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出鞘、箭上弦、射天狼

原标题:刀出鞘、箭上弦、射天狼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5)

作者:曾汝就

曾汝就在发报

1978年2月,我从广东清远县参军入伍,新兵连结束后,被分配到209团指挥连电台当报务员,有人可能对报务员和无线兵分不清楚,报务员、无线兵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

报务员和无线兵相同的地方都是部队的顺风耳,通过无线电传递命令,不同的是一个团只设一个电台部门,有报务主任、台长两名干部和几名战士报务员,使用15瓦电台远距离通讯,无线兵每个营、连都有几个班,使用硅两瓦军用电台,自卫还击战时使用709b调频电台.

78年我参加炮一师报务员培训班,还没有学习完毕就参战了,被留在了师直属队通信连,开战前夕的79年2月10日,我和其他几个报务员被加强到26团电台处,下午到达龙州农场五队26团司令部报到。傍晚,通信科潘科长找到了我们,向我们交待了任务。

潘科长说:“这次调你们过来,情况很明显,战斗可能很快就要打响了。所以你们必须有着充分的准备,你们都是要开赴最前线,插到敌我前沿、甚至是敌后去,跟随步兵尖刀部队翻山越岭,行军作战的。因此你们一定要有机智勇敢,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巧妙地、出色地完成战斗任务!”

他喝了口水,笑着问我们“怎么样,有困难吗?你们爬山怎样?”

我们同时来26团报道的其他三个都生长在山区里,爬山是不会成问题,所以都回答说“没问题!”,但是,我生长既不是高山,又不是平原的丘陵地带,不能说不行,但也不能说很适应。因为从小就跟随村里的人上山打柴,应该可以应付得了。当科长问到我时,我说:“我相信一定会战胜一切困难的”。

潘科长听罢,对我们说“你们应利用早上的时间,去锻炼一下,这样对你们是有好处的”。然后他对我们作了分工:“何世平分去一营炮阵地,跟26团电台的徐进啟同志一组(徐进啟后来又分配到了三营前观);张清明安排到三营前观随步兵穿插,周建国到三营炮阵地”。

潘科长对我说“曾汝就你跟26团电台徐建文(广东清远籍,75年兵)同志一道参加团前进观察所,随步兵穿插部队战斗。”也就是说,到26团的4人中,何世平和周建国是去炮阵地的,而我和张清明是分别去和步兵一起到前线穿插的!艰苦和危险难以想像!最后,科长见我们坐了一天车,叫我们早点休息,便起身告辞了。

11、12日我们都把器材等一切准备好了,就等着开赴战场了!12日晚,营里来了两台大车,说接人的,当我回到宿舍时,一起来的3人都正在忙碌着,我想不到和他们竟那么快分别。当送他们上车时,我们都依依不舍,难舍难离,谁知道我们还能不能见面呢?但我们是为了保卫祖国而来的,为革命流血牺牲,这算不了什么!这是应尽的义务。所以这晚上我们便分手了,各自找到自己的战斗岗位。

13日,我们都知道部队已进入了出击阵地,就把一切东西都准备好了,我把抽空写出来的两封信寄出去。是写给哥哥和姐姐的(因为随时会流血牺牲,怕父母担心、伤心,所以只能写给哥哥和姐姐),分别写了五行多的字,意思是我要去执行任务,请他们今后多照顾父母之类的话。确实自己这次出去不知能否回来。(实际上为了保密,部队所有的信件都暂停寄出。待战斗结束之后才能寄。)

晚上9时许,我们26团前进观察所便一起出发了,小组16人,有26团胡荣富(副政委)、欧阳刚(副参谋长)、黄祥贵(副股长、后因病退出前观)、石相元(副营长)、马松友(指导员)、范炳坤(通信参谋)、徐建文(电台班长)、徐进啟(报务员、出发时又调到三营前观)、胡竹阳(无线班长)、冯家彩(无线兵)、冯才基(侦察兵)、赖仕华(侦察兵)、唐纯雨(计算兵)、彭清文(警卫员)、柯海贵(警卫员)、林兴亮(警卫员)和我等。农场的同志们都依依不舍,虽然才刚刚认识。

他们满面泪花地鼓励我们:“上了战场,要好好惩罚那忘恩负义的越南侵略者,为牺牲的边防军民报仇!”我们肩负着人民的重托,黑夜中向前推进,由于情况的千变万化,中途又奉命撤回了原来地方待命。深夜12时左右,回到了农场。

14日,全体休息,整装待发。

炮兵第一师26团前进观察所人员原始名单

14日晚,我们又接到前进的命令,于18时左右离开了龙北农场,开赴前沿。一路上,有不少载满战士的汽车在飞速前进,公路两旁,一队队战士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紧张而有秩序地前进。23时左右,我们离边境更近了,汽车不能亮灯,人不许讲话,公路上静悄悄的,当然速度就明显地慢了。15日零时许,我们终于到达了宿营地—水口小学。

15日,由于在边境上活动,一般都在夜间进行。所以上级就让我们上午休息。午饭后,我们前进观察所的成员在26团胡副政委、欧阳副参谋长的带领下,坐车到了步兵部队42军125师375团。当然,这个晚上我们就只好睡在车厢里。入夜,我们不断听到哨兵的盘问的口令声,因为这地方经常晚上都出现敌人特工队在活动,所以我们的哨兵必须要提高警惕。

水口311高地后准备进攻的部队

第二天我们分配到了步兵375团三营,在山下休息了一天。黄昏时候,我们准备好一切,因为战斗将在明天打响了,所以我们电台跟指挥所试通了一下,并准备好夜间活动的白臂章(实际上就是将白毛巾扎在手臂上,方便夜间分辨敌我),等待着出发的命令。17日零时,我们开始出发了。夜是黑沉沉的,伸手不见五指,我们摸着黑,半走半跑,翻过了两座大山,下了山岗就是潜伏地点了,可是天太黑,我们只好摸着石头慢慢地下山。行进中还不时传来“往后传,不要发出响声”。经过4个小时的周折,4时左右我们到达了潜伏地点,距离国境线界河“巴望河”近在咫尺。

离战斗开始时间还长,所以我们马虎吃下了一点压缩干粮,欧阳刚副参谋长见我们都吃得很少,就开玩笑地说:“同志们,来来来,多吃点,我们不知是哪天的人了,吃饱了,有充足的体力才能更好地消灭敌人”!同志们听了之后,又吃了一些。由于初战,大家都没有作战经验,战友们的心情总是又激动又紧张,盼望着总攻的时间快点到来!(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大战前夜,我被分配到炮兵26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