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臭名昭著的花石纲事件

原标题:历史故事——臭名昭著的花石纲事件

宋徽宗在位期间,因受到奸臣蔡京等人的蛊惑,所以多次大兴土木,以至于让天下百姓都叫苦不迭,比如最典型的两次,修延福宫和艮岳。延福宫本是朝廷举行宴飨的地方,到蔡京得势之后,他为了进一步讨好宋徽宗,所以将延福宫进行了扩建。扩建后的延福宫,规模陡增数十倍,并且还新建了各种奢华的宫殿,多达30多座。据史料记载:“(延福宫内)凿圆池为海,横四百尺寸,纵二百六十七尺”,如果算一下(1尺≈0.3米),那这一个小水池就有120多米长。另外,还有各种珍禽异兽,以及奇花珍木,让人感到虽置身宫中,但却像到了人间仙境。尤其是晚上,这里夜不宵禁,灯火通明。

艮岳,是宋徽宗亲自主持修建的皇家园林,与清代的圆明园相比,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据史料记载:汴京宫城的东北隅,营建的艮岳寿山(也称万岁山),在园林掇山方面称得上集大成者,可谓“括天下之美,藏古今之胜”。园内植奇花美木,养珍禽异兽,构飞楼杰观,极尽奢华。当此园落成之后,宋徽宗赵佶曾亲写《御制艮岳记》,记载这一盛举。

整个艮岳广袤10里,以南北两山为主体,两山都向东西伸展,并折而相向环拱,构成众山环列、中间平芜的形势。北山稍稍偏东,名万岁山,山周5公里有余,最高峰达90步。宋时一步约1.5米,说明这山峰有100多米高。所以说,古有愚公移山,宋有徽宗修山,不仅前后耗时将近十年,而且还劳民又伤财。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水浒传》中的“押运花石纲”,就是为了修艮岳的。所以可见,当时的农民起义(宋江和方腊),就和宋徽宗的穷奢极欲是分不开的。

由于宋哲宗死的时候没后人,从而给赵佶一个信念,那就是一定要多生子,就是因为他的这个念头,很快得到茅山道士刘混康的献计,这位道士向赵佶建议京城东北角太低,碍了龙脉,所以宋哲宗才无子,您若垫高那里,当有多子之福。自称为“道君皇帝”的赵佶一听,正中下怀,当即决定务必垫高京城汴梁的东北角,从而引发一场持续20年之久的全国搜罗“花石纲”的运动。一开始收集这些太湖石还没有搞得天下动荡不安,大多数都是在东南地区收集,但是只要送到京城来,赵佶相中之后就会给运石头的人大大的奖赏包括高官厚禄等,这时皇帝的举动就像是一道无言的命令,从而导致一些贪官污吏便产生了,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宋徽宗时期的六贼之一朱勔(miǎn)。

赵佶当时垂意于奇花异石,这位六贼之一的朱勔正是投其所好,把民间的奇花异石搜刮而来,运送到汴京供给宋徽宗赏玩。其中有一次他运输了一块巨石,皇帝赵佶看来之后非常的欣赏,竟然当场就封这块石头为盘固侯,要知道当时的侯可是仅次于公位阶,就连当年的姜子牙随周武王南征北战也只不过封了侯爵而已,可见当时的宋徽宗对于奇石是有多么喜爱,进而更让花石纲事件变的严重起来!

朱勔看皇帝如此注重奇石,他变更加嚣张起来,从而在苏州设置应奉局,摩费官钱,百计求索,趁着皇帝大修宫殿时,绞尽脑汁搜罗各种奇石,不惜挖坟掘墓。派其手下徐铸、应安道、王仲闳到处从百姓手里巧取豪夺,而丝毫不予补偿。导致百姓被勒索,强迫他们贡献宝物,甚至恶意破坏这些“宝贝”,污蔑百姓“保管”不当,很多人因此被处以凌迟。如此盘剥压榨治下的百姓,民变就是炸药中的火星,一点便着。方腊起义就是这时候兴起的,他们抓到宋朝官员,剖腹挖心,熬人油点天灯,由此可见百姓对花石纲的痛恨有多深。

花石纲越来越多,他的官也越做越大。一些达官贵人,谁敢不讨朱勔的好。人们把朱勔主持的苏杭应奉局称作“东南小朝廷”,可见朱勔权力之大了。但是如此劳民伤财的事当时就没有人问吗?事实上反对的人并不少。太学生邓肃进十诗讽谏,末句说:“但愿君王安百姓,圃中何日不春风。”蔡京看后,上奏徽宗:“今不杀肃,恐浮言乱天下。”不过宋徽宗没有答应,只将邓肃“放归田里”。但即便有不少正直之士反对花石纲,毕竟还是未能阻止宋徽宗与蔡京安排花石纲的决策。这说明宋徽宗朝的政治确实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可是这有何办法,皇帝喜欢钟爱的,根本就没人能左右的了。

花石纲对东南人民是一个巨大的祸害。苏杭应奉局的爪牙,四出搜索,随意闯入老百姓家中,一花一木只要被看中,就贴上黄色封条,指为“御物”;为了起运“御物”,还往往把民房的屋顶拆掉,墙壁推倒。如果在悬崖或深渊发现有奇石,他们就强迫民工冒着生命危险去掘取,而且不管寒暑,限期取得否则就要重罚。他们抢到一石一木,便随意拉伕、拉牲口来运送。有时运特大的奇树怪石要走海路,碰上风浪,常常发生全舟覆没、被征民“枉死无算”的惨剧。东南老百姓凡是遭遇花石纲之役的,纷纷破产,甚至卖了妻子儿女。

皇帝丝毫没有考虑到这些石头的来得何其艰难,只顾自己的享乐,以蔡京童贯为首的大臣认为其中有大量油水,又能讨好皇上,何乐而不为?敢上书弹劾花石纲的也被他们打压或格杀,那哪里还有人敢上书?山高皇帝远,皇帝也不是很清楚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民怨逐渐积累,这也就成为激起方腊起义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不堪搜刮,方腊开始聚众造反。宋徽宗让童贯前去应对,童贯发现是因为花石纲引起,就建议宋徽宗撤销了当地相应的机构和花石纲。

每一块“艮岳遗石”可谓都是当年宋徽宗“亲手”挑选的太湖石极品,无奈靖康之耻,国破家亡,这些曾经令徽宗引以为豪的假山怪石,也都沦为金人的战利品。完颜亮迁都燕京之后,把大部分汴梁的太湖石搬到了现在的北京北海公园,其中有些石头被遗落,又辗转回到了江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