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元璋子孙称霸平凉212年,如今仅剩一座佛塔

原标题:朱元璋子孙称霸平凉212年,如今仅剩一座佛塔

自驾从西安出发,沿着泾河往西北方向走,终于来到平凉。第一站迫不及待登上了延恩寺塔,从这里俯瞰到的平凉市区仍有帝王气象。塔基建在平凉坝子中间的一道黄土梁上,视野宽广。遥望西方,隐约可见崆峒山上的凌霄宝阁。

延恩寺塔始建于明代,塔身虽小,却是平凉的重要符号,代表了一个历史节点的辉煌。供养宝塔的家族曾是这片土地的藩王,在当地绝对强势,相比之下,那个时代的崆峒山更像王族的家庙。

平凉在明代是韩王的封地。自韩恭王就藩平凉后,开始大兴土木扩建王府,至明嘉靖时,韩王府的占地面积已达到平凉城的1/4。历代韩王都在努力扩建平凉城,并在东郭城以东建了藩城——紫禁城。因前中期的历代藩王多信奉佛教,于是在紫禁城里建了崇福寺、韩二府寺、褒四府寺,南庄寺、韩六府寺、延恩寺是其中比较普通的一座,然而却历经500年风风雨雨,神奇地独存了下来。

圆通寺远眺延恩寺

据《平凉府志》记载:韩王就藩平凉时,是平凉历史上最繁华的时期,平凉城“夹街阴阳,无不朱垣户而筒瓦者”。嘉靖年间(1522~1566)的一次统计,平凉王族有1244人,其中包括亲王、郡王、将军、中尉、县君(王的女儿)、仪宾(王婿),配备着约3万人的家丁,郊外7万亩田地以及和城内繁华区大量店铺。

著名文学家李攀龙在《平凉》一诗写道:“春色萧条白日斜,平凉西北见天涯。惟余青草王孙路,不入朱门弟子家。宛马如云开汉苑,秦兵二月走胡沙。欲投万里封侯笔,愧我谈经鬓有华。”由此可以想象帝王子孙在平凉的盛况。

从石碑上的《塔记》读出,“韩国温太妃”是宝塔的供养人,为死去的丈夫“韩昭王朱旭櫏(qiān)”祈祷冥福而建,耗10年工时,1546年建成。朱旭櫏是明太祖第七世玄孙,第八任韩王,史书评价他“文化水平最高、声誉最好,忠孝,在位间施行了不少惠政,而且好读书,擅长书画,写了一本诗集《冰壶遗稿》和《千字文法贴》。

平凉第一任韩王就藩于明成祖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在这之前平凉是安王朱楹的封地。早先明太祖统一全国时,效仿周朝,将24个儿子派到全国各地封为藩王,朱楹是第二十二子,可是就藩不久病逝,又因无子嗣,封国被除。后来辽宁开原的韩王朱松第六子朱冲或(原字:火+或。这家人爱造字)补了这个空缺,从那之后,传了十一王,管理平凉212年。

延恩寺塔里面的空间实在有限,行至最高处连头也抬不起来,透过半圆窗孔向四野眺望,看不出韩王府的风貌。昔日崇文书院已成了平凉一中本部,古城墙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居民楼。王府位置虽成了崆峒区政府大楼,所幸人民广场的十多棵古槐树挽留住了古风。塔身北侧最有靓点,一座规模宏大的平凉博物馆即将建成。

崆峒山远眺延恩寺

当年的藩王府的建制是皇宫紫禁城的缩影,韩王府也不例外。第二代韩王在就藩平凉之前,为了显摆威仪,奏请皇帝修建韩王府。明宣宗敕准后,派工部主事毛俊到平凉督办。建成的韩王府占地将近500亩,四个城门,白天黑夜有戴甲持戟士兵把守,普通百姓不得靠近。正门东西两侧都竖着下马碑,所有官员和百姓路过此处都要下马潜行,以示对皇权的尊重……

韩王势大,历代的宗室之中也有骄横跋扈,欺辱地方官民之流。朝廷本来要求藩王子孙不得干涉四民之业,仕宦永诀,农商莫通。但事实并非如此。《平凉府志》记载,韩王宗亲几乎垄断了平凉的商业,还霸占土地,侵扰军民。至韩昭王朱旭櫏的时代,王族过于臃肿庞大,王府上上下下俸禄总和相当于19个平凉县的财政收入。至此韩王家族已显破败之象。

延恩寺塔建成后,转眼过了百年,天下大乱,西北地区爆发农民军起义,局势难以控制。崇祯十六年,平凉城被李自成部将贺锦攻破,韩王家族的奢华随之化为泡影。

十一代韩王经营的巨型家族随着破城灰飞烟灭,至21世纪,城区仅剩韩王家的这座佛塔。现在的延恩寺除了佛塔连一座供养佛的大殿都没有,甚至没有围墙。塔身周边绿树环绕,炎炎夏日里凉风习习,从早到晚广场舞不断,成了平凉人绝佳的避暑点。

崆峒山凌空塔

崆峒山皇城寺观

然而,在诺大的平凉,除了宝塔王室风采也并非无迹可寻,如今的崆峒山上尚存王室供养的凌空塔以及皇城寺观,如果耐心地走完三台,从中发现才华横溢的韩昭王书法并不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