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股王”之死:什么吞噬了冯鑫和他的暴风?

原标题:创业板“股王”之死:什么吞噬了冯鑫和他的暴风?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冰 | 北京报道

2015年3月24日,暴风集团(300431)登陆创业板,这是冯鑫和暴风的高光时刻。因坐拥当时国内最大的视频播放器暴风影音,又恰逢互联网的资本狂热期,暴风在随后的40天里拉出了34个涨停板,让人叹为观止,成为了风光无二的创业板“股王”,股价最高时曾达到327元,市值突破408亿元,1000倍的PE,创始人冯鑫的账面财富超过了100亿。

今年7月28日,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集团采取强制措施。而此时,暴风的市值已经不足20亿元,缩水了20倍。冯鑫个人持有的21.34%的暴风集团股权,已100%质押,巨额债务缠身,沦为“老赖”。

四年时间,冯鑫和暴风怎么就从天堂走向了地狱?

最后一根稻草:早已没有实际业务

据第一财经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冯鑫此番被批捕,主要是与暴风集团在2016年和光大资本共同发起的对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 (MP&Silva Holdings S.A.)的收购有关,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此前,光大资本负责MPS并购项目的关键人物——光大资本投资总监、国际并购业务负责人项通,因涉嫌收受贿赂被公安机关批捕。

收购MPS本来是冯鑫想要讲给资本市场的新故事。拥有了这家“全球顶级赛事转播第一名”的公司,暴风可以借此进军体育内容产业,这确实是个好噱头。但天不遂人愿,2018年10月,英国伦敦高等法院判定MPS必须以资抵债偿还法网660万美元版权费,MPS进入实质性破产。此时距离2016年5月,暴风和光大资本完成对MPS的收购只过去了两年多。

在这桩海外收购中,暴风犯了让人匪夷所思的错误:没有与MPS原股东签订“禁止竞业协议”,导致两位原股东套现离场后又另起炉灶;在无法保证可以获得续约的情况下,就投入52亿巨款(实际出资2.6亿,通过杠杆以小博大);对监管风险毫无预案,买下MPS后没能获得批准装入上市公司……

这几个“没想到”不仅让这次被寄予厚望的收购只剩下一地鸡毛,也最终将冯鑫和暴风推向了绝境。

但其实这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冯鑫出事之前,暴风的坏消息就接连传出:投资方撤资、员工被欠薪、大量裁员、多地办公室关门、高层全部离职只剩冯鑫一个人身兼数职、冯鑫和暴风集团多次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暴风集团的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营收11.27亿元,同比下降41.15%;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0亿元,同比暴跌2077.65%。而2019年的一季度报显示,公司的归母净资产只有684万元。7月12日,暴风发布半年报亏损预告,预计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亏损2.3亿到2.35亿。

“暴风早已在垂死挣扎,公司早已没有实际业务了。只能靠收购讲一些新故事,撑住公司的市值。”一位暴风的离职中层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暴风上市四年来,曾先后三次提出过定向增发融资计划,但三次都未获批。毕竟有乐视的前车之鉴,监管层对此类增发的审批非常谨慎。

VR不归路:没成先锋成先烈

暴风今日的积重难返,最初的源头是其在VR业务上的赌注下得太大了,当然,这也是支撑暴风股价一路飙升的最重要的故事。早在2014年,冯鑫就坚定地认为,他看到了一个“值得All In(全投)的方向”,那就是VR。当时,Facebook以20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VR公司Oculus,这在全球引发了对VR的群体沸腾。

“我在互联网圈呆了20年,这是迄今为止最兴奋的一次。”冯鑫此前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曾表示。上市之后,暴风开始将大量人力和大笔资金地投入到VR领域,还进行很多上下游产业链上的投资。

彼时,冯鑫几乎成为了国内“VR代言人”,由于他似乎最早“赌中”了风口,因此被资本市场疯狂追捧。但是,在2016年那一轮“VR泡沫”中,暴风也成为了最显眼的那个“靶子”。

记者也曾经问过冯鑫,会不会担心暴风的节奏太快了,会做不成先驱反而变先烈?冯鑫表示,VR产业确实存在泡沫,而且暴风冲进来后也发现:要做的事情太多,产业链完全没有准备好,很多东西都还是空白。

冯鑫很快开始反思,暴风也随后放慢了在VR领域的脚步。但冯鑫并没有很快找到一个好的方向,暴风的战略几乎一年一变。从2015年的“DT大娱乐战略”,到2016年的“N421战略”,2017年又提出“AI战略”……冯鑫并没有为已经梦想太大的暴风做减法,真正踏实地走好产品,而是不停地为已经吃不消的暴风,加上各种“风口上的新梦想”。

暴风的盘子越来越很大:暴风影音,电视、VR魔镜、体育、金融、电商、游戏、信息流、直播……今天的暴风似乎是因为资本的断供而饿死了,但不如说,暴风其实是被资本给撑死了,身躯太小,但梦想太大。

又一个“贾跃亭”?资本的助推与反噬

无论在曾经的辉煌期,还是如今的唏嘘中,暴风和冯鑫都会被外界用来类比乐视和贾跃亭。虽然冯鑫曾多次表示,并不喜欢这个类比,因为他不会是贾跃亭。确实,他没想跑路。

但暴风确实很像乐视。和乐视的问题相同,暴风自身的造血能力根本无法支撑其巨大的梦想,只能靠资本市场和投资人输血,一旦资本“断供”,只能是爆雷。资本助推着你成为“明星”,但也最终将你反噬。

“更怪不得别人,只能怨自己。”2018年7月,冯鑫曾在暴风内部做了两个多小时的自我检讨。他对员工表示,自己确实“有膨胀的心态”,在业务布局上太贪婪。有100块钱做50块钱的事,是一种状态,但100块钱干200块钱的事,就是另一个状态了。

他反思,暴风应该更谨慎、更有节奏地做VR,然后更加聚焦在电视业务上,可能处境会大不相同。

但实际上,据暴风财报披露,暴风的TV业务虽然销量数据不错,但实际上一直在大幅亏损。2016年度至2018年度,其亏损额分别为3.58亿元、3.20亿元和11.91亿元,合计亏损额达18.69亿元。

背后的原因则是,无论是乐视,还是暴风,都是希望通过硬件低利润甚至赔钱来抢占市场份额,然后通过互联网服务和内容付费获得盈利。但这条路,乐视没有走通,暴风更没有。

冯鑫是科技圈有名的摇滚迷,此前记者采访冯鑫,工作人员都会建议:想要冯总情绪高一些、更放得开一些,可以聊点儿摇滚。6月8日,冯鑫还在朋友圈分享了观看罗大佑工体演唱会的小视频。冯鑫的朋友圈,几乎没有和暴风业务相关的内容,而是更像一个喜欢摇滚的文艺中年。

上市给冯鑫和暴风带来的巨额资本和财富,就像一个摇滚青年突然中了500万彩票,很难说是幸运还是劫难。冯鑫确实干了一件很摇滚的事情,他签署了“个人连带无限责任”,巨额的债务将是他无法逃避的;等待着暴风的,也很可能是今日乐视的结局。而对于投资者,网友戏称:乐视和暴风都是将韭菜和大树一起都割了。

编审 | 姚冬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