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回购销毁”的瓜,探交易所沧桑之路

原标题:吃“回购销毁”的瓜,探交易所沧桑之路

恐怕币圈再难找到第二个 “首席怼人官”一姐这种眼神坚定、自信的人。任何一个行业不缺美女,缺一姐这种:动,可以大刀阔斧、静,可以撒娇卖萌的大将型美女。恐怕每个交易所,午夜梦回,惊起拭汗——真的好想好想拥有一个自己的“何一”啊。

此人身上有一种女侠气息,虽然一姐将libra错读成了“莱布ra”, 被人纠正之后,尴尬坦言这两年漂泊在国外,外语却没有学好的事实。在一姐的语气中我开始隐隐感到,币安的流亡之路看似光鲜,还是透露出了些许心酸。这和币安的崛起之路息息相关,主流国家一直拿不到牌照,游离于监管之外,时不时要面对像徐明星这样竞争对手的税收质疑,而另一边,日本、非洲的多哥、百慕大、马耳他…… 无论走到哪的消息都不胫而走,却没有一张确定的身份公文属于自己。

币安的状况就像是曾经灭绝了恐龙的那颗陨石,撞击墨西哥湾,而离墨西哥湾的不远处-北美佛罗里达半岛东南部,那个神秘的、不可探索的、连现代的科技手段都无法解释的超常的自然现象 —— 百慕大三角,确定而神秘!听说而不可见!无法想象,这一路的币安,未来是恐龙的灭亡还是哺乳动物的新生,这条路的确和别的交易所都走得不太一样。这种不一样,使它瞬间强大、也一直是币圈争议的焦点。

好,币安销毁风波都知道原委,不重复。

有意思的是,在事件沸沸扬扬吵了好几天之后,何一开始密集的召集几个媒体,不厌其烦的分别直播,虽然说的内容都差不多,但是这种不顾及效率的做法,逐个击破反复强调的第三方直播(先不说是不是付费推广)一定是何一在事件发生后,做了深入思考觉得有必要再强调的做法。

说白了,她在这个事情都快过了热乎劲儿,还召集了一堆媒体再次直播,话里话外反复强调自己的逻辑。有两种可能:

一、反思几天前的漏洞,深度思考之后要补齐;

二、强调想要强调的,弱化想要弱化的。

何一在微博不止回复自己微博下的质疑,甚至在别人的微博下面都进行问题收集。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自己一套“无懈可击”语言逻辑。

本文要用的素材全部取材一姐的原话,不编造不改编,以子之矛,就地取材。另外,何一的微博头条文章,一姐的声线和文字还是不一样的感觉,文字可以说比很多媒体的稿子都要好,思路清晰、感性很少,不像个女人的文笔,很容易被一姐说服,一姐未来就算是做个自媒体,也能做成币圈咪蒙!

不黑不吹,只为探讨一姐怎么打太极(可学习),以及销毁制度出路。

首先,何一表明了自己对于“BNB销毁”的立场,她指出,虽然第一反应有点心疼,但既然CZ都放弃了最大的份额了,为了币安在全球领域的竞争优势,为什么不能放弃呢。她还表示,“钱适当够花就可以了,我们没有买私人飞机、没有游艇别墅。币安销毁BNB这个事情与区块链一些玩法有些不一样,引来很多攻击,别人会觉得你放弃自己利益的事情会有更大的图谋,我们的图谋就是币安做的更大、更好”。

“币安前两年解锁的3200万BNB,包括今年解锁的1600万BNB并没有流向市场,而是放到一个地址,在市场流言帮我们决定BNB处理方式的背景下,我们意识到今年为止总共要解锁五分之三的BNB,基于此我们认真思考了怎么处理才是对BNB持有者更负责任的选择后,做出销毁决定”。

如图所示,团队代币的解锁在2年前币安上线时候解锁1600万。去年解锁1600万。今年7月20日再解锁1600万。币安的解释是,无论它从这4800万枚的筹码里面销毁或者从日常钱包里面进行销毁bnb对市场的影响是一样的。也不算更改白皮书。无非就是左兜右兜的问题。

关于左手右手、左兜右兜反复被“力挺币安派”和一姐拿来说,

因为左右手一样,利润和团队软锁仓的BNB是一样,不存在回购这件事情。也就是说过去、现在、未来,币安比火币或者其它交易所少了一个动作:用别的真金白银去购买、回收的动作。而这个动作,就是火币李林喷喷不平中说道的节省了不少回购过程中产生的成本。回购也是需要人力物力财力投入的呢。怎么不说交易买卖、二级市场购买还可以促进整个币圈交易繁荣呢?这么说一姐又会说,抬杠了。好,不抬杠,后面会讲到币安交易利润说只有BNB的这一点。

何一原话:“销毁左边和右边没有区别。目前大部分交易平台收入是美金和BTC,我们是BNB,币安的收入都是BNB,左边是收入利润,右边是团队的BNB,销毁左边和右边没有区别。”

事实上,这里面有一个行业很尴尬的地方。目前大多数像币安这样的交易所都是中心化的,它们每个月的收入是不透明的,而具体每一笔手续费也没有上链,这些信息并不可供查询,那就很灰色地带了,你说收入都是BNB, 你说是左手右手没区别,怎么去说。事实上,在去年就有媒体专门讲到币安的手续费收入一度超过沪深交易两所。

我们在这篇报道中,有财经博主称,“币安已经做到一天成交四百亿,手续费收入4000万的水平。对比上交所日成交额1000亿元、深交所日成交额500亿元测算,两个交易所加起来一个交易日才赚3675万元。”

找到了何一当初的回复,币安的手续费收取规则为双向收取0.025%。币安官网显示其交易费率为0.1%。对此,何一的解释是优惠活动所致。““我们手续费低,服务好,系统稳定,英文服务为主,没多少中国用户”。”而有人用当时的第三方平台数据交易量,核算了币安单日手续费收入为615.11万美元,即4000.32万元人民币。

问题来了,过去了一年,现在2019年的小牛行情,币安说在每天的交易量手续费中,“币安的收入都是BNB”。这就不得而知了。

何一认为,把代币价格和销毁挂钩不科学,决定价格的关键是用户支持和场景拓展。她还进一步阐述“很多人简单把BNB代币价格和销毁挂钩并不科学,所以BNB价格由币安用户多寡、持币人数多寡、使用BNB做手续费人数的多寡,以及使用场景的多寡来决定。”

这话看似正确得不能再正确了,一姐就是一姐,乍一听这段话觉得没问题啊。但,代币的价格和销毁挂钩科不科学先放一边,但代币的数量是不是代币价格的关键因素之一?如果不是,那2100万的比特币和100亿的代币是没有区别吗?每个项目的白皮书都要写代币数量是不是多此一举。代币数量是价格的关键性因素之一,而销毁会决定代币数量,销毁怎么就不能和代币价格挂钩了?怎么就不科学了?一姐擅长辩论,巧妙地转移到了“用户支持场景拓展”,因为很容易用用户这个因素来排斥左右,因为都知道“用户为王”,言下之意是只要用户愿意10000元买BNB,只要能做到这种共识,你管呢?看起来逻辑是这样。而且,狂人近期通过可量化的方式得出过一个结论我还是深表认同的,市场的增量资金并不足以支撑所有数字货币上涨。也就是说,存量资金的博弈,各大交易所对资金的争夺和分流非常明显,这个时候你跟我说“销毁”“回购”不重要,我只能说你耍流氓,又跟我谈区块链革命是吗?

下面是他对于这种观点的论述:

NVT=比特币价格/90天平均链上交易活跃度,目前该指数所处位置如图:

黄线是比特币价格,红线是NVT价格,狂人分别拉取2017年1月,12月,以及2018年12月,2019年7月这4个数值来给大家说明本轮市场没有赚钱效应的原因。如下表:

链上交易活跃度数值的变化,这个数值基本可以等比于散户数量的变化,17年该随着比特币的上涨,该数值增长了近10倍,也就是说,17年底的投资者数量是17年初的10倍,而本轮比特币大涨了4倍,投资者数量仅增长了0.66倍,这种体量的差别决定了市场的赚钱效应。也就是说,这样的新增投资者数量,未来难以维持所有币种的普涨行情。

而我想说的是,在这种大前提、基本币市行情下,少谈梦想,多谈存量博弈,投资人、散户当然需要你玩儿销毁、通缩这些实在的。你说你公链不错能赋值,再多的总量bnb都不怕,这样说,未免不公平,更何况,究竟这要完成的是谁的梦想,还说不清。

针对网友有关“币安币销毁实现方式的调整,是不是破坏共识?”的提问,何一表示,过去所有的代币都没有盈利模式,BNB破坏了过去发币的模型,今天我们团队放弃BNB份额也许是破坏了目前区块链的某些共识,但是有可能带来一个更强大的BNB。如果这件事情的发生对社区更有帮助,那我们欢迎这样破坏共识的事情更多一些。

直播中,何一还透露了一些不为人所知的秘闻。她说,自己持有60多万个BNB,但是币安不允许员工炒币,所以她的账户在币安归类为沉默用户。

就这个数字,是她拥有的仅有还是部分,一姐可没说这是全部,你也看不到大佬的钱包,再说了币圈算是头部的大佬,这样的钱包数字,恐怕说什么也有点少。

她就那么一说,你也就那么一听。

需要提到两点:团队 、契约精神。

李林针对币安销毁制度的这段评价,很多话并不是说给何一听的,好几句话的对象是说给他家自己的火币团队听的。

“如果这个方案大家认为不错的话,太好了。回头我们发起投票,大家觉得这个方案更好,我们马上实施。”

币安,软锁仓团队的BNB, 而这些关键性人物却不知道是谁、也没有发言权,他们是愿意还是被强制不得而知。但是,白皮书就是当初的契约,老板每个季度销毁,谁不肉疼?我看火币就肉疼,OK也肉疼,有些话是无法明说的,币安可以随意处置团队的利益以及改变白皮书(很多人纠结在白皮书改了回购一词,而应该更加关注的是白皮书切实的改变了当初“团队持有代币总量40%”这一条),契约精神与团队、股东、核心成员,都是有区别的。虽然何一和cz一再强调,他们两个放弃了多少巨额财富,放弃了游艇别墅享乐,但是也改变不了他们放弃了最开始白皮书写的那几行字。

恐怕看懂这一层的其它交易所核心团队们,瑟瑟发抖中:这尼玛是当初我们跟着你吃苦打天下时候,最大的动力。你为大义凛然说放弃就放弃。只求我家大佬别哪壶不开提哪壶,只要我们的团队比例还在,币安,我又不是币安团队的沉默派。

其中,在销毁风波进行中还出现了个关于“契约的插曲”,原LinkVC的合伙人张力艾特了何一,提出了一个尘封已久的问题:“作为币安ICO白皮书上的一员,我想问问当时承诺给大家的千分之一是股权还是币?” 所谓的“千分之一”事件,是当年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准备做币安的ICO时,跟很多位当时的行业前辈承诺做币安的顾问会得到千分之一的BNB作为酬谢。张力就是当时币安的顾问之一。千分之一的BNB可不是小数目。BNB发行2亿枚,千分之一就是20万枚,以30美元/枚计算,就是600万美元。

何一女士公开表示顾问的代币如果要那么就需要合同,走法律程序。

也有人说,你一个没有主体牌照的公司,如何走司法程序。更有评论:“你跟他说司法,他说主体不在中国;你让他告知办公地址,他说他们没有地址;你给他律师函,他居然说他们不接受律师函。反正币安牛逼,币安说了算,把主流行业媒体都打点好,没有媒体敢站出来说他不好的。”

这都是插曲,只是这些细节透露出了一些可能性,是否团队的抛压在近期给了一姐压力,如果团队如此行动一致,精神追求一致看好BNB还会不停涨,那么就根本不需要“软锁仓”,你逼着他们卖也不会有人卖啊。或许,在不久的将来,这些从未露面的被软锁仓的BNB所有者们会有站出来发声的时候。

而关于契约精神这个问题,我们再网络上也找到某大v的一些看法可以参考:

另外,BiKi.com 创始人&CEO Winter也认为:币安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团队解锁了那么就让团队自己选择卖不卖,利润正常二级市场回购就行,如果大家对未来有更高的期待那么肯定不会卖,卖了改善生活也是合情合理。我觉得这种处理方式过于保守了,太担心团队砸盘了,是对自己币的价值没有信心的表现。OK副总裁徐坤的观点是:二级市场流通盘回购销毁肯定是最有利的。尤其是数字资产领域目前没有规范的财务信息披露与审核机制,因此二级市场的回购行为绝非多此一举,而是企业对利润真实性自证清白的一种方式。

目前大多数交易所将部分收入、自己规定的收入比例用于二级市场回购。而有的交易所,只有回购,并没有销毁。本来回购销毁一气呵成,是最让投资者放心的,无奈利润是多少投资者看不见,不透明,而利润的30%还是20%说白了也就没有天大意义。更何况,回购销毁相当于把交易所回购所用资金的价值赋予到流通中的平台币之上,通过减少平台币的供给、形成通缩模型来提升平台币的价值。而币安,显然有销毁动作却没有回购这个动作, 而有的平台有回购却没有销毁这一步,就不点名了。我们不止吃瓜,还要试图探索交易所在这个问题上的出路。

吃瓜不是目的,身在币圈,找到出路、找到百倍币才是目的,擦亮眼睛才是目的。

其实出路也很简单,只是有人愿意用公心战胜私心吗?

既然,季度销毁的节骨眼,就有人提出了你一到销毁就拉盘,想少销毁一点,怀疑你有私心;

既然,有人说你20%的利润恐怕不只是那么一点;

既然有人说你擅自修改白皮书;

既然有人说你强权,对团队的契约精神产生了疑虑;

既然……

面对公众的质疑,最好的方式并不是口才好多开几场直播,而是—— 1+1+1+…… 的公心,公心从不做减法,减法就是替代,减法就是“放弃”,公心只做加法。

要么就不要改规则,要改规则,就做加法。

不要说什么左兜右兜,左手右手,你两边一起销毁,不就可以了。

不但回购、销毁、还分红不就行了。

把公心做成加法,而不是要反复跟人吵吵说,我为什么减掉了这一个、又加上那一个,一加一减所以一样的?这不是公心。

既然,每个交易所一边说着想挣钱,一边还是要喊这样的口号:“一个伟大的公司永远是在质疑的声音当中、在不断的实践迭代中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我希望币安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我们还在努力的过程当中。”(何一直播说的)

要引领区块链革命作为大公司,要言必行行必果。果,就是公开、公平、公正、透明,有契约精神,不专横、民主。区块链的精神最终应该是交给社区,就交易所而言,是在你平台是交易的每一个投资者,他们撑起了你的交易所,为一个品牌做出了贡献,他们才应该是收益的获得者。这一点目前我只看到了一个交易所在践行这件事情:FCoin,这家交易所就是做加法,当人们还在争论是回购不销毁、销毁左手还是右手、分红好还是销毁好的时候,这家交易所是公开透明的,全都干了。回购、销毁、分红、挖矿。打call是建立在事实基础上的。

不但有分红,还有回购销毁,就是在透明之路做加法,FCoin Fund每日100%的收入分配将全部用于从二级市场回购FT并销毁。现有FCoin Fund基金会的收入分配从平台的年度累计收入分配中,按照基金会现占有比例提取,该收入在未来四周内,不定期回购FT并销毁。此外,FCoin表示按小时回购及对应公示页面将逐步完成。

从去年开始,就开始和很多通证经济爱好者一起研究这家交易所,在他们的官网首页写着这样一段话:

FT持有者,是FCoin交易所唯一的权益所有者,不仅享有80%的收入分配,还拥有真正的社区治理权利!FCoin的未来,掌握在FT持有者手中。

事实上,每日的利润分红是实打实的,它是一家以挖矿起家的交易所,所谓的挖矿就是把所有的利润和贡献精准的反馈给社区用户,返还给在每一个环节做贡献的人或机构。

FT也是FT公链的唯一权益通证,享有公链生态收益分配权!

在FCoin交易(被动挂单)不但免费还可以赚交易手续费,交易、排序挂单、理财、杠杆、投票、推广都有FT奖励!

交易所的激励制度怎么才能设计好,无外乎在每个环节,把贡献者进行量化,利益分配合理。

交易所的通证经济涉及的环节

1 最核心的就是交易(交易挖矿),每一笔有效成交,都会产生一笔手续费,FCoin平台会根据用户在每个交易对中手续费的占比,来按比例分配当天该交易对的FT挖矿份额。这就是交易挖矿。

2 挂单挖矿,一个挂单的人为了平台增加交易深度,做出了贡献,应该得到利益激励。

3 排序挖矿,排序挖矿是在挂单挖矿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个“排序”的纬度,同样是为了激励为平台增加交易深度的分配制度。

4 锁仓挖矿,这个很简单,用户如果自愿的锁仓,愿意长期持有,这样是该获得利益的分配的。

5 理财挖矿,FCoin里的理财产品,除了有理财利息之外,还有一份额外的挖矿收入。你提供了币子,你就可以获得利润分配。而不是说,像很多平台,估计看那种长期不动弹的账户,偷偷挪用用户的币子再借贷给第三方或者自己拿来炒,只要不挤兑就行。这都是行业内明白的事情。

6 杠杆挖矿,热衷于杠杆交易的用户做出的交易贡献激励制度,杠杆借贷按日计息,FCoin将于当日计息产生后,将当日计息金额按FT当日均价120%折合成FT,并于次日完成返还;当然规定中,不足24小时的杠杆借贷(即首次计息)不会获得FT返还。这些都是细则,非常非常谨慎细化。

7 投票挖矿,这是社区化的平台需要做集体决策的时候,每一个参与决策投票的人都将获得激励,而不是投票白投票。这也是因为FCoin是一个社区化的交易平台,很多提案、评比都是通过社区投票来决定的,FCoin将锁仓超过10000FT的用户定义为“忠实用户”,具有投票的权利,并根据投票结果分配相应的挖矿额度。

其它还有很多类似的激励制度,随着市场的发展后续的挖矿激励或许会更加完善和完备,FMex合约交易的合约交易激励制度也一样,这种细化的激励量化,看似繁琐,但是,越是繁琐和细节量化,理论上讲越是有利于通证经济体系运转。或许也正因为意识到这一点,也是这两天有的交易所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近期火币全球站上线HT锁仓挖矿功能:“火币全球站联合火币矿池7月25日上线HT锁仓挖矿功能。”可以理解为这样的良性竞争对于投资者当然是好的,交易所在未来更加透明、让利、去中心是大趋势。

看好通证经济的模型也源自于多年的研究思考,从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金融科技到现在,生活非常的便利,但是全世界都存在一个早就甩不掉的痛点:为什么用户、贡献者不是最终受益者?

打个比方,我们每天都用饿了么、美团,出门用滴滴,旅游用携程,支付用阿里,聊天用微信,他们从基本需求的层面满足了我们的方方面面,而我们的个人数据也成就了他们的帝国。美团、淘宝你常年用,顶多成为的一个评价体系,你给服务优质的外卖小哥好评,小哥得到了奖赏。而你付出的敲字的时间精力也都没有得到激励提现,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愿意给好评,而淘宝上商家使劲了浑身解数给钱刷好评也是这个原因。对于用户来说,我做出贡献,能得到什么。我的每一次登陆、点赞、评价,回头,复购,为什么跟你纳斯达克敲钟的瞬间没有丝毫关系,而我的个人数据、银行卡信息、家庭住址、个人喜好却成为了你精准营销的有力工具。

那么,腾讯阿里拿掉用户,它们的市值剩多少?可是用户得到了什么?假如有人能成功地,将平台的所有者和使用者真正统⼀起来呢?

假如过去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是自治的,开放的,透明的,属于公众的,会是怎样的场景呢?

比特币的成功不仅仅是技术的成功,更是经济系统设计的成功,这一点本来就深入到了区块链的血液中。如果没有好的经济模型,纯粹依靠技术是无法达成真正的“自治”的。

所以回归到这个问题,谁能把生态的着力点,放在用技术推动向社区进化、推动生产关系变革,谁能搞清楚如何分饼的问题,也就解决了生产关系的问题。谁就是区块链3.0

比特币的成功,也正是因为这种利益循环模型,一个CEO都消失了十年,却管理者几十万员工的项目,不但没有死,还红红火火的运行翻了百万倍,并且获取了海量用户和世界大讨论……所以,真正有生命力的生态,都是开放的、共享的、共赢的。这是区块链的精神所在!

FCoin创始人张健在周年的会议中说了这么一段话:“长久以来,承受了常人难以承担的压力,为什么我能够坚持做了这么多事儿,我有一个信念,大家一直了解的、知道的、庸俗的,甚至有些人看不上的 —— 公心!我相信,以我的公心去对抗某些人的私心,长久以来,他们是拼不过我们的!

或许说到这里,有人会不看内容、不看逻辑的说你这是为了FCoin来做广告的。人就是这样,假如2010年你和特朗普坐一起,你也会用骗子的眼光打量他,说什么,你一个纽约曼哈顿的暴发户也要选总统?就有人说过,三代以前,特朗普的爷爷在美国违法卖酒,看着一家子都像骗子;也有清华的博士眼睁睁错过找上门来的v神,当初以太坊要钱启动的时候,看着这个骨骼嶙峋的外星人搞了个什么以太坊的项目,多少人心想这就是个骗子;更有当初iota起起伏伏,一群持有者慌忙抛售,留下了一个10万梭哈IOTA摇身一变36亿大空翼传奇。

我们看了这么多,听别人说了很多,在区块链行业,能不能挣钱,主要就是看你赞成了谁,反对了谁。不是吗?多少人在币圈一念判断,天堂地狱。

或许看了这篇文章的1%的人未来会感谢我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