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胎妈妈自述剖产经历:从入院到分娩都会经历什么?

原标题:二胎妈妈自述剖产经历:从入院到分娩都会经历什么?

今天七七和大家分享一位剖产妈妈的协和生产记。

备孕或怀孕的准妈妈们,希望这段温暖而美好的记录可以带给你勇气!

连载一

原计划7点出发,但是早晨儿子还是鼻子有些不舒服,于是我给孩子艾灸了半小时, 吃了爸爸做的早饭后才与老公出门去医院办理住院手续。

路上老公有些抱怨出门晚堵车,都是因为我早起给儿子艾灸,我轻声对他说:“我的儿子比我按时办理住院重要,迟到也没有办法”。我想他不一定会理解一位即将离开大儿子4天,去医院生小儿子的妈妈的逻辑的。

来到医院,我们顺利的办理了住院,被安排到了8层。一进来,就有几个护士过来给你带手环,询问问题,了解基本情况,签字,然后有专人带你去病房自己的床位,换病号服,把所有该留的留下,不能留的全部打包让家属带走。

然后安排家属买便盆,孕妇上床备皮、抽血、做胎心监护。

因为是明天剖,所以连备皮都精心细致,小护士一点一点的帮忙消毒,轻轻的备皮,感觉专业而周到,不像第一胎,因为发烧就匆匆忙忙备皮就赶快推手术室了。

然后孕妇和家属安排一起听医生讲剖腹可能遇到的危险,签字。

一切都搞定后,到了探视时间(每次半小时),我躺在床上选午餐,他戴口罩坐在椅子上陪着我。

我开始点餐,平时一年都不吃一次肯德基的我不知为什么就想放纵一次,自己一个人点了70块钱的。

于是他走后,我吃了两个汉堡,一个鸡腿,两个梨。第一胎生完被饿到的我,仿佛想要趁没生前多储存能量,虽然知道这也没用。

病房里时不时有人来帮打扫卫生,叠被子,也有麻醉师来询问身体情况,为明天做手术准备。挺安心的。

病房里只有我们三个妈妈,很安静,时不时就一起聊一会。

聊后才知道她们一个与我同岁,一个比我大一岁,而且她们都经历过试管婴儿没成功,最后自然怀孕的过程。

大家侃侃而谈,抱着“尽人事,听天命”的态度来面对要孩子这件事,看着大家虽不是20几岁,但依然有美丽的脸庞和身体,感受着生命独有的韧性。

听着大家对明天未知手术的恐惧,对身材恢复的担忧,对孩子长相的期盼,觉得其实这一刻挺美妙的。

而我只想告诉自己,相信全国最好的协和产科。而且大脑会帮我忘记最痛苦的时刻,就像我早忘记第一胎的痛了一样。我笃信自己可以挺过疼痛,渡过这时刻,几个月后又是好汉一条。未来更多的重要任务在于如何能照顾好孩子,教育好孩子。

一切检查都做完,下午可以看书,等待晚饭餐。在微信群里听写作课,与熟路的朋友聊聊天,接受着祝福的感觉很幸福,谢谢你们!

晚餐后我将剩余的所有肯德基全部消灭,还陆续把上午护工说吃不了的9个梨也全部吃完,还吃了一大半面包,算是对第二天不吃不喝的一个交代吧。

晚上,病房很安静,外面偶尔有刚出生小孩大声的哭声,听着也亲切可爱。期待明天这病房里的三个小家伙。

此刻想起了龙应台回复儿子信中关于恐惧的回答。

儿子问妈妈:“你恐惧什么?”

妈妈说:最普通,最简单的恐惧。

我恐惧失去所爱。你们小的时候,放学时若不准时到家,我就幻想你们是否被人绑走或者被车子撞倒。你们长大了,我害怕你们得忧郁症或吸毒或者飞机掉下来。

能走路,能看花,能赏月,能饮酒,能作文,能会友,能思想,能感受,能记忆,能坚持,能分辨是非,能有所不为,能爱。每一样都是能力,每一种能力,都是可以瞬间失去的。

显然,我恐惧失去。

而生命败坏的过程,其实就是走向失去。于是,所谓以智慧面对败坏,就是你面对老和死的态度了。

儿子问妈妈:“你恐惧什么?”

妈妈说:最普通,最简单的恐惧。

我恐惧失去所爱。你们小的时候,放学时若不准时到家,我就幻想你们是否被人绑走或者被车子撞倒。你们长大了,我害怕你们得忧郁症或吸毒或者飞机掉下来。

能走路,能看花,能赏月,能饮酒,能作文,能会友,能思想,能感受,能记忆,能坚持,能分辨是非,能有所不为,能爱。每一样都是能力,每一种能力,都是可以瞬间失去的。

显然,我恐惧失去。

而生命败坏的过程,其实就是走向失去。于是,所谓以智慧面对败坏,就是你面对老和死的态度了。

2018.10.16日 7:22分 小惠记录于北京协和病房

图片来源:pixabay

连载二

第二天早晨不到6点就醒了,护士来测过体温,躺了一会就都起床了。大家都安静的在床上休息,等待护士通知去手术。

我发现早晨不用吃饭的话,好像少了很多事情似的。

因为我是第三台手术,怕等待太久血糖低,所以快到9点时我被打上葡萄糖吊瓶,给身体补充能量。

期间9:30同屋一位妈妈被推走了,10点,另一位妈妈也被推走了,我则在床上与她们说:“加油”,暂时告别。

我的吊瓶打到11点多,然后可以下地自己去外面看看家属了,告诉他们我还要一会,别等我先去吃饭。过了一会,终于有人来接我了去手术了。

护士来插导尿管,她很温柔的告诉你:“会有一点不舒服,深吸一口气就好了”,结果没有我想象中的疼,因为第一次还是在4年多前用导尿管,看着别人手里总是拿个尿袋就疼,但真的感受后还能接受。

于是,一个担架车被推进了房间,厚厚的被子在上面,被子四周打开后人躺在里面,包着推去手术室,孕妇需要把医院病号服脱掉,带着导尿管自己爬上担架床,对于孕妇来讲不算有难度。

在担架上平躺视角受限,更多的是感受自己无力需要照顾,感受周围亲人的关注,老公用心的配合医生把我推进电梯房下到2楼手术室,爸妈则坐电梯下楼在门口等我。

进手术室前,我伸出右手手指,与他们挥挥手,我感受得到他们的紧张和期待,我的内心在他们的陪伴下则有一些踏实。

手术室很大,先进入等待区,有人会过来领取孕妇,核对信息,名字,问询过敏史。于是我被推入做手术的房间,感觉走了一会才到,手术室很大。

进了手术室,就感受到了冰冷,后来才知道里面恒温21度。

大夫和护士已经都在等待了,量血压,打吊瓶,准备打麻药。打麻药也很害怕,但是还要硬着头皮挺着,弓腰。

医生一手把着我弯曲的腿,一只手把着我埋在胸前的头,配合着麻醉医生。但是我有规律的宫缩,所以这个姿势真的特别难受,宫缩来了,肚子就发紧的厉害,有些喘不过气,麻醉师手法很好,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酸痛的感受,这也许是不能避免的,最后调整一下我的弓背姿势后,就可以进麻药了。

然后大家一起,在我肚子以下还有一点点知觉的时候,把我挪到手术台上。手脚固定,盖好,准备手术。

在麻醉师好几次试探我的肩膀和肚子对同一物体温服不一致后,确认麻药已经生效。然后医生和护士们开始一起在我的肚子附近。

当已经手术好一会,我才意识到,因为毫无感觉,也再次体会到麻药的神奇,身体能感觉到腿的存在,因为冷也很想挪动一下,但就是无法用意识作用于身体。

期间医生也说因为我对冷空气过敏,所以身体对冷很敏感,导致刚开始手术我自己感觉牙齿发抖,依稀记得四年前好像那次剖宫产也是冷的不行。

后来大夫推动我的胸口附近,随之也告诉我孩子要出来了,过一会,听见不是特别清脆的哭声后,医生就送到我眼前一个小小的宝贝,告诉我身高,出生时间,让我看看屁股和小脸,我的眼泪随着他小小的躯体和哭声随之而来…

很奇妙,我不知为什么而哭,眼泪一直在流淌,很激动!嘴里也不停的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

后来回想,也许因为终于看见小生命降临了,也许因为孕期结束了,也许因为看到生命的感动,也许因为看见这个天天在肚子里那个熟悉小家伙的真容了,总之,非常的激动。

现在想起来那一刻,还会感动的落泪。

而后伴随而来的是疼痛,记得不是很清楚,就是很疼,我左右想要晃动,后来麻醉师说我帮你用点药,于是慢慢的我睡过去了,等我醒来时,还有一两分钟就手术结束了,于是我被推回病房。

还记得第一胎生完(不是在协和生的)我是被推到一个角落独自躺了好长时间,确认没有大出血才推回病房,体验非常不好,又冷又饿,还很孤独,后来才知道我一个好朋友也与我一样,都是独自在角落躺着观察,看来真不是好的回忆。

好几个护士帮你一起挪回到自己的病床上,铺好产褥垫,告诉注意事项,然后家属过来看我,过一会孩子回来了,看着小小的他,那一刻欣喜而满足。

然而,半夜等待我的却是…

2018.10.16-22日

小惠陆续记录于北京协和病房与家中

图片来源:pixabay

连载三(完结篇)

每次探视时间只有半小时,所以如果三位亲属,每个人平均分配下来就10多分钟,虽然短暂,但是经过几天的感受发现这样真的很好。

1、有确定性。产妇很确定什么时候会有男士出现,所以会自己安排好喂奶时间和换衣时间。

2、利于休息。探视时间虽短,但不管剖腹还是顺产,没有出现其他情况的话,都会生产后住三日出院,所以更多时间是修养,不被打扰。

3、利于孩子。亲属与孩子少接触,也让新生儿能减少外界细菌的侵入,而且孩子被包的像个小胶囊也很利于隔离亲属与孩子的接触。

晚上家属走后,就是产妇与孩子的独处时间了,如果有任何需求,就可以按床边的按钮呼叫护士,护士会闪电般过来帮你,基本就是孩子拉了、尿了需要换尿不湿,或哭闹需要帮忙,还有自己哪里不舒服请护士来看看。

很幸运在我手术回来后,就换到了两人间。人少也很舒适,两人间晚上会有一位护工阿姨,只是需要每晚加一些钱就好。

晚上才感受到护工阿姨对我的帮助有多大,因为我麻醉剂过后,就一直疼的厉害,而且特别饿,但又不能吃东西。

时间过的特别慢,我也记不得是几点了,我感觉恶心想吐,护士说这是麻醉后正常反应,有的人就会有呕吐的感觉,于是帮我把产褥垫放在旁边让我侧躺,如果想吐就吐出来。

我侧身感受身体的反应,真的想要吐的时候,我发现肚子会紧张,胃部痉挛牵动着肚子,正好在刀口附近,刀口疼简直比恶心还难受,我只好尽量控制自己呕吐的感觉,后来虽然恶心但也没有吐出来,心想身体真是聪明,知道吐更疼,竟然可以控制自己不吐了…

但是疼痛还是让我一晚上都大汗淋漓,护工阿姨帮我擦汗,帮我换湿透的衣服。

半夜我睡不着,也许也是饿的,于是请护工阿姨帮我冲藕粉,印象中一晚上喝了2-3次藕粉,虽然每次都只喝几口,但足以让我能睡着,每次睡醒以为到天亮了,结果发现才过一小时,漫长的术后第一夜啊…

我身边的顺产妈妈没有像我一样的反应,请护工帮忙也是帮忙左右安放孩子,方便喂奶和换尿不湿等。

还好我儿子非常乖,他不哭闹,喝了奶就是睡。

好不容易到了第二天,早起5点半左右就有护士来帮忙冲洗,给宝宝和产妇测体温,然后护工阿姨帮忙换产褥垫,把毛巾弄温热供产妇洗脸,帮忙更换衣服和床单,还帮忙擦拭身体等。

还有护士来不定时来看看我们奶水如何,并且给上课,讲各种照顾宝宝的事宜。

家属走后,产妇就是安静的躺在床上休息,喂宝宝。

第二天的时候,临床顺产的产妇已经可以下地了,我还只能走几步。看出顺产的优势了!

今天终于可以吃流食了,和米汤和玉米南瓜水,看着顺产的临床大口吃想吃的东西,真心羡慕!

晚上我还是很疼,于是与医生要了止疼药,晚上好受多了。

第三天临床的妈妈已经可以走路像护士一样快了,我才可以自己去洗手间不费劲。所以能顺产还是顺产好!而且感觉剖腹产子宫收缩时的疼好像也比顺产子宫收缩疼的更厉害似的。

因为止疼药不影响喂奶,所以晚上为了减少左右侧身时的疼痛,我又吃了两片止疼药。没想到第四天出院的时候,我竟然可以自己走很远的路,自己上楼,不知道是止疼药的作用,还是身体恢复的原因。

出院前一天会抽产妇血看是否贫血,如果不贫血就可以出院。出院当天给宝宝检查黄疸值,如果合格就出院,不合格孩子直接转入儿科接受治疗,妈妈出院。

我们都很好,检查结果合格,顺利出院了。宝贝的爸爸,姥姥姥爷一起在门口接我们回家。

到家门口,看着黄色的落叶🍂洒了一地,满心的美好!

谢谢这次在协和生产所经历的一切。

也记得半夜问在协和工作了10多年的护工阿姨:“在这工作好吗”?她回答:“开心啊”!

“开心”这是工作中多么奢侈的词啊!

是啊,如果不是有爱心,有耐心,喜欢孩子,每天在哭闹的产科工作又怎能用“开心”这个词呢。

谢谢这些天使的医生、护士、护工们,用爱守护着一个个小小的生命!❤️

小惠说:

因为产后用手机发现手指疼,就没有强迫一定当天写了,于是到生产后第三天的事都有些记得不清楚了。看看,很多时候感受就在当下,不然真的会忘记。

还有一个感受就是躺在床上腰酸背痛很不好受,一定要让身体健康!

记录下这些也是给自己一个纪念,希望多年后可以回忆起生命中走过的岁月。

2018.10.13日 小惠记录于北京家中

图片来源:pixabay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践行妈妈(ID:ianxingmama

end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