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误读的北京全职妈妈

原标题:被误读的北京全职妈妈

1

一个朝阳妈妈的“幸福”二孩生活

我有个小师妹,原先是一名服装设计师。

在别人眼中,这不算一个重复、无趣的工种,也不算特别辛苦,但小师妹在每个公司呆的时间都没有超过1年。除了一家比较大牌的时装公司,她干了不到3年,这已是她的上限。

原因多种多样:有时候是老板不公平,有时候是单位离家远,有时候是奖金发少了……

但是,最深层的原因是,她其实不喜欢上班,而且比别人幸运的是,还拥有可以不上班的选项,因为小师妹的先生有一份稳定且高薪的工作,也支持她回家带娃。

和我以前一样,她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家庭主妇。

当她有了两个娃后,先生也攀到了事业的高峰,做到公司总经理。顺理成章,她彻底回家了,成为一个幸福的家庭主妇。

她喜欢孩子,喜欢种花,朋友圈里不是哥哥妹妹,就是花花草草,或者是一家人海边度假,就是带孩子还有妈妈和保姆可以搭把手。

连我都很羡慕她的生活,觉得她的生活可谓女性理想的范本。

直到有一个周末,我带着一个娃、她带着两个娃约在朝阳公园玩耍。

我发现,她家的小哥哥和小妹妹可谓十分有个性。

每次都是哥哥要去东,妹妹就要去西,这个不是泛指,真的是这样:

哥哥要左转,妹妹就一定要右转;

妹妹要玩滑梯,哥哥就非得玩旋转木马;

哥哥要吃雪糕,妹妹就说雪糕吃了要肚子疼,不许妈妈给哥哥买……

怎么办呢?我们只好分成两组,我带着花生和妹妹,表妹带着小哥哥,各玩各的。

小师妹淡定地说,今天还算好的,他俩还经常打架呢……

去餐厅吃饭也无法统一意见,经过了25分钟的协商,师妹生气开始骂人了——想来我师妹也够有耐心了,我要这样5分钟就要骂人了,小哥哥眼里才饱含着委屈的泪水,表示这次算是自己发挥了孔融让梨的民族大义,让让妹妹算了。

吃饭时也是风生水起,哥哥点的东西不爱吃,一定要尝一下妹妹的,妹妹不让哥哥尝,两三口就把一个汉堡吞了进去,过了5分钟又全吐出来了,满身满地都是。

这时,哥哥就开始指责妹妹,谁叫你不给我吃吃这么快这就是后果。妹妹火了,伸手抓了哥哥一下,哥哥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开始大哭。

师妹只好抱歉地表示今天活动结束,自己要早点回家服侍这两个小祖宗洗澡睡午觉。

这次聚会给我留下了一点心理阴影,后来每次有人来向我咨询我要不要二胎,要不要当家庭主妇?在我眼前,都会浮现出小师妹在一地呕吐物里忍辱负重的画面,于是我就劝人要慎重做好心理建设再做。

2

被误读的顺义全职妈妈

顺义温榆河是北京著名的别墅区,王菲、赵薇等明星都在这里置业安家。

有些外企高管的朋友,拿着一个月6000美金+的房屋补助,也选择在这里安家。

所以,顺义妈妈这个群体,会被人称为北京上东区的妈妈。在大家眼里她们是中国最富裕的全职妈妈,也被认为是全中国最幸福的女人。

可惜的是,幸福这件事有些近乎玄学,金钱太少固然会让人不幸,过了一个临界点,再增加的金钱就和幸福无关了——也合乎经济学中的“边际效应递减”。

根据研究幸福的心理学家,这个临界点是:家庭年收入7.5万美金。

而且一般来说,人们对自己手里的一切,会视为理所当然,金钱也是如此;人们从来都是盯着自己缺失的东西,而不是自己已经拥有的东西。

所以,有钱人不仅是和更有钱的人去比较,他们还要和别人去比个人的价值、成就感、爱和生活的意义。

全职妈妈,最缺少的就是个人的价值和成就感。

《三联生活周刊》2019年第29期,有一篇关于顺义家庭主妇的采访——《“全职妈妈”:辛酸、渴望与再出发》

文中的几个妈妈,颠覆了我们对顺义全职妈妈的认知。

我们对全职妈妈,是不是有很多甜蜜的误解?

有人热爱工作,放弃上班让她们非常痛苦。

香港妈妈Estella, 因为保姆教育孩子出现种种问题,她不想让保姆代替她成为孩子的妈妈,所以忍痛辞了职。

原先她在香港一家大公司做客服部经理,搬到顺义做全职妈妈前,她一层楼一层楼和同事道别。

在记者面前回忆起这一幕时,Estella 又忍不住抹起了眼泪:“我好爱工作啊,舍不得,坐在别人办公室里哭,走都走不动。”

有人死活抽不出两小时去看一场想看的电影

陶太原本以为辞职回家只是一段过渡期,没想到这一口气就“歇了9年”。说是“歇”,其实不然。全职妈妈是一个厨娘+保姆、司机+陪练、教师+秘书的混合岗位,而且是7天24小时工作,没有周末,没有假期,看不到头。

两年前《爱乐之城》上映的时候,陶太想去看场电影,死活抽不出两小时。

那时,她大女儿已经进入青春期,特别敏感,小女孩2岁,刚进入幼儿反叛期,这个淘气的孩子曾经一个月创下了看医生的纪录:鼻子里塞进异物,门牙磕坏,上吐下泻……

陶太通常早上5点多醒来,有时夜里12点还没有坐下来喘口气。孩子生病时,更是只能整宿抱着孩子坐着。

“累还在其次,最难受的是,我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鲜有坐下来一个人发会儿呆的工夫。”

有人想方设法巧立名目,就是为了更自尊地向丈夫拿点钱。

陶太发现周围的全职妈妈都“报虚帐”“做假预算”:

譬如买菜的预算是按照超市标准,却是到便宜的早市买菜。

譬如同学聚会AA制时,一定热情付账,刷卡买单,而后收取现金,称为“套现”。

譬如悄悄地在每月家庭开销里扣下一笔,当然,前提是数量不至于大到引起先生注意。

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维系自己的自尊心,攒下一笔可供自己自由支配的钱。

有朋友告诉陶太,她的目标是攒出一笔自己的养老金,将来老了,不至于给孙子买颗糖都得问先生和孩子伸手。

有人感觉失落和空虚,却怕被人说为矫情

Ines是大龄产妇,怀孕后当了主妇。孩子小的时候事情多,还没感觉出什么,孩子稍微大一点,她觉得自己有些不对劲。

“说起来特别矫情,我每天吃得饱穿得暖,想买什么也买得起,可我看什么都不顺眼,觉得全世界欠了我。以前小时候看哲学家要追问 '我是谁?',我只觉得好假。可是到一定的年龄,我也开始问自己:我是谁,我什么也不是!别人一到年底有奖金、开年会,我连个组织都没有。“

“幸不幸福是个精神状态,和外界条件其实没多大关系。”

3

当主妇,总还是有开心的时候吧?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尽管受高等教育比例不断上升,中国女性的就业率却从2000年的68.2%下滑到了2017年的58.9%,这意味着更多的女性回到了家庭成为全职主妇。

在全面二胎的政策下,中国全职妈妈的数量很可能会继续上升。

不像日本和欧美,在新中国,全职妈妈既没有历史可以参考,也没有文化的土壤。

所以,这一批全职妈妈,可以说是吃螃蟹的先锋,摸索着自己的道路,体会着不为人道的悲欢。

其他家庭成员和社会,应该给予全职妈妈更多的尊重和理解,而不是带着有色眼镜或者凭着刻板印象给予简单粗暴的判断。因为全职妈妈也是一份工作,而且是一份重要的工作。

几年后,我和小师妹再次聚会,这次没有带孩子,小师妹多说了几句话:

我原来不喜欢工作,觉得当主妇会很轻松,很幸福。

你知道的,我每份工作都干不长,当初要么觉得辛苦,要么觉得投入产出不高,最长的那份工也就打了两年半。

没想到,我这样懒散的人,“全职妈妈”这份工,我一打就是11年零10个月。

一开始还有点新鲜感,过了两年简直是度日如年,现在是熬得习惯了。

无数次都想回单位去上班,但是还回的去吗?我被套牢了,家里有两个孩子要人照顾。就是我想回去,也没有公司要我,我已经超过40了,在家里都呆傻了。

我当年上班时,但凡能拿出三分之一现在当全职妈妈的吃苦精神,我早就当上首席设计师了。

我现在被两个娃训练出来了。你就让我去街上当清洁工人,我都没问题,扫地真的比当全职妈妈轻松多了,至少不用应付这么多头疼的状况。

关键是,带孩子的投入,不像工作的投入,是看得见产出的,还有工资和奖金拿,干好了还能升职,还有成就感。

现在哥哥成绩不好,我就觉得自己很失败,全职妈妈,还带不好孩子……

我好奇地问了她一句:

总还是有开心的时候的吧?

小师妹倒没有犹豫,重重地点了点头:

是呀,能一直陪伴他们,没有错过孩子的成长过程,每天都看见他们的搞笑举动,每天都听到他们的奇言妙语,再加上先生对我也很不错,比起很多兼顾事业和家庭的朋友,我觉得自己应该还是幸运的吧。

英国哲学家罗素说,参差多态才是幸福本源。

不管是全职妈妈还是职场妈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辛酸,当然也有着自己的幸福。

每一种选择都要付出代价,而幸福感,也只能靠自己在不断的选择和调整中去争取,去创造。

关键是,珍惜自己已经拥有的,而不是羡慕自己没有别人有的,因为,你自己,也是别人羡慕的对象。

安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