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县调查“绝笔信”事件 理应恢复李秀娟平静生活

原标题:丰县调查“绝笔信”事件 理应恢复李秀娟平静生活

徐州女教师疑发绝笔信后未归 警方:她没自杀 孩子没事

文 | 杜虎

8月4日徐州一个地方自媒体上传了一份“绝笔信”,写信的是丰县小学女教师李秀娟,她在信里讲述自己女儿在学校被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变盲,在带女儿去北京看眼过程中,被当地派出所和教育局恶劣对待,遭所长暴打,被记大过处分,同为小学教师的丈夫被撤职,所以夫妻二人想要寻死抗争。

(教师夫妇发表的“绝笔信”)

最新的消息是,李秀娟夫妇已经在徐州云龙湖畔被寻获,二人平安,被警方带走调查后,目前已安全回到徐州的一处住所。丰县人民政府当天在官微发布了情况通报,表示已经注意到李秀娟“反映其遭受有关方面不公正待遇问题”,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李秀娟反映的问题展开全面调查,将依据调查事实,依法依规公正严肃处理。

根据那封公开信总结,在其个人和家庭角度,李秀娟认为面对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她对女儿的求医过程被错误定性。她去北京医院医治女儿眼部受伤,被医院诊断为不可逆的失明,在如此悲惨情况下,未得到应有的同情之理解,反而被当做反面典型,从人民教师一下子被打成扰乱秩序的破坏分子,这是她无法接受的。

二是,在她一家被派出所和教育部重点对待后,遭受了非法的暴力侵害。她指责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破门而入”,将她光脚从家里拖拽下楼,罗烈薅她头发,扇她耳光,关押在派出所时受到非人待遇。最终以寻衅滋事罪,给与行政拘留7天处罚,教育局据此对她处以记过处分。

三是,李秀娟反映其在学校受到不公正待遇,生病请假不给批准,当地有关部门在学校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并且安排人手,对李秀娟的工作和家庭进行监控。这一块的情况,有李秀娟小学同事作证,他们手写了情况说明,按了手印声援她,认为“有关人员的做法太过分了”,支持李秀娟合理合法维权。

实事求是来说,网络上现在呈现的情况,多数是基于李秀娟的信中内容,对她、她女儿的不幸及其家庭遭遇,给予极大的同情。在丰县调查组调查后,兴许对同一件事实会有不同的解释,对于整体上理解李秀娟遭遇,确实也需要更全面的信息,但就事件的主干而言,说李秀娟遭遇不公仍是成立的。

风波源于孩子在校打闹,伤及李秀娟无辜的10岁女儿,这个伤害事件本质上还是属于民事纠纷,如果双方家长就赔偿金额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李秀娟可以走司法诉讼途径来解决。无论是派出所,还是教育局,最该做的就是促成此事在司法轨道上解决,对李秀娟的过度约束,已经超出了限度。

(丰县教育局的处分文件)

李秀娟在信里说,不会向对方家长“多要一分钱”,而丰县那边有消息说,无法达成调解是李秀娟“狮子大张口,要价太高导致对方家长无法接受”。到底是不是这个原因,暂且不论。如果伤害导致小学生眼睛伤残,必定有明确的法医鉴定,达到什么伤残等级,对应什么级别的赔偿方案,这些不难明确。

在李秀娟为女儿寻求合理合法伤害赔偿的过程中,无论是教育局还是派出所,都不该另辟蹊径,中断这起伤害赔偿在司法渠道得到解决的过程。所谓的“守土有责”,很可能都是过度反应,不仅导致调解介入的举动变形,还已经涉及到侵犯李秀娟合法权益,是知法犯法的行为。这些都不是抹黑李秀娟就能遮盖的。

李秀娟的遭遇,除了她那些具体的维权诉求,也直观反映出丰县的基层治理出了问题,尤其在对待合理合法的民众诉求上,有关部门的有关责任人变得好斗,将说服变成压服。即使施政者面临着维稳考核的压力,但随意改变李秀娟维权的性质,施加不必要的暴力胁迫,并且将其披上处罚、处分的合法外衣,都是错误的。

丰县党委、政府组成联合调查组彻查此事,将事情的处置权从派出所和教育局回收,有助于矫正此前剑走偏锋的处理方式。李秀娟女儿的伤害赔偿,如何达成合法合理方案?李秀娟夫妇在学校和家里受到的不公正对待如何取消?如何审视行政拘留、处分及停职等处分,如何恢复这对小学教师夫妻的名誉?

概言之,这起事件涉及到两个部分的问题,一是李秀娟女儿在校受伤的赔偿方案,二是李秀娟夫妻至今所受到的治安处罚与学校处分。由第一个问题涉及到司法调解和民事赔偿,要在法律框架下有交代有结果。由第二个问题牵扯出改变事件定性,将李秀娟夫妇移出黑名单,完全恢复教师身份教学资格。

总的来说,人们都期待联合调查组的工作带来积极的好消息,解开僵局,打开死结,最终圆满平息民事纠纷,让李秀娟夫妇回到平静的教学岗位,不再刺激和伤害他们。自从她女儿遭受无妄之灾,孩子一生都将受到影响。而李秀娟一家受到的更大范围的不公正对待,也该到了结束的时候了,这不是什么大案,法律和良心应能划出句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