制权发生变更。”

截至目前,精功集团仍然实际控制三家上市公司的股权,分别为精功科技(002006.SZ)、精工钢构(600496.SH)、会稽山。

但是,记者从wind获悉,截至目前,精功集团持有精功科技、会稽山和精工钢构股份占各自总股本的比例分别为31.16%、32.97%和20.14%,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持有公司总股本比例分别为99.99%、100%和99.93%。精功集团持有精功科技、会稽山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

今年上半年,精功集团旗下公司浙江银杏谷投资有限公司、浙江产权交易所有限公司股权被出质给绍兴市柯桥区小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此外,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精功集团持有精功科技、会稽山的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此外,精功集团所持有的绍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越信投资有限公司、精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股权也被司法冻结。

对此,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表示,精功集团流动性紧张,精功集团主要子公司股权由于债务纠纷被法院冻结及轮候冻结,存在失去对子公司控制权的风险。

王波对记者表示,据其了解,“目前有相关方与精功集团密切沟通,因企业资不抵债,希望精功集团进行破产重整。”

7月16日,精功钢构披露,对于精功集团存在的资金流动性问题,绍兴市政府、柯桥区委区政府、上市公司注册地安徽六安市委市政府于2019年4月分别组织当地银保监会及与精工钢构有合作关系的银行召开银企协调会。在会上,两地党委政府均表示,要正确区分精功集团的风险范围,防止精功集团的流动性困难影响到精工控股和精工钢构。

王波表示:“精功集团优质资产被部分债权人‘瓜分’,而部分债权人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事实上,精功集团除了债务问题,7月18日,精功集团创始人金良顺被浙江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关于收到警示函的主要原因,证监局披露,精功集团至今仍然尚未披露2018年年度报告,金良顺作为公司董事长,应承担主要责任;

另外,浙江证监局表示,精功集团将5.57亿元募集资金转给他人使用,其中3.92亿元在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前已转回精功集团募集资金账户;其余1.65亿元在现场检查结束后浙江证监局督促下转回。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精功集团及金良顺分别予以警示,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近日,精功集团对于集团流动性问题回应,2018年以来,国内经济下行和去杠杆政策等影响,金融宏观环境发生大幅转变,普遍引发民营企业融资难等问题,也给本公司总部的营运造成较大负面影响。2018年12月以来至目前,公司总部已连续兑付各类债券本息合计约36亿,使总部层面流动性陷入紧张。

精功集团称,公司正在通过多种途径积极筹措资金,并加强自身经营,抓紧拟定化解上述违约债务的方案,并与各债权人积极沟通,全力配合相关债券的主承销商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公司将保持与各金融机构、投资者、主承销商等机构的密切沟通,做好相关后续处置工作,并按照规定及时、准确披露相关事项处置进展情况。经济观察报也将持续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