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价难挡业绩下滑,榨菜界“茅台”股价遇挫

原标题:提价难挡业绩下滑,榨菜界“茅台”股价遇挫

继东阿阿胶之后,同样被资本市场视为“白马股”的涪陵榨菜“爆雷”。

近日,涪陵榨菜公布了2019年半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均实现了小幅增长。但结合此前已经公布的一季报来看,今年第二季度,涪陵榨菜实现净利润1.6亿元,较2018年同期下降15.79%。

2018年前,涪陵榨菜曾连续多年实现业绩高增长,但如今,这家公司开始遭遇“阵痛”。有观点指出,业绩下滑的背后,是涪陵榨菜的涨价策略不再奏效。

业绩公布次日,涪陵榨菜股价开盘跌停,市值一日蒸发22亿元,随后两天又接连下跌,截至8月2日收盘,三日累计下跌17.5%。

涪陵榨菜证券事务部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二级市场的股价变化并不会过多关注,公司会将更多精力聚焦在业务经营层面。未来,公司会继续推进外延扩张策略,拓展品类,在泡菜以及酱类领域寻找合适的并购标的。

1

业绩增长放缓

公开资料显示,涪陵榨菜是一家以榨菜为根本,立足于佐餐开味菜领域的农业产业化企业集团。公司年生产榨菜、泡菜能力达20万吨,于2010年11月23日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因凭借榨菜撑起百亿市值帝国,再加上净利润率较高,赚钱能力较强,涪陵榨菜一度被投资界戏称为榨菜界的“茅台”。

过去两年,涪陵榨菜股价已上涨逾一倍。今年7月初,其市值一度逼近250亿元。

在此背景下,最新发布的半年报带给公司股价一次不小的“冲击”,甚至有投资者直呼“踩雷了”。

这并非一份业绩下滑的半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营业收入10.86亿元,同比增长2.11%;归母净利润3.15亿元,同比增长3.14%。

分产品来看,旗下榨菜实现营收9.24亿元,占据总营收的85.11%,较上年同期增长3.3%;其它佐餐开味菜(含海带丝和萝卜产品)实现营收8341.5万元,占比7.68%,较上年同期下滑2.97%;榨菜酱油类实现营收125.3万元,占比0.12%,较上年同期增长3.8%;泡菜类实现营收7564.12万元,占比6.97%,较上年同期下滑5.87%。

在涪陵榨菜看来,这份报告显示了公司产品综合竞争力得到较大提高以及主营业务稳健度和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但对于这一说法,市场并不买单。7月31日到8月2日,其股价合计下滑约17.5%。

“2018年同期,它的营收增长超过了30%,净利润增长近78%。这次股价大跌,和涪陵榨菜业绩增速下滑相关,且此次单看二季度,公司的净利润已经出现下滑。”有机构人士这样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涪陵榨菜业绩增长疲软的态势此前已有显现。今年一季度,公司总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上涨了3.81%、35.15%,而去年同期则分别增长47.72%、80.33%。

对于上半年业绩增速的下滑,涪陵榨菜方面向记者指出,一方面宏观消费存在压力,收入端增长放缓;另一方面,二季度公司增加了费用投放以促进管理转型以及渠道建设,且渠道建设也是一个长期策略。

中金食品饮料吕若晨发布点评报告指出,涪陵榨菜业绩下滑是受公司推进渠道下沉、增加地面推广和经销商激励所致,在销售额增速较低时,刚性费用投放导致销售费用率偏高。

根据半年报,涪陵榨菜2019年上半年销售费用2.3亿元,相比上年同期的2.10亿元同比增长了9.45%。

在2018年年报中,涪陵榨菜曾披露了2019年财务预算目标:营收增长26%至24.1亿元。如今来看,这一营收增长目标的实现存在不少压力。

对此,公司方面表示,前述目标是基于年初的情况制定,能否实现要基于实际情况。此外,涪陵榨菜证券事务部人士还向记者表示,目前2019年仅过去一半,2019年的具体经营情况如何其还难以预测。

2

涨价和多元化

和很多食品企业一样,涪陵榨菜也有一段不平凡的成长史。

据《重庆商报》此前报道,1999年底,涪陵榨菜的负债高达1.75亿元,潜亏挂账4400万元,实际上已资不抵债。涪陵榨菜集团总经理赵平曾表示,当时公司有20多家工厂,但全是落后的手工式作坊,生产技术严重滞后。工厂要养活4000多名工人,而年产量却不到2万吨,一年的销售额不足1亿元。

2000年,涪陵榨菜迎来了新掌门人周斌全。涪陵榨菜官网的一篇文章显示,从2000年开始,周斌全带领着集团班子考察了美国食品、日本酱腌菜、韩国泡菜的工业化流程,大受启发。一回来,涪陵榨菜便进行国际招标,通过新建现代化生产线,新创榨菜品种,涪陵榨菜改革第一年即扭亏为盈。

在业绩增长的背后,记者注意到,过去几年,涪陵榨菜已经进行了多次提价。最近一次是在2018年11月,彼时其称,为统一全国流通产品价格体系,防止窜货保护渠道各成员利益,经集团公司研究决定,销售公司上调旗下7种单品的产品到岸价格,提价幅度约10%。

有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或是因为数次提价,涪陵榨菜的销售已经略受影响。数据显示,2018年,公司食品加工部分销量为14.44万吨,同比2017年的13.05万吨,增幅为10.65%。而2017年,公司销量同比增幅高达17.26%。

不过,该人士也指出,涨价也驱动了公司业绩的增长。2018年,涪陵榨菜食品加工部分的收入增长为26.07%。这意味着,涪陵榨菜2018年食品加工部分收入的增长,主要得益于产品涨价。

目前,榨菜是涪陵榨菜收入主要来源。基于此,有观点指出,如果公司榨菜产品的提价遭遇“天花板”,涪陵榨菜的业绩增长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不过,涪陵榨菜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其在提价方面是格外谨慎的。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涪陵榨菜这几年的涨价顺应了消费升级,涨价本身并不存在太大问题。他认为,涪陵榨菜最大的问题主要是品类和品牌多元化,如果做不好,会对中长期发展带来一些阻碍。

朱丹蓬表示,未来,涪陵榨菜需走多元化发展道路,以改变公司当前品类、产品组合、销售渠道、消费场景,消费层次及人群均单一的局面。

2015年,涪陵榨菜以1.29亿元收购了惠通泡菜,正式进入泡菜市场。2016年至2018年,涪陵榨菜也曾宣布多项并购,但多因价格以及同业竞争等问题以失败告终。

涪陵榨菜方面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并购需要进行多方考量,但这是公司的长期策略,其会持续在行业里寻找合适的并购标的。

(实习生李璨钊对本文亦有贡献)

记者 王敏杰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国际金融报,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yuanben.io查询【2G521WV0】获取授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