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重组:涂装巨头艾森曼的沉浮

原标题:破产重组:涂装巨头艾森曼的沉浮

2019年7月29日,世界知名的德国汽车涂装、热处理、尾气处理设备供应商艾森曼(Eisenmann)正式向斯图加特地方法院提交了破产保护申请,宣告了在这一轮席卷全球的经济寒冬浪潮中,又一家具有技术实力的隐形冠军即将倒下。

艾森曼正在执行破产重组程序,寻找愿意投资或收购的“金主”。和艾森曼集团一同提交破产重组程序的还有艾森曼工厂建设子公司(Eisenmann Anlagenbau GmbH & Co. KG)和 艾森曼涂装技术子公司(Eisenmann Lactech GmbH)和艾森曼生产执行和系统软件控制公司(ENisco GmbH & Co. KG)三家子公司。

30秒读懂全文:

1、艾森曼作为全球领先的涂装设备供应商,成立68年后走到了破产重组的生死边缘。

2、激进的业务扩张和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资金困难拖累了艾森曼的营收。

3、目前已有潜在的买家表达了收购艾森曼的意向,尤其中国投资者们正在摩拳擦掌。

———————————————————————————

艾森曼集团最早从家具和室内楼梯制作起家,通过一系列收购和重组,68年来业务范围至今已扩展到:汽车涂装和总装系统、应用技术、环境技术、轻量化材料、传送带系统、软件与控制以及其他工厂生产优化等业务。集团目前有大约3000名员工,在15个国家拥有27个分支机构,2017年年销售额达到7.23亿欧元。

艾森曼的全球客户包括布加迪、阿斯顿·马丁、宝马、奥迪、奔驰、保时捷、特斯拉等,艾森曼集团2003年进入中国,在国内有长春、上海、昆山和福州生产和销售分公司,国内客户既包括上汽大众、一汽大众、北京奔驰等主流合资企业,也包括电咖汽车/天际汽车等造车新势力。

所幸在华业务暂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7月30日,艾森曼集团中国的两家子公司艾森曼机械设备(上海)有限公司和昆山岱德机械工程有限公司联合发布正常运营公告,称两家中国区公司是独立的法人实体,资金运转独立且正常,银行账户和付款未受德国集团公司破产保护影响,两家公司业务均正常运营。

隐形巨头的破产始末

艾森曼集团自2019年3月开始启动重组和战略调整,4月任命了公司内部的首席重组官。现在向法院提交的破产保护申请的目的是加速重组的进程,争取早日吸引到金主到来,回归正常的盈利模式。

在给法院的破产重组申请中以及艾森曼中国正常营业的公告中,艾森曼集团陈述生产破产重组的原因是“2018年集团多个大项目承接和执行造成了大额亏损。”

我们梳理了2018年艾森曼集团的主要业务活动,发现艾森曼2018年一直处于迅猛的业务扩张状态,在世界各地为客户新建了不少生产线,这些涂装生产线当然需要巨额投资,造成了艾森曼集团流动性出现困难。

例如,越南的造车新势力VinFast,正努力建成越南首个自主品牌汽车生产线,虽然由身价75亿美元的越南首富潘日旺(Pham Nhat Vuong)投资,在汽车生产装备上投入上仍然需要通过融资9.5亿美元信贷来解决。艾森曼提供的组装线生产传送设备价值大约有数千万美元,回款期较长。

电咖/天际汽车的绍兴工厂总投资额55亿元、设计产能18万辆/年。艾森曼为电咖/天际汽车提供的一站式涂装“交钥匙”工程包价值估计也在数千万美元以上。2019年年初曾有媒体报道过存在拖欠供应商货款的问题。

激进的业务扩张和造车新势力们面临的资金困难都拖累了艾森曼的营收。我们还发现,艾森曼2018年12月21日提交到洛杉矶高等法院的一份诉状显示,2016年5月,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FF)汽车与艾森曼的设备供应合同应付金额2.41亿美元,后随着法拉第未来不但延期并最终取消的设备供应合同,法拉第未来最终只支付了3200万美元。艾森曼诉状显示,法拉第未来仍需要向艾森曼支付包括取消合同造成的损失和费用一共大约$7457万美元。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这7457万美元变成了艾森曼的“坏账损失”,成为了压垮艾森曼这头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此之外,德国经济下行、全球汽车行业需求减少更使得艾森曼的外部环境雪上加霜。根据媒体对部分跨国汽车零部件2019年上半年财报的统计,主流跨国零部件供应商上半年的利润降幅平均在20%左右。

全球汽车“一哥”大众集团裁员,全球豪华汽车老大戴姆勒和宝马多次下调盈利预期,德国轴承供应商舍弗勒利润大幅下滑,正考虑关闭五家工厂,裁员900人,其中700名员工都在德国。德国零部件供应商大陆集团今年一季度营收环比下降20.7%,净收入环比下跌19.2%,就连“躺着赚钱”的世界汽车零部件“一哥”博世集团也发出了盈利预警。

我们还发现,宏观环境的萧条和汽车行业需求的减少使得艾森曼不得不一方面通过打折的方式来应对竞争对手的围攻,另一方面不得不将客户范围拓展到东方的诸多造车新势力,虽然这些新势力的财务状况并不十分稳定。

举个例子,艾森曼的德国老乡Dürr目前虽然占据了世界涂装行业40%-45%的市场份额,但也在积极向中国造车新势力拓展业务。销售规模仅为Dürr18%左右的艾森曼要赢得客户,不得不通过低价和延长账期等策略来接近客户,最终的结果自然是自身的利润大幅降低,逐渐到了入不敷出的地步。

总结来说,在萧条的宏观经济环境、萎缩的汽车行业需求和赔本赚吆喝的竞争环境下,艾森曼以低价换取急剧扩张的业务模式造成了流动性吃紧,再加上FF这种“拖欠和坏账”的造车新势力的神助攻,最终导致了艾森曼这家世界涂装行业的实力干将走到了破产保护的境地。

中国人再出手?

根据《德国破产法》,法院接受破产重组申请后就将启动破产程序。这个阶段最主要任务就是召开债权人会议,确认债务总额,提交破产重整计划,接下来就是寻找“金主”,将公司全部或部分资产出售给“金主”(转让性重整)。

进入破产程序后,艾森曼计划引入一个战略合作伙伴,对艾森曼涂装总装业务(PA)以及应用技术业务(AT)板块等核心业务进行重组。截止到发稿时,艾森曼首席重组官表示已有潜在的买家表达了购买意向。

德国汽车行业的零部件公司有许多业界的隐形冠军,一直是最受中国投资者喜爱的收购标的。在过去的2018年,中国“金主”对德国隐形冠军的收购可以说如火如荼:

早在2016年5月-2017年7月之间,艾森曼集团因在FF涂装车间项目上遭遇了大额亏损,这使得艾森曼出现了暂时困难。彼时在瑞银的撮合下,几家中国公司与艾森曼家族所有人进行了接洽,其中两家进入了最后一轮谈判,但最终艾森曼家族所有人并没有接受中国公司的offer。

时过境迁,当初艾森曼家族或许没有预料到,仅仅两年之后,艾森曼集团就又遭遇经营困难而不得不申请破产保护。“如果当初像其他德国同行一样接受了中国人的offer,借助中国的庞大市场,或许现在艾森曼家族应该整天躺在床上数钱呢吧!”某投行人士对此颇有感慨。

不过好女不愁嫁,我们最新获悉,在艾森曼集团申请破产保护的第二天,几家中国“金主”的询价邮件就已经发到了艾森曼重组管理人的邮箱……

来源:汽车之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