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明朝暴揍以后,中日关系变成什么样了?

原标题:被明朝暴揍以后,中日关系变成什么样了?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韩双娇

实际上,作为东亚最大的两个国家,中日之间在历史上大的战争共发生过五次,即白江口之战(公元663年8月27日至8月28日)、元日战争(1274年至和1281年)、万历朝鲜战争(1592年4月—1593年7月(第一次),1597年2月—1598年12月(第二次))、甲午战争(1894年7月25日—1895年4月17日)和抗日战争(1931年9月18日-1945年8月15日)。

其中万历朝鲜战争中,明军大败丰臣秀吉集结的日本大军,奠定了之后300年的东亚和平局势。丰臣秀吉在朝鲜吃瘪后覆灭,也导致了后来幕府政治的兴起,日本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

被明朝暴揍以后,日本被打得待在小岛上不敢出来,大明朝从此也不再怎么搭理日本这个撮尔小国,一度中断了对日勘合贸易和朝贡活动,不管幕府将军怎么写肉麻的示好文书,也只是冷漠无视。

但是日本这个国家历来是被谁打服了就学习谁,所以在万历朝鲜战争之后,反而开始积极学习中华文化。这时期中国儒学思想对日传播最为广泛和深远,直接影响了后世日本的政治和经济形态,甚至明治维新和步入现代社会,都从儒学东渐中发轫。而经济贸易方面,日本更是对中华物产垂涎不已,在幕府封建统治的大背景下,也积极鼓励中国走私商船对日展开贸易。

世人多了解盛唐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其实明清时期,中华文化对于日本的发展和亚洲历史的影响,比起盛唐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贸易优待,德川幕府对中国走私船热烈欢迎

其实有明一代,对日本的贸易一直是持削减的状态。在嘉靖时期,就已经做出了种种限制。这是由于明朝的“朝贡”体制,对于日本来说是有利可图的,于是各个地方割据势力也就是大名阶层,都纷纷为了能够获得和明朝做生意的机会而大打出手,甚至出现了“争贡之役”这种极端的事件。

日本之所以单方面地要求与明朝贸易,是因为当时大明的生产力在全世界都处于领先水平,明朝与谁做生意,谁就能享受到最先进、丰富的物质财富。尤其是当时日本的手工业并不发达,很多生活的必需品都仰赖从中国进口,包括糖果、药材甚至铜锅。而这其中最受日本追捧的是“丝货”。因为日本本国的生丝质量无法和中国产媲美,追求外表华丽的日本贵族只认中国货,所以即使日本本国是一个产丝国,但是对中国生产的丝依赖严重,甚至到了“若番舶不通,则无丝可织”的程度。

丰臣秀吉时代结束之后,随之而来的江户幕府德川家康极其重视对明贸易,托人致书福建总督陈子贞,并改善与朝鲜关系。但不管幕府当局写多少肉麻的“求爱信”,明朝政府始终没有开放对日贸易。

作为单相思而不得的日本政权,德川幕府只能接受暗度陈仓的“退而求其次”,官方的商业不通,就将获取中国货物的途径寄托在走私商船身上,给予中国商船非常大的贸易自主权。甚至在1639年日本对外实行彻底的闭关锁国政策之后,中国商人仍然可以在日本随意探访自己的亲朋好友,选择喜欢的住所投宿。有些大名为了招徕中国商人,还提供食宿,可以说是热烈欢迎了。

二、儒学东渐,中华文明在东瀛遍地开花

在经济上,日本渴求中国产品,在思想上,日本渴求中国学问。

明清时期,恰是儒学思想在日本传播最为广泛和深刻的一段时间,不仅是上古典籍被全面细致地翻译和引荐到日本,不同时期的不同学派也在日本纷纷占据了根据地,获得了一众拥趸。以天龙寺为据点的寺院成为儒学东渐的主要阵地,包括宋明理学、王阳明“心学”、晚明“实学”等儒学流派,都获得了广泛传播。

与汉唐时期,日本派遣遣唐使赴中国学习先进文化不同,明清时期的儒学在日本的传播,主要依靠的是中原思想家赴日讲学。其中,为避明清交替时的兵祸,并且反对清朝统治,是这些学者远赴重洋的主要原因。其中,以明末思想家朱舜水最为著名。明亡后,朱舜水在1659年寓居日本长崎,在日本讲学20余年,深受日本水户藩主、宰相德川光国的礼遇,被奉为日本“国师”。他提倡“实学”,即提倡经世致用的学问,对后世日本的思想发展影响很大。

除此之外,这一时期东渡日本的中国知识分子还包括隐元、心越兴寿、木庵情陷、独立性易、即非如一等人,他们到日本后多数入司为僧,但是对儒学乃至佛学禅宗思想在日本的传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幕府第五代将军德川纲吉甚至在江户汤岛建立孔庙,向大名和官员讲解四书五经。

而把明代公安派文学传入日本的著名学者陈元赟,除了在文学上与日本学者一起开启了日本文学史上著名的“芝山学派”,还将中国少林武术传入了日本,并和日本国有拳术柔和,形成了如今的奥运会项目“柔道”,陈元赟也因此被日本奉为“柔道鼻祖”。

日本学术界在一众中国知识分子和思想家的影响下,形成了对儒学研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可以说中国儒者为日本培养了一大批著名的思想家,全面地继承了明代中国的文学、经济学、兵学、法律、经济等文化成果,甚至帮助日本建立了学校制度而在此之前,日本的文化知识只在贵族和僧侣等少部分群体中传播,普通百姓是没有受教育的权利的。

三、改良后的儒学,帮助日本进入现代社会

虽然儒学的各个学派在日本都得到了比较广泛的传播,但是其中最为主流的仍然是朱子学为代表的理学,因为这个学派最受德川幕府的欢迎,符合他们的统治需求。理学讲究人生而有别,要按照君臣尊卑各尽其份,又尤其重视忠孝,实在是很切中幕府将军们的口味。

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学者藤原惺窝和林罗山为代表的朱子学继承者们,被幕府器重,成为官方正统的学说。

但是,由于日本工商业在中国明清同时代的发展繁荣,下层日本人对于阳明学派中重视“明德”和“良知”的内容更推崇,这符合他们想凭借经济上的优势,获得政治权益的理想,这种潜在的思想潮流,虽然长期“在野”,却为社会提供了一种反叛和质疑的精神,为日后日本推翻幕府统治,大政奉还埋下了伏笔。

实际上,儒学进入日本的一刻起,就开始了儒学本土化的过程,不同的社会阶层都根据自身的利益需要选择对应的儒学思想,并配合日本社会加以丰富和完善,特别是“实学”的传播,让日本人养成了重视思想的实用性,把儒学中经世致用的部分和发展科技的精神联系在一起。

当基督教为代表的西方文明敲开日本大门的时候,日本儒学家片山蟠机就指出,在德行方面应该以儒家思想为标准,在应用方面应该以西洋为标准,将西学和儒学结合起来,这明显地改变了传统儒学重视伦理道德,而淡漠实际利益和经济发展的倾向。日本学者对儒学的这些改良,推动了日本社会后来走向资本主义现代社会的步伐,为他们发展经济、繁荣产业奠定了思想的基石。

但另一方面,儒学中“忠君爱国”,讲究“孝悌廉耻”的部分,与日本固有的神道教和天皇万世一系的社会结构相结合,又衍生出了“武士道”精神,让武士阶层成为了幕府统治民众的工具,所谓“耻图百年之命,为君一朝赴死”的二杆子精神,也是从这里得到了加强,进而形成了军国主义思想。

可以说,正是明清易代,儒学东渐,才孕育了后来日本社会的发展和格局,一方面促进了日本勇敢地迈入了资本主义社会,融入了世界现代史,另一方面也培育了日本的军国主义温床,导致了日本对整个东亚地区的侵犯,对其他民族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真可以说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参考资料:《明史》、朱亚非《明代中外关系史研究》、《明清时期儒学东渐日本简论》、李晓燕《明末清初中国文人东渡对日本文化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