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属374团,从正面向敌人进攻

原标题:配属374团,从正面向敌人进攻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8)

作者:曾汝就

1979年2月17日,373团在广西龙州水口东北方向的谷芳投入战斗,整整一天没有突破谷芳的敌人防线,部队伤亡较大,只好于晚上撤回国内,第二天早上,炮兵26团指挥所派出一营前进观察所配合373团一个营,于7点20分,再次前去进攻谷芳,采取移动炮兵阵地的办法,373团部队用机枪、火箭筒、火焰喷射器压制敌人,我炮兵快速调整射击角度,将越军阵地打得石头、工事、树木及敌人尸体满天飞,越军的山头阵地被轰成了“平顶山”,为上一天的进攻失利复了仇!

26团前进观察所接受了新的战斗任务,18日早上4点多钟我们就起来了,任务是配属374团二营从水口向大弄、糖厂方向正面出击,攻打复和防线。我们在国内沿边界线一路小跑,赶过了好多部队,来到了一个步兵指挥所取得了联系。

因为26团指挥所派人送电池和电台来交给我们(有部电台出现故障),所以我们就原地休息等待,并在步兵部队搞到了一点水和饭,这时我们已两天没吃饭了,所以大家狼吞虎咽的吃了一顿饱饭,然后到一边去坐下休息,看见有不少部队在挖战壕,公路上,许多运送物资的军车飞驶而过。26团通信股把电池、电台送到之后,我们便出发了。我们前进观察所的通讯参谋范炳坤因为要去拿电台机要文件,就另外走了。我们边走边看,到处都有许多部队,运输车整齐地排在田野上,一辆接一辆的坦克隆隆地开往前方,时而还看到我师209团二营的一排排的火箭炮弹“呼呼”地向敌人射击。

我209团火箭炮向敌人射击

我们穿过了一个高山和一片田野,来到了边界水口大桥,配属42军125师374团战斗。我们过了界河“巴望河”,找到了374团二营,就原地休息,等待领文件的范参谋,但时间过了好长,还未回来,26团前观负责人胡荣富副政委立即派了一名战士去接应他,可那名战士走后不久,范参谋就回来了,而那战士又没碰上他(这名战士与我们失散后就再没有同我前观小组一起战斗了,战后有人见到他。这时前观还有13人了。战前我刚有师通信连分配到26团才几天,前观绝大多数人我都不知道姓名)。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再等那名战士回来就出发了。这时374团二营进攻的先头部队,已经有人牺牲、负伤往后转送了,因越南鬼子在边境线上布下了许多地雷,到处都有,尤其是田野和小道,这种地雷威力不大,一般都是只把人炸伤,使其失去战斗力。

我们继续前进,穿过一块水稻田,占领了一个小土包隐蔽下来。接着公路上来的坦克,一辆一辆地往前开,这时,敌人的轻重机轮和反坦克火器封锁了通道,坦克没法前进了,我们的步兵只好分成多路,悄悄地隐蔽前进,由于敌人的炮弹和机枪的扫射,使我们不得不走走停停,终于来到了一个山脚下一条干枯的小水沟。此时,我们可以看到沿公路再走一公里左右,便是敌人的复和糖厂了(是我国援建的),公路两旁还有两个山头,山顶和山脚下是我们的人,而中间的山洞是越军所控制。

我们就在这山脚下观察敌情,突然在博贝、博勘之间发现了一个敌人迫击炮阵地正在射击,侦察兵立即确定目标坐标,随即我们打开无线电台,敌情随着无线电波传到了26团指挥所,团指挥所根据我们报告的情况,决定以我团2营四连对敌迫击炮阵地实施了压制射击,我前观射击指挥员负责指挥,很快试射完毕后,经过两次齐射,炮弹准确在敌迫击炮阵地上爆炸,敌人炮兵阵地被摧毁。步兵一个先头小分队马上英勇地发起了冲击,一举攻入糖厂,消灭了一部分敌人,没有被消灭的四散奔逃,占领了糖厂。据说占领糖厂后,糖厂的机器还在运转。

根据125师任战地“救护运输队长”同志的回忆录:“在糖厂附近的越南炮兵阵地,被我炮兵摧毁,敌炮兵死的死,伤的伤。缴获60炮、无后坐力炮、82迫击炮一批,由125师救护运输队运回国内。”

复和糖厂被摧毁的烟囱(战时任26团电影组长马骏拍摄)

我们前观在糖厂边上的一个山脚停下,我打开电台和步兵营的电台较对了频率。这时,大部队又向前冲锋,前观小组的人也急急忙忙紧跟着步兵走了。因为我要把电台及附件收好,所以落后了一步,当我背上电台追赶小组时,他们已经不知去向了,我和他们失去了联络。我一个人背着笨重的电台,在敌我交错的复杂战场上,到处是枪炮声,处处有敌人的地道、暗堡、散兵,我感到有些紧张。

我反复告诫自己“沉住气,勇敢些。”我想如果不赶快找到他们,他们没有电台,就是发现目标,也难以报告团指挥所。因此我奋力追赶上去,我跑到了糖厂,首先观察了一下,便绕着糖厂转了一圈没有找到。我又往前方赶,见到了步兵营长,但他说也没看到,他说:“这里已经是敌我最前沿了,他们大概还在后面”。

我想了一下,在分手前,胡荣富副政委和欧阳刚副参谋长曾经交代过:“在占领糖厂之后,赶快占领最高山头,这样,敌人的目标就更容易发现了。”想到这里,观察了附近的地形后,我忘记了疲劳,向着最高山头冲去。

山上荆棘丛生,加上越南武装人员挖了好多道战壕,并埋下了许多竹签。他们以为这竹签能象跟美军作战一样能阻挡我军的前进,可是我军对这小把戏太了解了,因为在六十年代后期我国在抗美援越时就对这个方法了如指掌了!因此我们早有准备,脚上穿的都是战前发放的防刺鞋。可以经受住一个150斤的成年人在1.5米高的位置,对准竹签跳下而不会被刺伤。

203高地(战时任26团电影组长马骏拍摄)

我沿着野藤、荆棘、乱石艰难而又迅速地往上攀,身上背着的电台常常被山滕缠着,每次缠上都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摆脱。就在快要到山顶的时候,山中突然传来了叫声,我马上警惕地闪到一边向上观察,原来步兵战友在搜索一个山洞。我军总结叫“挖地老鼠”。我赶忙攀了上去,终于在山顶找到了我们的前观小组。于是我马上开机,和团指挥所取得了联系。我们先后向团指挥所报告了发现的兴隆、弄南、班盖、慱贝、博勘、325高地等敌人目标,团指挥所经过分析后对这些目标进行了射击,收到了良好的效果。这时,我和小组的战友们才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谷芳初战失利,373团饮恨败退回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