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被弃医院5年找妈妈,生母却拒绝带他回家

原标题:男孩被弃医院5年找妈妈,生母却拒绝带他回家

今年921日,小俊明在昆明妇幼保健院过了自己的5岁生日,这5年,这个看起来很健康的宝宝都是在这的病房度过的。养他长大的,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医护人员。而他,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弃婴”。

这一天,医院的100位医护人员给孩子办了一个盛大的生日宴会,小俊明的生母也来了。

5年前的这一天,他的母亲急诊入院,直接被送进产房。“小俊明块头比较大,足有5公斤,出现肩难产。出生后,心率、呼吸什么都没有,我们赶紧就把孩子送到新生儿科抢救,用药之后,心率、呼吸都有了,整个抢救过程不过5分钟。”

一番精心治疗、护理之后,小俊明得以康复。但是,他从此被丢弃在医院里——他的母亲认为他是脑瘫儿,拒绝支付孩子的治疗费和护理费,也拒绝将孩子接回家抚养。

生母布玉宏认为,接生时的医疗事故导致小俊明脑瘫和骨折,她的家庭无力也不应该支付费用,不久后将医院告上法庭。而医院也另案起诉孩生父母没有尽到养育之责,要求他们领回孩子,并支付这几年的护理费1万元。

医疗事故的案子至今也没有审完,而医院起诉其生父母的案子,法庭认定起诉人应是小俊明本人而不是医院,而被驳回,但5岁的孩子又没有民事行为能力。这5年,小俊明就这样在医院里长大。

照料他的医护人员被他称作“妈妈”,他有100多位妈妈,是不幸中的幸运。孩子出生后,他的接生医生“汤妈妈”到处去找奶粉喂饱他,其他产妇也会给他买上几罐奶粉,几件小衣服,小俊明就是这样靠着接济长大。

这个满脸都是笑容的可爱男孩已成为了这些妈妈生活中的一份牵挂,“他细心体贴,记得每一个‘妈妈’喝水的杯子,对我们充满依赖。”

在小俊明过生日前,他的护工廖妈妈带他去商城买鞋,路过儿童乐园,小俊明非要去玩,他哭得很伤心,他比别的孩子少了很多应有的快乐。

但是他却被廖妈妈给拉了回来——她着急为他买一双新鞋,脚上那双才买不久的皮鞋已经小了,小俊明只能把它当拖鞋一样踩着穿。

廖妈妈一边给他换鞋一边安抚他,最后让他停止哭泣的,是一瓶旺仔牛奶。他擦干眼泪:“廖妈妈,对不起,我不哭了。”

旧鞋被廖妈妈拿纸盒装起来了,“这些鞋都是产科妈妈们给买的,他家里人没给他买过一双鞋。等他哪天回家了,这些鞋就送给他家里人,留个纪念。”

廖妈妈记得小俊明2岁时,生母有一天来看他,带了一双新鞋。不料,她把鞋子穿到孩子的脚上,拍拍照录录像之后,把鞋子脱下来,又带走了。

生母固执地认定小俊明是个脑瘫儿,当医院拿出由鼎丰司法鉴定中心提供的智力鉴定报告时,却被生母一把抢过来撕碎,扔在地上。每次,生母来看他之后,孩子就会抱怨:“宋妈妈,布玉宏(他生母的名字)又来折磨我了。”

小俊明的法定监护人是他的母亲,“出生证、户口都在她那里”。至今,小俊明没有打过疫苗,因为这需要监护人签字;5岁早过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不能和小朋友一起成长,是孩子最大的遗憾。小俊明现在身高已经超过1.2米,廖妈妈一家带他乘火车去出去玩,售票员问“是否带了户口本”——看来,他以后的出行将是一件麻烦事。

医院产科的妈妈们怕小俊明不认亲生母亲,所以她们叮嘱“叫我们妈妈的时候都要带姓”,就是为了让孩子知道,妈妈们和亲生母亲还是有区别的。

无法上幼儿园的小俊明只能每天在产科玩。他经常跟着汤妈妈去查房,“查房啦,查房啦!”在接诊室里,他看着医生们拿着仪器给产妇们做胎监,他也记下来。等医生走了,他就拿着胎监仪器跑到屋外,放在产妇肚子上做胎监。

孩子何尝不渴望母爱?汤妈妈在他还不到1岁时带着他回过家,当晚就把他带在身边睡,第二天回医院后,孩子就再也不一个人睡觉了,一定要护工廖妈妈跟他一起睡。

汤妈妈周末会带小俊明一起去医院的保健中心做亲子活动。有一次,小俊明的头靠着她的肩膀,汤妈妈低头看他时,长刘海滑了下来,罩住了眼睛。小俊明伸手把那缕头发别到了汤妈妈耳朵后面。“真的太像自己亲生的孩子了。”她至今忘不了这件事。

宋妈妈也会带这个“小儿子”出去,朋友会误以为这是她家老二,小俊明凑在宋妈妈耳边悄悄地说:“我差点就是你儿子了。”

渴望有个家

小俊明2岁时,廖妈妈带着小俊明坐电梯,上来一位年轻的父亲。小俊明喊了一声:“爸爸!”那年轻父亲见电梯里只有他们3个人,忙说:“啊呀呀,你是在喊我么?”小俊明不说话,就望着他笑。

那年轻父亲不住地称赞:“这小孩太乖了,怎么看见我就喊我爸爸?”廖妈妈告诉他,这是医院里养的孩子,小俊明。对方一听,连说:“见过,见过,报纸上报过,他妈妈不是说他是脑瘫么?我看蛮好的。”说完,他从皮夹里拿出200元钱递给廖妈妈:“阿姨,我小孩生病,我也刚交完钱,身上没多少了,你拿着,给他买点吃的。”

但是,他的生父母给小俊明留下的回忆却是这样的。

有一天早上7点,小俊明和廖妈妈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孩子的父亲来了。爷爷奶奶生病了,让小俊明的父亲来看看孩子。医院附近的小超市也开门了,小俊明想喝牛奶,他爸爸就带他去买了一箱。

牛奶刚买好,小俊明的生母就骑着电动车追了过来——原来,他的父亲是瞒着她来看孩子的。小俊明的生母一把夺过孩子父亲手里的牛奶,当时小俊明和廖妈妈就站在超市对面,看到此景,孩子大哭起来。孩子父亲劝她:“就买给他吧!”“买什么买,家里姐姐吃的还剩着呢!我已经背着来了。”她硬是将那一箱牛奶退了。

这件事,小俊明一直记得,他总是说:“她(生母)的牛奶只给姐姐吃,不是给我吃的。”

2013年的某天,当时3岁不到的小俊明很得意地把自己的生父拉到汤妈妈面前,说:“汤妈妈,我爸爸来接我回家了。”说完就拉着爸爸往电梯走,汤妈妈连忙跟过去。

电梯口,小俊明不停催促他爸爸进电梯。小俊明的生父却迟迟未动。孩子大哭起来,对爸爸说:“爸爸你蹲下来!”待爸爸一蹲下,他就爬到背上,像一只小树懒一样紧紧地抱着爸爸的脖子。但最后,电梯一来,小俊明的生父就趁孩子不注意,冲进电梯“溜”了。

“我们平时也提醒他们(生父生母)多来看看小俊明,联系一下感情,毕竟父母的关爱是其他人给不了的。”但是,父母来得最频繁的时候,就是打官司的前后,“来录录像拍拍照,吸引公众的关注。她还经常拿‘憨包’‘脑瘫’等字眼当众骂孩子,有时候孩子一生气,会去打她的脸,她也经常一反手就甩回来。”廖妈妈记得,有一次小俊明的右脸被甩得又青又肿,好几天才消退。

反倒是孩子的爷爷奶奶常常挂念孙子,因为住的远不能经常来看他,但每年也都会花1-2个月时间到城里来看看孩子。“毕竟是自己的孙子。”奶奶说,因为妈妈一直不肯接孩子回家没少和媳妇吵架。“就这么一个孙子,说不挂念都是假的,每天想到他都想掉眼泪。

生母布玉宏

生日会上,小俊明的生母布玉宏默默坐在人群之外。“医院应该将孩子治好后,再让我们接回家。”布玉宏说她很感谢保健院和两位护工对孩子的照顾,但他们夫妇无法接受孩子已经康复的说法。如果有独立的第三方能证明孩子是健康的,他们也愿意接回孩子。

这两年,小俊明常为上学的事而生气。路过幼儿园时,小俊明问,“廖妈妈,那是幼儿园,我们进去问问,看他们要不要我?我没有户口……”有一次,医院门口停着一辆幼儿园的校车,小朋友都排着队上车,小俊明就跟上去,排在队伍当中,还跟廖妈妈挥手道再见。

这个天真的孩子,他喜欢指着画上的水草和小鱼说:“你知道么?这些鱼都是有生命的。”有一次小俊明去公园玩,看到有小朋友在摘花,他走过去认真地说:“你不可以扯它们,它们都是有生命的。”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而你的呢,孩子?

对话生母布玉宏

这是2013年的一次庭审后,《云南信息报》(简称云信)对小俊明生母的一段采访。当时小俊明3岁。

云信:上一次和孩子见面是什么时候了?

布玉宏:那天是5月几日,已经记不清时间了。没多久,反正有空我就去。

云信:一个月会去看几次孩子?

布玉宏:一有空就去,不会有固定频率。

云信:医院说,过年之后你只去看过两次孩子。

布玉宏:废话,他(医院)完全说的是废话。我没时间去看孩子,不代表我不关心孩子。

云信:孩子最喜欢吃什么,玩什么?

布玉宏:我每次去看他时,他的饭都是用汤泡着,我也不知道他平时这些(食物营养)搭配。反正孩子吃什么,他们是专门的护理,肯定知道这些营养搭配,所以我不知道孩子吃什么。

云信:现在和孩子最亲的是谁?

布玉宏:跟他最亲的(停顿、迟疑),从血脉关系来说,跟我们是没有分隔的。但是呢,中间这些曲折的过程,弄得我们母子分开。目前孩子在医院里跟谁亲,要问医院。

云信:把孩子放在医院不带回家,是否构成了遗弃罪?

布玉宏:(脸色略有不好)把孩子放在医院里,不能说是遗弃。今天报纸对我伤害比较大,因为报纸上律师说我对孩子是遗弃。我在孩子的事情发生后,还去到昆明电台之声,里面北京的律师都说我的行为不是遗弃,不成立。

云信:这种行为合理么?

布玉宏:是医院剥夺了我对孩子的抚养(权),孩子的身体健康都受到影响了,是他们把我的权利给剥夺了。孩子现在究竟怎么了,至少医院要告诉我一下,孩子究竟得了什么病,究竟是怎么回事。

云信:聚少离多,觉得自己尽了为人父母的责任么?

布玉宏:如果我不是为孩子着想,我就不会费这么多精力和周折来为孩子讨说法。我要对得起孩子,为孩子的以后考虑。

云信:把孩子放在医院,最根本的目的是什么?

布玉宏:给孩子治疗,赶快治疗,治疗好了。

云信:你觉得怎么判断孩子是治疗好了?

布玉宏: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医院说了算。现在双方不可能有信任,现在就请求第三方来说了算。

云信:你担心把孩子接回来,医院就不负责了。

布玉宏:(打断记者,着急)我不是担心,孩子已经是生病的,生病的孩子不在医院要在什么地方。

云信:也就是说,在孩子健康状况鉴定结果出来之前,你认为孩子是生病的?

布玉宏:(越加着急)他现在3岁了,连大小便都不会,连走路都不会。他不是生病了那是怎么了?

云信:我们上门采访时,医院向我们出示了他们对孩子的鉴定,表示孩子是健康的。

布玉宏:他已经伤害了我,我还能再信他么?

云信:如果有第三方机构现在判定孩子是健康的,你会接回孩子么?

布玉宏:这个假设不成立。你也不要假设,这个是不成立的,我也无法回答你。

云信:假如孩子一直住在医院,懂事后,不认亲生父亲和母亲……

布玉宏:孩子是我的骨肉,身体流的是我的血,亲情,养是无法改变的,孩子是会要我的。

报道、图片来源自《都市时报》、《云南信息报》。

妈宝帮帮帮说作为一位妈妈,我理解医患之间存在的紧张关系,我无意于替任何一方辩白或者抹黑任何一方,只希望各方媒体和法庭能呈现真相。

至于这个事件中的道德因素,大家自有评判。

在我自己生产时,因为孩子过大,过程也相当艰辛,胎心监护一度不好,而我自己已没有任何力气了。在危险边缘,几位助产士都赶过来帮助我安全生下了宝宝,我心中是十分感激的。当时医生怀疑孩子锁骨骨折,幸好后来没事,即便有事,我也不会去追究医院的责任,因为有些生产中的危险难以避免,在那样的危急时刻,保命更重要。

因为家里困难、担心接走之后医院不管,生母的担忧是合理的。但是将孩子放在医院5年,不相信医院的健康鉴定,凭借孩子3岁不会走路、不会大小便而怀疑孩子仍然脑瘫(教孩子排便和走路难道不是父母的事吗?),并且当众羞辱孩子,她的内心得是多么绝决?

在美国,这样的父母会被剥夺监护权,孩子也会由政府部门安置给有能力抚养的家庭。而在我们的法律体制下,小俊明也许终究会回到那个家。

至于在布玉宏从产前检查到生下孩子的一系列过程中,医院是否真的存在医疗过失?小俊明到底是不是脑瘫?也希望法庭尽快做出裁决。

“妈宝帮帮帮”欢迎转发分享,谢绝任何组织未经许可的转载、盗用。

………………………………………………

更多好文章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妈宝帮帮帮”:mabaobangbangbang(长按复制)。

这里有育儿方法、绘本介绍、早教机构探访、医生和教育专家访谈、海淘攻略、热门母婴用品试用推荐等,欢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