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鑫的三个大麻烦:电视巨亏、资金链承压、海外52亿并购暴雷

原标题:冯鑫的三个大麻烦:电视巨亏、资金链承压、海外52亿并购暴雷

7月28日晚,暴风集团发公告称,于近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上市,上市之初,股价一路走高,至该年5月21日,股价最高冲至327.01元/股(后复权),按照1.2亿总股本计算,市值达392.41亿元。

如今,暴风7月26日收于6.3元/股,总市值仅剩20.8亿,较当初的市值已蒸发95%。

回望过往,暴风野心有很多,2016年宏伟的“N421”战略覆盖了硬件、软件多个领域,旨在通过PC、手机、电视和VR四块屏幕作为获取用户的硬件平台,发展体育和影业两个内容中心,构建暴风泛娱乐联邦。

因业务的相似性,暴风一度被外界贴上“缩小版乐视”标签。随着乐视网被暂停上市,乐视神话落下帷幕,暴风集团亦已深陷“麻烦”:电视业务销量不及预期且仍在亏损;资金链承压,冯鑫质押股份为暴风输血;海外35亿并购暴雷,被索赔7.5亿;被爆欠薪、遣散员工……

2018年全年,暴风集团营业收入为11.27亿元,同比下滑4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0.9亿元,同比下滑2077.6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2423.45万元,同比下滑97.73%。

今年上半年,暴风集团预计亏损2.3-2.35亿。而截至今年3月末,暴风集团账上仅有684.66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

去年5月,冯鑫在一次产品发布会上,接受媒体采访谈暴风现状,那是他近一年多唯一一次公开露面讨论此事。

在那次产品发布会上,冯鑫化身“职业”产品经理,为暴风新品“小魔投”代言。但冯鑫不愿意多谈集团规划、战略及整体业绩,只是表示电视业务是否成功,取决于其是否在市场竞争中获胜;这种获胜,可以是数量上的,也可以是“商业竞争逻辑”。

“我不是那么工作的人。”在回答关于“是否会评估暴风电视成功程度”提问时,冯鑫说,“但是大的节点我盯得很紧”。

坐在暗处的产品经理

暴风的新品发布会持续了大概一个半小时。

2018年5月23日下午2时许,暴风集团联合创始人、副总裁芦胜波走上台,在明亮的追光灯下介绍了暴风激光电视。

但这台激光电视并非重点。下午2时30分许,暴风集团董事长冯鑫上台。

“毕业以来我做了很多产品,今天我要为自己做一个产品,并且为它代言。”冯鑫上来就对台下说。

随后,冯鑫在会场左侧一个不起眼的木质沙发上坐下,吩咐主办方降低舞台和会场的亮度——仅有的几束灯光打在沙发上,冯鑫的面孔隐藏在昏暗中,只能听到声音传出来。屏幕成为会场亮度最高的发光体,观众宛如置身电影院。

(发布会现场,左下角为冯鑫)

冯鑫“代言”的是暴风推出的一款专职放电影的硬件产品。这是一款飞碟形状的投影仪,配有三角支架,通过手机APP实现选片、播放等操作,可将画面投射至空白的墙壁,或者天花板。

冯鑫认为,这款产品服务于对电影播放品质“不将就”的群体。“自发光屏幕没有电影感,你们用投影看电影,看了几场以后回不去(自发光屏幕)的。”冯鑫说。

冯鑫非常喜欢这款产品。“好看”、“漂亮”“确实很好看”之类的描述,多次出现在他的演讲中。

“我作为产品经理,小魔投的员工,暴风用户,我认为我们就是用户,就是把自己服务好之后相信用户就会喜欢,如果用户真的不喜欢我也不在乎了。”冯鑫说,“为人民服务不如为自己服务,我突然一下放松了,也不再总自己的产品、用户形成多点的关系,而是我就是我产品的用户。”

但冯鑫也承认,开发“小魔投”们是幸福之路,不是成功之路。

“没想过(把这种文化扩大到整个暴风),因为它(小魔投)太特别了,”冯鑫在访谈中说,“商业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比如雷总做了感动人心的产品,厚道的价格,也很成功,性价比也很高,我也有这个需求,都是对的。成功有很多路,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成功都走这样一条路,这样一条路是幸福之路,不是成功之路。”

小魔投自身也必须面对商业化的考验。

“既然我对它的商业目的没那么明显,决不许烧钱,我起码要让它活得下去,一定要保持盈利。”在发布会之后的群访环节中,冯鑫明确说,不烧钱是“小魔投”的大原则。

“我们能盈利的,保持了利润空间的。”冯鑫说。

电视销量远低预期

在冯鑫的自述中,小魔投产品更多是基于其个人用户需求体验启发而研发的产品。但对暴风集团来说,小魔投也还需市场检验。

但眼下,冯鑫还面临一个棘手的问题,作为集团7成营收来源的电视业务,销量远不及预期,也仍未能够实现自我“造血”能力。

暴风集团发布2017年财报披露,去年暴风电视销量达到84万台,同比增长4.16%;硬件收入为12.83亿元,增加39.93%;硬件成本为13.75亿元,销售商品毛利率为-7.15%。

(暴风电视过去3年产销量)

这一数字远远低于2017年初暴风电视高管的预期。2017年年初,在一次发布会上,负责电视业务的副总裁刘耀平表示,暴风电视2017年的目标销量为200万台,2018年的销量为400万台。

冯鑫亦看好暴风电视的销量及盈利前景,他曾规划,暴风电视累计销量达到500万台,就可以基本覆盖成本,剩下销量增长都会转化成盈利。

“暴风集团2018年的战略将进一步聚焦,各个业务和部门都制定了方案,全力落实All for TV”,2018年2月1日,冯鑫在业绩预告发布会上对媒体说。

但对于电视销量,如今冯鑫避重就轻。5月23日的发布会后,在回答衡量电视业务是否成功问题时,冯鑫表示仍取决于“是否在竞争中获胜“,而获胜的指标,有时候是数量上的,有时候则是商业竞争逻辑。

”不仅仅是数量,比如SWOT的分析里,就是你今天培育的几个核心支柱,未来两三年能起大作用的,这都是挺重要的。”冯鑫说。

但暴风的财报显示,目前其硬件销售收入虽已成为营收支柱,却仍未贡献正向利润。2017年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19.15亿元,其中销售商品收入12.83亿元,占营收比重的67%。

智能电视是暴风目前销售的实物商品。在获得12.83亿元的销售商品营收时,暴风还付出了13.75亿元的营业成本,营业利润整体亏损约9000万元。

而从电视业务的运营主体暴风统帅业绩看,暴风电视业务的亏损更大。2017年暴风统帅营收13.48亿元,净利润亏损3.2亿元;2016年同期,暴风统帅营收9.29亿元,净利润亏损3.58亿元。

目前,在引入新的投资者后,暴风集团持有暴风统帅的股权被稀释至24.12%。因少数股东权益,在合并报表后,暴风统帅的亏损仅有约7700万元反映到暴风集团财务中。

(接受媒体访谈的冯鑫)

对于如何评估暴风电视成功程度,在5月23日的媒体群访中,冯鑫表示,“我不是那么工作的人,但是大的节点我看得很紧。”

在2018年4月,冯鑫也曾对媒体表示,电视“2018年亏损,2019年会盈利,2020年会盈利很多,一旦赚钱多了,利润就来了,会越来越热”; “因为我(暴风TV)也好,小米也好,我们每年的计划都至少翻番的。”

硬件未盈利而资金链承压

在2017年9月暴风半年报业绩说明会上,冯鑫曾表示暴风没有资源向电视与VR业务不断地输血,只能递第一棒,现在已经完成,未来两块业务只能自己造血。

2017年底,冯鑫为暴风统帅引入了苏州东山精密制造股份有限公司、如东鑫濠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8亿元投资。

而从暴风集团眼下的财务能力上看,冯鑫确实无法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债务方面,暴风集团的合计负债从2016年底的17.33亿元增加到去年年底的19.15亿元,在2018年一季度末增加到20.07亿元。

暴风能够使用的融资手段也很单一。2016年8月,暴风曾公告称,计划申请实施20亿元定增募资项目。但在本月初,暴风公告,由于再融资政策法规、资本市场环境以及公司发展战略的变化,公司拟撤回申请文件,择机重新申报。

2018年5月7日,冯鑫向招商财富资管公司质押了770.23万股,累计质押股份达到6705万股,占其持有的全部7032万股的95.35%。

公告披露,冯鑫质押的目的是“担保”。自暴风2015年上市以来,冯鑫便频繁质押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据“公司深读”不完全统计,在2017年,冯鑫便先后质押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12次以上。

(冯鑫最近一次质押股份)

在2017年9月的媒体采访中,冯鑫曾表示其股权质押是为了给暴风发展提供基础资金的支持, “用自己个人的质押做战略布局的输血”。

未能从暴风获得更多资金支持的暴风统帅,也在尝试通过各种借款方式筹资。

暴风集团2017年年报显示,暴风统帅过去一年分别通过向银川股权中心登记借款,票据融资、商品质押借款等方式筹集资金。

如2017年,暴风统帅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挂牌登记累计取得借款2.91亿元,截至2017年12月31日,短期借款余额1.91亿元。其中在2017年9月,暴风统帅两天之内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借款1.91亿元,借款年利率分别为12.5%、14.333%,借款利率远高于银行贷款。

2018年一季度,暴风统帅又通过银川产权交易中心借款1.04亿元,借款期限均为270天。暴风集团披露,同银川产权交易中心的借款为关联交易,该中心第一大股东为冯鑫控制的暴风控股。

此外,在2017年,暴风统帅还以票据质押的形式获得招商银行2亿元的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年底,暴风统帅用于质押的应收票据8821.84万元,取得短期借款余额8700万元。

暴风统帅还以商品质押的形式获得阿里旗下浙江菜鸟最高额为8000万元的质押担保借款额度。截至2017年年末,暴风统帅存在用于质押的存货 4175.29 万元,取得短期借款余额3000万元。

暴风统帅各方筹集来的资金,或仍不能满足其资金需求。暴风统帅没有披露其营业成本,在2017年,暴风统帅的营收虽达到13.48亿元,但经营活动现金流为净流出6.34亿元,净利润亏损3.2亿元。

而在暴风统帅母公司暴风集团层面,资金压力也不小。财务数据显示,暴风集团去年终端成本为13.75亿元,同比增长30.05%,该成本主要来自电视业务。照此计算,若暴风集团2018年终端成本维持30%左右的增幅,则成本将上升至17.8亿元左右。

此外,暴风集团还需要支付约1.7亿元左右的研发开支——过去三年,其研发成本分别为1.37亿元、1.97亿元和1.74亿元,平均每年为1.69亿元。

2018年一季度内,暴风吸收投资收到的1.20亿元现金,取得借款收到1.04亿元现金,比去年同期增长近80%。同时,其为偿还债务支付了现金1.30亿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超过200%。

一增一减下,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暴风集团现金及其等价物为1.18亿元,比去年同期的2.60亿元减少过半。

所投海外体育项目破产,暴风被索赔7.5亿

2015、2016年,体育赛事版权成为资本市场的新“宠儿”,暴风亦参与角逐,最终以所投项目破产收场。近期,关于该项目的后续追偿引发连环纠纷。

2016年3月,暴风集团全资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暴风投资)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光大资本)签署协议称,暴风集团作为GP出资2亿元,旗下全资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光大资本作为LP设立了规模为52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目的是收购估值14亿美元、全球体育版权市场龙头MP&Silva公司65%股权。

MPS是一家体育媒体服务公司,核心业务是体育赛事版权的收购、管理和分销,涵盖主要国家队、俱乐部、联赛和知名赛事。

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英国高等法院发布判定MPS以资抵债偿还法网660万美元版权费。收购事项由此陷入僵局,追回款项、减少损失成为投资方的首要关注点。

根据过往公告,浸鑫基金普通合伙人为光大资本全资子公司光大浸辉、暴风投资、上海群畅,认缴出资额均为100万元。此外,光大资本、暴风集团作为有限合伙人分别认缴2亿元和0.6亿元的出资额。

在浸鑫基金12名有限合伙人中,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认(招商财富)认缴出资额最高,为28亿元。招商财富由招商银行通过招商基金间接持股55%,是浸鑫基金合伙人中唯一的招商银行关联方。

后续争议围绕两名普通合伙人光大浸辉、暴风投资以及第一大有限合伙人招商财富展开。

根据暴风集团公告,浸鑫基金于2016年5月23日完成MPS 65%股权交割,此后若因暴风集团18个月内未能完成最终对 MPS 的收购而造成特殊目的主体损失,暴风集团需承担赔偿责任。

今年5月8日,暴风集团发布《关于诉讼事项的公告》称,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作为原告,向暴风集团和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提起诉讼。原告称,因暴风集团不履行回购义务导致6.88亿元损失,请求法院判令暴风集团向原告支付6.88亿元损失该相关利息0.63亿元,总计7.51亿元,并判令冯鑫承担连带责任。

(来源:暴风集团公告)

另一方面,向暴风追偿的光大也面临着高额诉讼。

6月1日,光大证券发公告称,浸鑫基金中一家优先级合伙人的利益相关方招商银行作为原告,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后者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人民币。

公告称,目前该案仍处于立案受理阶段,对光大资本的影响暂无法准确估计。目前,因相关事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名下银行账户、股权、基金份额已被申请财产保全,涉及相关银行账户资金约为 57.76 万元;相关投资成本约为 43.88 亿元。

暴风集团亦“深受其害”。在2018年“长期股权投资”项目下,暴风集团为浸鑫基金减值1.42亿元,此外还在应收账款中对浸鑫基金计提4800万元。两项计提原因均为“基金投资项目破产无法收回投资成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