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让你消魂的体验竟然是掏耳朵,分分秒秒让你消魂到不能自我

原标题:成都让你消魂的体验竟然是掏耳朵,分分秒秒让你消魂到不能自我

我刚刚从城里出来,凉风,把骨头吹醒,那些金色的晨光,镀亮峰巅的胸肌,这是诗人扎西尼玛的诗歌,我在成都的街角,选择了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舒缓的朗诵着诗人的诗歌,远方不再是那么遥远,于我,一个走在路上不停止的旅人,爱人的方向,似乎更加重要。

我甚至对爱情的态度一度荒芜,乃至恐慌,曾经年少的自己,找不到爱情该有的样子,这也是每个年轻人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爱情迷失症状。后来,我才知道,最爱你的人,就是那个生活中极度平凡而不张扬的那个人。

守住初心,不是简单的一句话和必须做的一件事,而是让心灵真正找到一种回归和自然之间的真情流露,旅行,同时赋予了我这个意义,我在成都的大街小巷,背着行囊,像一个沙漠走来的缺少水源的干枯的游客,心灵和肉体一度枯竭。

面对那些泰然自若的老人,他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毫无保留的谈天论地,白发不是岁月的痕迹,而是一种人生对于岁月的敬仰,他们获得潇洒,获得自如,让我瞬间感到生活的幸福,不是欲望沟壑填满,而是越简单越快乐,该来的都要坦然面对,而不恐慌。

我特意在成都,体验自己心与心之间的沟通,我需要什么?我不需要什么?这是一个主张情怀的年代,却失去了自己该有的模样。我想每个人都会有一段困惑,在20岁的青春,在40岁的不惑之年,在50岁的衰老之际,你跟拥有什么样的姿态。

这是我第一次在旅行之前,选择的目的和愿望同步的旅行,过去的旅行,总是走马观花,既找不到自己需求的,又感觉旅行的目的地似乎在哪里见过,过于雷同,过于苟且,也过去表面。

今天,我坐在成都人民茶馆一角,看着过往的行人似乎与我有关也无关,精心品味关于成都这座城市,成都人喝茶讲究舒适、有味。四川产竹,椅子都是代表四川茶馆特色的竹靠椅,让茶客想躺就躺想坐就坐,讲个舒服。茶馆内卖报的、擦鞋的、修脚的、按摩的、掏耳朵的、卖瓜子豆腐脑的,穿梭往来,服务性的项目花样之多,也算成都茶馆一景。

正宗的川茶馆应是紫铜长嘴大茶壶、锡茶托、景瓷盖碗,成都人喜欢喝茉莉花茶。伙计托一大堆茶碗来到桌前,抬手间,茶托已滑到每个茶客面前,盖碗咔咔端坐到茶托上,随后一手提壶,一手翻盖,一条白线点入茶碗,迅即盖好盖,速度惊人却纹丝不乱,表现出一种优美韵律和高超技艺。如今全国的群众都知道成都是一个闲散的城市,生活节奏慢半拍,打麻将、泡茶馆蔚然成风。

其实,一座城市的悠然态度,它是有特定的文化起源,成都的生活并非是我们眼中所看到的样子,老成都人有自己的房屋租赁,自然就会将大把的时光用在了收租和生活层面。

一朵花探出宽窄巷子的墙头,是不是寂寞胜过了繁华的外表,一探究竟的我在成都摘取了一朵花家在了扎西尼玛的诗集扉页上,并写上了一段话,关于成都,不是我的旅行终点,爱需要启程,面对陌生的人说声晚安,明天我要回到北方,回归我的家园。

那些在大陆找到爱情的老外,他们也在克服着各种障碍和不便,生活习惯的不便,语言交流的不便,衣食住行的改变,但是,当心灵归属了一块新的大陆,他们开始也懂得了取舍和方向的转变,这也许也是我们在爱情中,用理性包装感性的最佳选择。

还好,生活的细节最容易打动我,一个茶馆一角的舒耳郎,在给游客认真的掏着耳朵,据说,这是人间最舒服消魂的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的互动。万无一失意味着止步不前,那才是最大的冒险。为了避险,才去冒险,避平庸无奇之险,值得。

喝茶,聊天,发呆,上网,这些都不是终极的生活,我们的生活该有的样子,假期就去远方写诗,工作中就要有工作的认真这才是品质生活中,该有的样子。

“头上青天少,眼前茶馆多”一个城市有一个城市的生活和地理特质,缺少阳光的成都,将喝茶做成了一张生活惯有的习惯。在茶馆里滋生出很多的营生,包括舒耳郎这样的职业,也成了茶馆里最应景的场景。

如果你来成都,最好带着最爱,一起感受一下巴蜀之地的风情,杯泡也不贵,普通的你也能消费的起,要的就是旅行中的形式夙愿。

被你轻易走过的日子,也许有阳光和鲜花陪伴,更有雨天连连,坚持最初的信仰,以及那个最爱爱的发狂的誓言,走着走着就是一辈子了,回头,才是最美的诗篇。我在成都的街头,哼唱着那首烂大街的《成都》,此刻,我用杨澜的句子馈赠与你:有时命运的戏谑就在于,你一直犹豫不决,等到终于下定决心,已经到了谢幕的时间。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