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汽集团 | 如祺出行,到底是“什么鬼”?

原标题:广汽集团 | 如祺出行,到底是“什么鬼”?

拜各类资讯APP的定位功能所赐,身处广州的求是汽车团队,近期被“如祺出行”的广告刷了屏。除了微信、头条等主流平台,在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众平台上,如祺出行的广告也时常出没。

即便知道,这个隶属于广汽集团的移动出行项目财大气粗,且正处于起步推广期,也不禁好奇,当几乎所有整车企业涉足的同类项目,都沦为推动销量的工具时,如祺出行会做成什么样。

内:腾讯、合生创展

如祺出行的官方网站上明确写明,“如祺出行是由广汽集团、腾讯、广州公交集团、滴滴出行以及其他投资者共同投资开展的创新移动出行业务,投资总额逾10亿元人民币。”

然而,负责运营如祺出行的广州祺宸科技有限公司(简称祺宸科技),在工商系统中显示的股权架构,却非如此。

天眼查系统显示,祺宸科技的股东包括孙艳红、南京网典科技有限公司和广东珠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3:3。虽然广汽集团在其中并未持股,但由于法人代表为广汽集团移动出行项目组组长蒋华,该公司被牢牢地贴上了广汽的标签。

祺宸科技股东信息

股东名单中,两家机构股东并无隐秘之处。南京网典科技有限公司由马化腾控股,广东珠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由合生创展创始人朱孟依的次子朱伟航,通过四级投资公司控股。

无论是自带光环的腾讯系,还是合生创展的家族资源,都决定了如祺出行极强的资本背景。但这,还不是广汽集团的所有底牌。

广汽集团此前曾发布详细信息,其移动出行项目合资公司为广汽集团、腾讯、广州公交集团,分别持股35%、25%、10%,其他投资者合计持股20%(每家持股比例不超过5%),另外预留10%用于员工股权激励。

外:广汽驻港公司

祺宸科技与广汽集团公布的合资公司股比不一致,这并不矛盾。截然不同的股权架构背后,是广汽集团的野心,以及隐秘的资本布局。

2019年1月16日,广汽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广汽商贸,注册了广州祺宸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简称祺宸汽车)。但不知为何,这家完全从属于广汽集团的公司,并未成为其移动出行项目的运营主体。

短短几天后,1月25日,广州车驰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全员退出,孙艳红和广东珠江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接盘,成为新股东。同时,公司更名为广州祺宸科技有限公司。

大股东孙艳红股权出质信息

企查查系统显示,孙艳红在祺宸科技中持股40%,认缴出资400万元,认缴日期为2030年1月1日。但在7月23日,孙艳红已将自身持有的400万股权,全数质押,质权人为广州宸祺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宸祺出行)。

祺宸,宸祺,极为相似的名字,在广汽集团移动出行领域的布局中,却分属不同的层级。孙艳红股权的质权人宸祺出行,有着更为复杂的身份。

股权架构逻辑图

求是汽车查询获悉,宸祺出行还有一家“兄弟”公司,名为广州宸祺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简称宸祺汽车),二者均为宸祺(香港)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宸祺香港)的全资子公司。

虽然国内工商系统无法查询港资企业的股权架构,宸祺香港的背景却不难判断。资料显示,宸祺出行和宸祺汽车的法人代表均为高锐,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中隆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

中隆投资有限公司,则是广汽集团的全资境外驻港公司。百度百科显示,该公司主要职能是“为广州汽车工业的发展筹集资金并参与有关的整车及零部件项目的投资”。

兜兜转转一圈过后,虽然在工商系统中,如祺出行的运营方祺宸科技,与广汽集团并无任何关联,但由于大股东孙艳红的股权出质,实际上,宸祺出行已经成为祺宸科技的隐形股东,持股40%。在更深层面,宸祺香港才是广汽集团移动出行业务的核心。

天然瓶颈,扩张难

用一家香港公司作为枢纽,用内地子公司或明或暗地持股,同时,还保留了未来在港进一步资本运作的可能。广汽集团的布局手法,低调且颇具前瞻性。

如祺出行广告

作为广汽集团移动出行业务的先锋,如祺出行在APP上线一个多月内,凭借铺天盖地的广告,和为期两天的“一分钱打车”活动,在广州的确实现了较高认知度和用户装机量。

然而,巨额推广成本、单一获客途径的可持续性,装机用户的转化率、留存率等,都是如祺出行避无可避、急需直面的问题。

毕竟,在曹操出行(吉利)、享道出行(上汽)、ReachNow(宝马)、长安出行(长安)、华夏出行(北汽)、摩捷出行(一汽大众)等,以及一汽、东风、长安三大央企联手腾讯、阿里、苏宁等创办的T3出行面前,如祺出行作为 “晚辈”,着实缺乏在资本市场“讲故事”的资格。

按照规划,如祺出行将在一年内开拓5个城市,投放近1万辆新能源车。这种不思进取的扩张战略,正反应了其发展瓶颈——广汽集团和广州公交集团的股东背景,可以帮助如祺出行在广州拿下网约车牌照,但在其他城市,尤其是有整车企业生产基地的城市,如祺出行想要“入侵”,几无可能。

有业内人士表示,在某种程度上,如祺出行更像是广汽集团补足自身短板的一次尝试。一汽、东风、长安、北汽、上汽等集团已相继出手,广汽集团总得聊胜于无。再加上,广汽新能源的业绩表现着实不佳,如祺出行也能成为其销量出口。

写到这里,有关如祺出行还剩两个问题,让求是汽车不甚明了。

其一,如祺出行的运营主体祺宸科技,并非全新注册的公司,而是由几名股东对广州车驰品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收购,进而更名。那么,不存在重名,且注册一家全新公司毫无难度的前提下,包括广汽集团在内的几家机构,为什么要收购这家公司?公司原股东翟辉、杨醒东,到底是谁?

其二,如祺出行名义上的大股东孙艳红,又是谁?在天眼查系统中,孙艳红的关联公司仅有祺宸科技,但在企查查系统中,孙艳红名下关联了6家公司(1家吊销,5家存续),且多与宏达控股集团有关联。

在一份“海宁市百名‘初心宣讲员’名单”中,孙艳红与宏达控股集团董事长沈国甫同时在列,而前者的职位是“许村镇中心幼儿园教研组组长”。

鉴于在天眼查与企查查系统中,孙艳红的信息不同,以及同名同姓的可能性,仅凭公开资料,求是汽车无法得出任何结论,但这并不妨碍,孙艳红的身份更显神秘。

如祺出行品牌发布会

当然,以上两个问题,不足以影响广汽集团移动出行项目的进程。但想想广汽此前在电商领域的失败作品“大圣车服”,以及移动出行领域密集的竞争状态,如祺出行的美好能否如期而至,且行且看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