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池蟠桃会座上宾是谁?从一次和谈到相恋说起

原标题:瑶池蟠桃会座上宾是谁?从一次和谈到相恋说起

炎炎夏日,开着车从西安出发,往北,顺着渭河一级及河流“泾河”顺流而上,开启了甘肃20℃避暑之旅。到达平凉泾川县城已是黄昏,宽阔的峡谷泛着金光,泾河与汭河的交汇处是高耸的“回山”,这道土梁将山谷一分为二,挡住了西斜的光线。山顶上西王母宫的殿台楼宇气势不凡,它像这座城市脸面,面向东方,目送着来往于丝绸之路上的旅人。

大云寺眺望西王母宫

平凉第二大旅游资源集中在泾川,这里不仅石窟名寺多,而且回山西王母宫更是重量级的存在,它为这座城市贴上了古老的标签。西王母在泾川的地位超过了玉帝,当地人将她尊为祖先,以至于每年要举办四次隆重的庙会来表达对先人的崇敬和思念。祭祀活动延续了千年之久,其过程主要有道场、朝觐、祭坛、采圣水四个环节,早在2008年,西王母庙会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大多数人对“王母”的印象停留在《西游记》大闹天宫前后的那几集。在道教的神格体系中,王母娘娘是掌管不死药、罚恶、预警灾害的长生女神,民间传说里时不时出来棒打鸳鸯。然而“西王母”则有所不同,很多学者认为她是西羌祖先神话中的始祖女神。

晋代学者郭璞注《穆天子传》里描写了这一段故事。西周时期,周穆王西击犬戎来到泾河上游一带,在回山瑶池与西王母之邦的女酋长坐在一起开展和谈。席间,双方都被对方的睿智和气概深深打动,顿生爱慕之情。之后,两人惺惺相惜,西王母向周穆王馈赠了一块洁白的玉璧,表示愿修永世之好,周穆王向西王母回赠中原的丝绸。

瑶池与会期间,西王母盛宴款待穆王,他们一起品尝美酒、蟠桃,欣赏音乐。正当两人的亲密关系进一步发展的时候,周穆王忽然得到淮河流域徐偃王举兵伐周的消息。

天下即将大乱,周穆王坐不住了,不得不与西王母告别,但两人都觉得意犹未尽。西王母唱着《白云谣》送别穆王:“白云在天,丘陵自出。道里悠远,山川间之。将子无死,尚复能来。”周穆王听了热泪盈眶,回赠一曲《黄竹歌》:“予归东土,和治诸夏。万民平均,吾顾见汝。比及三年,将复而野。”

可惜的是,周穆王回去之后,因国务繁忙,不到两年就过劳死去,三年之约化作泡影。西王母的殷切期盼落空,从此郁郁寡欢……

我们一家人在天亮之前登上回山。太阳从古长安的方向升起,逐渐点亮朝着东方的三天门。一层薄薄的云雾缠绕在回山山腰,虚无缥缈,随着日头逐渐升高,慢慢散去,露出一大片青翠。泾河与汭河的交汇处反射着太阳光芒,让山顶上的王母殿更为鲜亮。

穿过玉皇阁、王母殿、三清殿,再往后走便看到了仙桃园。此时正是桃子的成熟期,一个个又大又鲜亮的寿桃,被芊芊玉手从树枝摘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入竹篮,即将登场众仙云集的蟠桃大会。

《太平广记》卷三引《汉武内传》中记载着一则传说:某年七月七日,西王母降临,赐仙桃四颗与汉武帝。武帝吃完后把桃核收了起来,欲将其在人间种植。然而王母却说“仙桃三千年才结一次果实,中原土地太贫瘠,根本种不出来,汉武帝只好作罢”。虽然西王母后院的桃子来历不凡,可是此时在采摘仙桃现场,价格却令人偷笑的实在。

想必汉武帝也曾经看过《穆天子传》,于是才有了吃仙桃的故事,虽属臆想,但历史上武帝曾多次为求长生不老登临泾川回山偈拜西王母灵迹。为得到西王母庇佑,君王命人在山上修建了祭祀西王母的庙宇。可如今,汉代庙宇早已无迹可寻,只能在郁郁葱葱的桃园深处望望汉代烽燧与汉墓。

周穆王与西王母的凄美故事流传到了唐代,一度受到文化群的追捧,大诗人李商隐曾客居泾州留诗一首:“瑶池阿母绮窗开,黄竹歌声动地哀。八骏日行三万里,穆王何事不重来”。

周穆王的时代,西王母是人,到了汉武帝成了神。宋朝,西王母“人与神”二者兼备的身份再一次让宋太祖赵匡胤重视。公元968年,泾州刺史张铎主持重修王母宫,宋太祖命当世翰林学士“陶谷”撰写重修回山王母宫碑文。

重修后的西王母宫气宇不凡,之后遂将重修日三月二十日定为祭祀西王母的正会。届时上山朝拜的不仅是周边陕甘宁地区的百姓,还有马来西亚、台湾、新加坡的认祖朝拜团,现场当然少不了眼花缭乱的美食,以及唱秦腔、杂耍、放河灯、天灯……“祭祖”在泾川是一道实实在在的文化大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