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女儿在美国买房,杭州爸爸卖掉唯一房产,住进养老院

原标题:帮女儿在美国买房,杭州爸爸卖掉唯一房产,住进养老院

2016年开始,钱江晚报做了很多和老年群体有关的报道,因为这些报道,我们接触了许多老年人。

他们各有各的故事,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两位老人。

一位是在养老院碰到的82岁的大伯。大伯年轻时是学霸,精通四国语言,做科研工作。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定居。

女儿要在美国买房,资金困难,老俩口就把在杭州的唯一一套住房卖掉,支援女儿。70多岁的时候,他俩开始四处租房,平均两年换一次房子。等到80岁时,中介不愿再把房子出租给他们。大伯就和老伴住进了养老院。

杭州一家养老院内的情景。

两位老人是乐观派,不觉得这是种无家可归的凄惶,大伯反复说:“就这么一个女儿,遇到困难了,我们不救她谁救。”

女儿在美国给他们申请了绿卡,但两人待了不到半年,就逃了回来:实在适应不了异国他乡的生活。

大伯对养老院很满意,唯一不适应的是这里的饭菜。因为不能烧饭,只能吃食堂。

大伯说,以前在家,他常常自己烧饭,买点上好的里脊肉,炒一下,很嫩,加点豆角,或者做个狮子头、红烧肉。

大伯说起自己的事云淡风轻,唯有讲到这里时,我记得他的话里有了滋味,甚至忍不住咂了咂嘴。

这种滋味出卖了那种隐没在心底的落寞。身体机能的衰老只是变老的最表象,它改变你的生活,你漫漫人生形成的每一个习惯,你觉得理所当然的每一件小事,都有可能变得难以实现。

养老院里的老年人,寂寞是日常。

一位养老院的负责人曾对我说,住进养老院的老人们,最大的问题是,和室友们的相处。有人喜欢开空调有人怕冷,有人喜欢把房间里摆的满满当当,有人喜欢清清爽爽。管理者们最头疼的是遇上哪些要频繁更换同居伙伴的老年人。

但对他们来说,人到老年,却要和陌生人在生活作息生活习惯上重新磨合,这何尝不无力又无奈。

养老院里的黄昏。

还有一位70岁的大伯,身材高大,说话干脆利落,年轻时参军保家卫国,也在工厂做过管理。记者见到他是因为他把一辈子的积蓄40多万元,拿去做投资养老,结果掉进集资诈骗的陷阱。他怕上当受骗,对那个项目观望了两三年才出手,但最终还是中招。出事后,他不敢对子女说,儿子知道后,说他是老糊涂,败家子。

说这句话时,大伯眼神里的黯淡,让你感到儿子这句话的杀伤力,大概不亚于损失40多万元。

想必,他年轻时也是杀伐决断,但如今却像一个无知的孩童一样被教育。他调动自己的常识、经验、智力去判断,但社会变化太快,新事物层出不穷,他的防范意识已经不够用,现实的复杂性已超越他的认知,以他这个年纪去适应,实在是有点难。

这是衰老带给老年人自信心的摧毁。这种摧毁无声无息,却又最是尖锐。

西湖边晨练的老年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