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投毒案嫌疑人被释放 这不是冤案昭雪而是疑罪从无

原标题:山东投毒案嫌疑人被释放 这不是冤案昭雪而是疑罪从无

【山东】“山东投毒案”被告人任艳红被释放 与家人抱头痛哭

文 | 令狐卿

山东临沂投毒案嫌疑人任艳红被不予起诉,并于8月1日获释。她是2011年一起导致四人死亡投毒案的嫌疑人,已经在临沂看守所关押了8年。临沂中院曾两次判其死缓,最终都被山东高院驳回。本次释放并非无罪释放,而是找不到证据之下根据无罪推定原则作出的决定,毒杀案本身的侦查仍需重头再来。

目前,一些媒体在报道中使用了“无罪释放”的定性,其实是错误的,检察官到看守所当面宣布的裁定书里,没有“无罪”的说法,只是不起诉任艳红。“不起诉”是专门的法律术语,通俗地讲,就是现有证据无法证明任艳红有罪,她处于嫌疑人与真凶之间,所以不起诉,释放是基于法律的原则,而不是因为她的“无罪”。

在这个前提之下,任艳红在看守所的8年时间,很难用“冤案”一词来简单概括,只能说是复杂现实的一个侧面——尽管这么说,会有人感到强烈不适,但这也不是偏袒公安或者法院,而是一种事实判断。任艳红的经历,很像呼格吉勒图案,他最后的平反也出于无罪推定,即使所谓“真凶”赵志红认了那一单,也未被采信。

很多同情者在任艳红释放后,对她遭遇8年牢狱生活打抱不平,这是从冤案到雪冤的认识思路,包含同情者的情感,自然也是情有可原,完全可以理解。但从法律层面来说,她的释放是控辩双方证据博弈的的结果,最终倒向了无罪推定这一边。因此,这既不是法律的胜利,也不是庶民的胜利,只是体现了司法的曲折。

任艳红牵涉的投毒案发生在2010年8月至2011年7月期间,费县东岭村李忠山一家疑遭先后投毒,四口人先后死亡。命案发生后,任艳红即被锁定为犯罪嫌疑人。在整个侦查阶段,公安无法锁定有效证据,现场证据湮灭得厉害,最终靠口供起诉,而任艳红迅疾翻供,这些都促成高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来改判。

随着任艳红的释放,已经出现了两种针锋相对的公众意见。一种是沿袭冤案昭雪的解释路数,比如有的媒体,直接带出“山东投毒案嫌疑人被无罪释放”的热搜话题。另外一种则更多地依照法律条文,希望普及无罪推定原则,以法律眼光评判任艳红及其释放事宜。对于一个理性的社会而言,后者无疑是重要的,无罪推定的原则理应发扬光大。

现如今这个结果,尽管是控辩双方证据博弈的结果,但公检法理应吸取更多的经验和教训。对公安而言,单方面倚重口供证据,加之被任艳红举报存在刑讯逼供,实际上在后续的司法审理程序中陷入了极大被动。无罪推定原则对证据类型的取舍,什么证据轻、什么证据有效,都是意义重大的重申与强调。

(任艳红在丈夫搀扶下离开看守所 图片来源:任艳红的辩护人李仲伟律师微博)

一个好的预期是,在任艳红案上,公安能够看到片面重视口供导致失衡,整个侦查基础都会被推翻。那么,在以后的办案中,第一时间提取实物证据,形成严密的证据链条,将物理证据与口头证据对应,都是办案的要义。投毒案固然有证据不易固定的风险,但如果不遵守办案的程序正义,到头来都是无用功。

随着任艳红释放,李忠山一家遭投毒灭门案进入了新的阶段,公安需要重新开始审视此案可能的破案方向。8年来,公安紧盯着任艳红不放,是不是遗漏了什么?或者说,8年过去,破案难度更高了,此案很可能成为悬案,但在无罪推定之下,这种回到起点的侦破工作只能重头再来,这是司法正义必须容忍的低效率。

整体上看,无罪推定原则不只是有利于为长年“冤案”解套,更有利于维护公民的合法权益,实质上也是实现司法公平正义的最优选择之一。只要坐实证据链,零口供也可以起诉判刑;无法做到这一点,单纯依靠薄弱的口供,起诉了也会被无罪推定。如果无罪推定能成为司法体系的信仰,好处将是广泛且深远的。

就此而言,公共媒体在报道任艳红释放时,传播“冤案昭雪”的感性情绪之外,理应普及“疑罪从无”这一司法逻辑,拒绝在悲情之下带偏节奏。当所有人都能匡扶无罪推定的原则,就可以在庞大的司法体系内外形成贯彻正确逻辑的环境,哪怕是错放一个人,也远比冤枉一个人要好,这也是释放任艳红的价值所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