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芳初战失利,373团饮恨败退回国

原标题:谷芳初战失利,373团饮恨败退回国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7)

作者:曾汝就

对越自卫还击战在1979年2月17日6时40分打响了,15分钟的炮火准备后,步兵开始进攻,42军125师373团二营在广西龙州县水口东北方向的“弄温”投入战斗,我国的“叫善”村和越南的“弄温”村隔河相望,373团二营作为主攻部队,计划从“弄温”穿插,经谷芳—波安—克达到达复和县城东北,断敌退路。

在一、二梯队的攻击下,敌人节节败退。我军一举占领了五、六个山头。11时许,我炮兵26团前进观察所奉命随第三梯队跑步前进,跨过了巴望河简易桥,这个临时做起的浮桥,就是一块约两、三米长的木板,木板下面是小艇,两头分别绑上绳索,再在两岸绑好,人过浮桥时木板在晃动,不小心就会掉到河里去。我们过河后,避开了雷区,绕着崎岖的山涧小路前进。进入越南土地的时间是11时10分。到达了越南的第一个村庄——弄温。

一路上,可看到越南人散发了许多传单,企图通过反宣传动摇我军心,削弱我军战斗力。我们踏着遍地传单的小路追赶部队,终于气喘喘地在位于三面大山怀抱中的一条小道赶上了先头部队。部队边打边前进,进攻速度很快,373团指挥部率部队进入弄温山口,当打下四个山头的火力点之后,进入谷芳东侧开阔地时,准备拿下最后两个山头,遭到敌人猛烈的阻击。

原来,谷芳四面环山,地形险要,越军依托三面火力交叉拼命阻止我军进攻,第一次进攻被敌人的迫击炮、轻重机枪、高射机枪平射及手榴弹打了回来;由于我军基层指挥员缺乏战斗经验,光是火力对火力地把敌人火力点压住,并没有及时占领已经攻下的山头和的工事,使敌人后续部队上来后,分兵多路控制四面大山所有工事,把我们压在四面大山中间的甘蔗地里。

这时,373团指挥所部署40火箭筒和班用轻机枪压制敌人,冒死迅速抢救伤员和烈士遗体。情况紧急,步兵营2营长立即命令部队隐藏,以保存实力。我前观指挥员胡荣富副政委马上向步兵指挥员建议炮火支援,但没有得到同意。

第二次进攻时,山上的越军阻击比第一次更激烈,不光用轻重机枪扫射,而且用60迫击炮向我军开炮,造成我373团死伤严重,我军被迫停止进攻。这时,我前进观察所曾两次建议呼唤26团炮火支援,但由于谷芳有的目标是水口炮群打击的死角,炮火打在我373团侧面山上,将会有很多石头从山上飞下来,造成步兵373团不必要的伤亡。因此,步兵指挥部并没有同意我前观的建议。

373团指挥所鼓起勇气,命令部队第三次进攻,部队进攻到半山腰时,又被打了回来。战斗非常惨烈,记得一名步兵战士负伤后,由战地担架队抬着往后方运送时,走到我的面前,我听到他在生命走到最后关头,还坚强地、又非常吃力地向担架队员报出了自己的所属部队、籍贯和姓名,然后一歪头就英勇牺牲了,看到前一秒钟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下一秒中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心里真不是滋味。

我军被居高临下的敌人截成几段、无法动弹,373团2营也没有了办法。我前观胡荣富副政委再次向2营长提出炮火支援的建议,但仍然没有得到步兵团指挥所的同意。

(编者注:这是编者本人2月17日当天战地笔记“373团一营通过前观,多次要求火力支援,因为需要请示125师指挥所后才能打,然而长时间批不下来,或不批。以致多次失去战机。使我步兵伤亡很大。无线报话兵通过电台多次请求,观察所每人都为步兵的处境着急担忧。人人都非常气愤125师指挥请示层次:前观请示营观(基本观察所),营向团报告,团向125师报告请示,如果批下来,则按相反顺序回来。”谷芳地形特殊,有的敌人工事在我军的火炮最低表尺之内,但是并不是所有目标都在射击死角之内,直到40年后的今天,我也没有弄明白125师一直没有批准26团炮火支援谷芳战斗的真实意图)

谷芳被困地点

鉴于这种情况,我们前进观察所召开了战地支委会,同志们统一了意见。决定:如果这样对峙下去,必定会遭到更大的损失,因此必须做好两种准备,第一,如果第一、二梯队的同志们掩护我们撤退,那我们就撤。第二,如果没有上级命令撤退,那我们就向指挥部请求炮火支援,炮击一个山头,然后上去占领山头,死守到明天,等待大部队上来。这样,我们可以一边跟敌人作战,一边派出战斗小组占领山头。

这时,担任侧翼助攻的375团2营报告,40火箭筒弹、迫击炮弹已打完,子弹消耗大半,373团指挥所认为:继续进攻失去意义,只会造成更大的伤亡,而且天色就要黑了。因此,用电台向军、师两级指挥部报告战况。军区前指同意撤回,明天再战。下午18时左右,我们接到上级命令,在一、二梯队的掩护下,开始往回撤,而此时,373团又进行了最后一次的努力,进行了第四次进攻,由于地形不利,我军又处于山谷中,而敌人居高临下,加上天黑,部队又被打了回来。

在这一天战斗中,373团七连卫生员孙永迁30分钟救治伤员43人,被中央军委授予“战场救护模范卫生员”光荣称号。

在回撤前,胡荣富副政委叮嘱我们:“首先,一定要沉着镇定,切莫惊慌失措,争先恐后。第二,这边上山问题不大,但那边下山却肯定是大问题。天黑看不见,那条乱石沟有多处落差大的断崖,更是要特别注意,下的时候一定要沿着沟的两边,先用手抓牢树枝,一步步慢慢下。千万不可跌倒,万一跌倒要千方百计挣扎站起来。因为下山时,后面的人往前涌停不住很可能就把你踩死。第三,大家要相互照顾,不要走散。万一走散了也不要慌,回到边界那边等候。”

由于天黑混乱,前观小组还是走散了,我随步兵部队撤回国内原出发地时,我前观小组就我和另一战士两人回来了,其他战友还未回来。天更黑了,夜更静了,只有不时传来清脆的枪炮声。寒风阵阵,由于白天的奔跑,衣服全湿透了,感到阵阵寒冷,肚子也饿了,但水也没有了,压缩饼干很难吃下,但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硬着头皮吃下了一块就睡了。深夜12点多钟,小组里的战友们才陆续回来。这天,我们小组除黄祥贵副股长因病休克撤出战场、加上战士唐纯雨护送其到后方外,其他都回来了。我前观16人小组还有14人了。

373团在“谷芳”战斗了一天,最后失利撤回出发地,成为79年对越作战第一天败退国内的两个团之一,据传说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知道后大发雷霆:“谁叫他们退回来的!这些xxxx的怕死鬼,杀他们的头!”因为有许司令员这句话,多年来坊间一直传说是373团未经请示,私自撤回国内,这是谣传,是按照军区前指的命令,373团及375团的2营于晚上21点从越南撤离,回到311高地山脚下待命的。我们当时在战场上都知道,是经过请示后才撤回的。不经请示,私自撤退,没有哪个部队首长敢违反战场纪律,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的。(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一声号令将士吼、万炮齐鸣震天地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