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子长“黑水袭城”致死伤 天灾中还有人祸的影子

原标题:陕西子长“黑水袭城”致死伤 天灾中还有人祸的影子

文 | 酒颜君

近日,一则“黑水袭城”的视频引发舆论关注。

事发陕西省子长市瓦窑堡镇,视频中街道和河道黑水横流,不少轿车被水冲跑。一位路人因躲闪不及被黑水冲成泥人,坐在路边惊魂未定,大声哭诉。

(被救上岸的路人。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事发当日下午,子长市委宣传部通报了事故原因:8月1日9时50分许,子长市瓦窑堡街道一洗煤厂2处弃渣点,由于近日连续强降雨形成蓄水池,蓄水池发生滑塌之后,蓄水流入下游一个鱼塘,造成鱼塘溢流,水流又涌入了洗煤厂,后沿沟道进入当地秀延河。官方还表示,事故造成部分车辆受损,未造成人员伤亡。

然而随着媒体进一步调查发现,让这座黄土高原上的小城沦为黑色泽国的,并非只是连日的强降雨这么简单,这背后还有人祸的影子。

与以往的洪水不同,这次满街流淌的是异样“黑水”,在官方通报中,它来源于上游的洗煤厂弃渣。官方提及的洗煤厂,指的是位于瓦窑堡街道桃树洼村与后桥村之间的永兴洗煤有限责任公司。事实上,这个永兴洗煤厂常年在河道里违法倾倒大量煤泥而成了“煤泥坝”,也正是这些日积月累非法倾倒的煤渣,酿成了今日大祸。

根据村民介绍,永兴洗煤厂2014年易主后,开始扩大再生产,由洗原煤转为洗“煤渣”,废弃物猛增后,便运往上游河道倾倒。持续五年的违法行为,又处于危险的河道上游,当地环保部门真的丝毫没有察觉?

针对这一违法情况,子长市生态环境局一位拒绝透露自己的姓名和职务的领导,在视察灾情时称,自己是昨天才知道洗煤厂可能存在往河道倾倒煤渣的行为,“我们要是能查到,早就处罚它了。” 并且对该行为担保,“这不是这几年的问题。”

(山洪过后,洗煤厂上游河道淤积的大量煤泥。图片来源: 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在煤炭业为生当地,违法倾倒屡查屡犯的问题常在,但如果说永兴洗煤厂是初犯,对于它的违法情况官方一无所知,这恐怕就有甩锅的嫌疑了。媒体报道称,当地人2016年就分别向县环保局、镇政府、中央环保督察组驻陕西站举报过,永兴洗煤厂存在堆放大量煤渣、煤泥,未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当时县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他,需要发动更多村民来举报。他们寄往镇政府和环保督察组的举报信则杳无音讯,最终寒了心,也就终止举报。

如果举报情况属实,毫无疑问,当地环保部门无视群众举报,置当地村民生命安全于不顾,最终导致大祸,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场突如其来的黑色洪水,早在三年前甚至更久,就注定了这一切的不幸终将发生。罪魁祸首正是有关部门无视违法企业的倾倒行为,触及安全底线。

永兴洗煤厂之所以能长期横行无忌违法倾倒大量煤渣绝非偶然,群众频频举报被监管部门自动屏蔽,难免企业能我行我素的肆意妄为。再加上村民透露,永兴洗煤厂的新老板与当地的村干部有亲戚关系,这就不光要查企业的违法行为,更要调查违法背后是否有利益输送的腐败行为在撑腰。

如果是执法部门对环境的监管不力,根据规定,当地的执法者本身就已经违规,需要承担开除公职,或者是撤职的风险。面对违法企业,并非监管机制不健全,说到底还是人的问题。过去很多年,很多地方环保部门实际上扮演的不是一个监管者的角色,很大程度上是污染企业保护伞的角色。在子长县这场“黑水袭城”灾祸的背后,当地环保部门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存在的,恐怕还需要有关部门对监管、长期的举报依法依规做出回应。

(8月2日,一户村民的院墙被冲倒后的场景。 图片来源: 新京报记者 张胜坡)

从宣传部“无人员伤亡”的通报结果看,不光是环保部门,当地政府在面对这起灾情上,仍然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网上广泛流传的那段视频中,全身污泥、已成“黑泥人”的女子,因肺部吸入大量污染物,全身多处受伤,进了重症监护室,她的儿子在清理淤积污水时触电身亡。

这场灾难实际已经造成了严重的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损失,即便是领导们忙着指挥清淤,急于恢复日常的生活生产,对于受损严重的企业、住户、人员,也应该调查清楚,及时向外界公布,否则,难免在舆论上造成隐瞒灾情的形象。或者说,死于这场与人祸有关的天灾时,都不配有个姓名吗?

近几年,总有些天灾引起人们的反思,2016年邢台洪水、2018年寿光水灾,这些备受舆论关注的事件中,都有公众质疑,人祸的成分有多少?找出所谓的“人祸”,不是舆论在较劲,而是为了更好的总结经验教训,在面对无情的自然灾害时,做到更好的防范,不再因人为原因造成惨重损失,天灾年年有,但人祸不该年年重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