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唯一的女状元,国破家亡后下落成谜,有的说惨死、有的说善终

原标题:中国唯一的女状元,国破家亡后下落成谜,有的说惨死、有的说善终

我们都清楚,在封建时期,主流思想一直以来都是男尊女卑。而读书人在古代则具有独特的崇高地位,当时的人们认为只有读书才是“上品”之事,其它万般皆是“下品”。所以,古代女子大都没有读书的资格,更别提参加科举了。

但是,在清朝末年,还真出过这么一位女状元。

太平天国建都天京之后,开始举办女试,而第一届的状元,正是天京女子傅善祥。这位女状元1832年出生,江宁人士,她的父亲原是清朝的生员,后来,年纪渐长却屡试不第,无奈之下只好捐了个监生。

傅父多年来在科场郁郁不得志,所以,教育女儿时便独树一帜,没有按照当时社会对女子的“无才”要求培养她,而是着重培养她的文学素养,似乎这样就能给自己带来一点安慰。而傅善祥在父亲的影响下,从小就对经史十分喜爱,又因天赋过人,故而,在读书一途上比大多数男子都做得好。

只不过,天有不测风云,父母早亡的傅善祥,在嫁人之后丈夫也早早的去世,18岁就守了活寡,婆家又容不下她。此时,正赶上太平天国定都天京,走投无路之下的傅善祥,只得投靠了太平军,成为太平军“女馆”中的一员。傅善祥读书厉害,女工也十分出色,所以,她被编入到了“锦绣营”。

按照现在大多数人的观点,傅善祥应该是个货真价实且前无古人的女状元。

这位巾帼英雄,不但勇于突破世俗的桎梏参加女科,而且,还在当时那场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为题的考试中大放异彩,深得太平天国的最高统治者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的赞赏,甚至于,东王还将她选入自己的王府委以重任。

只不过,在学术界关于傅善祥的状元身份一直存在争议。有学者认为,傅善祥虽然确有其人,但是,她并不是女状元,只是一位女簿书而已。这一争议的关键问题,还是在于太平天国成立初期是否真的曾开设过女科。

根据清史专家罗尔纲的研究,他认为,太平天国曾经设立女科这一事实是毋庸置疑的,不过,经过后来的再次考证,他又认为,女科并未出现在太平天国境内,原因也很简单,是因为记载太平天国开设女科一事的那本《盾鼻随闻录》卷五《摭言纪略》,作者就是苏州人汪堃,且这本书的内容大部分都是他自己捏造虚构的,没有作为史料的价值。

不过,在其它书中,我们常常可以看到“傅善祥是清朝唯一女状元”这一说法,并且,她的一生也极具传奇色彩。

当时,太平天国第一次开女科,参加考试者有三百余人。而傅善祥能在众多的才女之中脱颖而出,主要还是因为她在回答那道题时,为反驳女子难养一说,引经据典,将古往今来的贤内助和巾帼英雄事迹娓娓道来,使得当时的天王都拍案叫绝,将之列为第一。

而在这场考试之后,因为,全国范围内读书识字的女子人数剧减,太平天国便取消了女科,傅善祥便成为了中国历史上独一无二的女状元。傅善祥夺得女状元桂冠之后,当时主持太平天国政务的杨秀清对其十分欣赏,将之选入自己的东王府,担任女侍史一职。

因为,她精通文史,在职期间负责批阅所有的文件、手札,天王和东王对她的工作表现赞不绝口。与此同时,她在政务上也帮助东王良多,她向东王杨秀清建议,要求所有的文书都应做到摈弃那些无用的修饰辞藻,使语句通俗易懂,人人都可理解,以方便政令传达和实行到位。

在这之后,深受两位最高统治者宠爱的她升迁成为“恩赏丞相”,开始参与到太平天国的军机大事中去。同时,在政务上她还协助推动了“天朝田亩制度”的实行,成为东王麾下的得力助手。而她令人称道的功绩还有一项,她说服了自己的上级东王杨秀清废除男馆女馆,使家庭制度得以恢复,青年女子婚嫁不再受限。

可以说,当时的太平天国都赞其为女中豪杰,与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并称文武双壁。

后来,她升任东殿内簿书,因其违反禁令吸食黄烟,故而,被戴枷发配女馆监禁。天京事变发生以后,这位女状元的下落沉迷。

一般来说有四种版本:

其一,作为失败者东王的绝对嫡系,东王府中地位最高的女官,傅善祥在“天京事变”中被乱军杀死;

其二,她忘不了与东王之间的深情厚谊,后组织东王府残余人马攻击北王府为其报仇;

其三,得洪宣娇之助幸免于难,后嫁于慕王谭绍光,谭绍光身死之后她也忧郁而死;

其四,傅善祥与同事何震川互相爱慕,太平天国运动失败后,两人一同逃出了天京城,隐姓埋名住在上海的小里弄里过起了平凡的小日子。

那么,何震川是谁?

此人是广西柳府人,洪秀全在金田村起事时的檄文就是出自他的手笔。对于傅善祥与何震川的事,有傅善祥写给何震川的诗文为证:

秦淮无限恨,佳节况中秋;
侠义梁红玉,高才秦少游。
花开三日暮,人到五更愁;
相见不相识,长江滚滚流。

参考资料:

【《傅善祥:中国唯一的女状元》、《盾鼻随闻录》卷五《摭言纪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