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里那些虐虐更健康的情侣

原标题:二次元里那些虐虐更健康的情侣

生活在二次元里的情侣还真是各有各的不同,有的甜到牙都能全掉光,有的形式新奇引得路人强势围观,还有的不虐上几回,虐出深度和价值就不罢休的。

有的虐了,最后好歹还算HE;有的虐了,就一直这么虐到最后了,于是今儿个就来谈谈那些虐自己同时也虐粉丝的二次元情侣们。男女CP限定,省得你们觉得小编是腐女,嘻嘻。

宇智波佐助×春野樱——《火影忍者》

这一对儿真是青梅竹马,打小儿一块长大,奈何隐者村那时不是什么绝对平和的地方,一出野心引发的一族被灭的杯具,给佐助少年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你说一个一心想要复仇的男孩会有谈恋爱的心思吗?

然而酷酷的早熟的少年是非常容易受欢迎的,颜值高的就更不用说了,想当年最喜欢佐助的两个小女生里,小樱就是其中一个。在命运之神的安排下,小樱和自己的男神在一个小队,除了多了一个电灯泡鸣人,一切都是那么滴美好……

然而心系复仇的佐助离开大队伍投奔大蛇丸是必然的,后来带着小队伍回来给大人们捣蛋被敌视也是情理之中,然而不论如何小樱的心里都在想着他,即使是最艰难的时刻,即使鸣人已经成了可靠的男人也不是什么电灯泡了。

当一切尘埃落定,小樱终于和她的男神一起幸福了,真好。

如月伸太郎×楯山文乃——《阳炎Project》

你们说,IQ为168的男生该怎么谈恋爱呢?或许是因为伸太郎太聪明了,人在高处不胜寒,别人不想接触他,他也不想接触别人,于是就这么孤傲高冷了。

可人毕竟是人,没有谁真正在内心渴望一个人的高冷,然而伸太郎又很笨拙,不会自己走出自己画出的圈。这个时候,学习并不好的“笨笨”的文乃出现了,可能这个女孩不够完美,但这个女孩有足够的温暖,也有足够的力量帮助伸太郎走出一个人的世界。

或许在文乃还活跃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可当得知文乃的死讯,伸太郎的世界就那么毫无预警的塌陷了——“失去才知道珍惜”这句话可不是骗人的啊!

这世上有多少痴情男失去了爱人之后一蹶不振呢?然而真相是那么的匪夷所思,造成所有杯具的原来是一条“蛇”。了解到文乃选择自戕的真意,伸太郎决心守护文乃想要守护的,对,这才是情侣嘛!

狡啮慎也×常守朱——《心理测量者》

初见面的时候,在旁人眼中,她是“主人”,他是“猎犬”,可对小朱来说,执行官与他人无异。她不在乎别人怎么评价那些危险分子,因为比起色相数据,小朱更在意的是那些人也是有血有肉有心的个体。

妹子的思维不受局限,所以和慎也同学的相处也非常愉快。慎也原来就像一匹似狼的鬣狗,即使脖子上拴着绳子,也会凭自己的意志扑捉猎物,于是最后终于干掉了倒数第二危险(笔者觉得第一危险的是那核桃集合,啊不大脑集合)的boss小槙岛,接着就撒着欢地跑远喽,跑到别的国家玩枪去喽,丢下小朱一个人天天点着烟像点着香一样回忆他,差点就要烧纸钱的节奏(并没有)。

后来终于知道自家走丢的狗狗,啊不男票在哪里了不顾危险的追过去看,真爱啊!我说慎也同学,你再不回家你女票就要被摘了眼镜魅力值蹭蹭涨的宜野座忠犬抢走了啊!

宿海仁太×本间芽衣子——《未闻花名》

哎,谁没经历过打肿脸充胖子的少年时期呢?明明心里喜欢面码,内心一冲动嘴上不肯承认自己感情的仁太,用之后人生的数年体验肠子悔青是什么感觉。可是都知道后悔药没有用,那么萌的妹子已经香消玉殒,再也找不见……

原本从科学角度故事应该是这样的,但是面码居然回来了,而且一开始只有仁太可以看得见,这情节要是放在灵异故事里,那大约是女孩怨念未消,回来寻仇了。

可是面码还是那么可爱,那么爱玩,她回来只是因为有一个约定没有实现,而这个约定是关于仁太的……当烟花在天空中散尽,那首《Secret Base ~君がくれたもの~》响起,要成佛,也要离开大家的面码眼角闪烁了泪光,这一刻相信没有几个人不会泪崩。

最终未成伴侣的遗憾,竟然能凄美到这个地步,恐怕在这一点上,《未闻花名》难以被超越。

松野十四松×佚名女友——《阿松》

死别已经足够不幸,但这并不意味着生别就轻如鸿毛。谁能想到平时走插科打诨无厘头搞笑风,时不时还卖卖节操的《阿松》突然就上演悲情戏码啊?

想要轻生的姑娘,因为看到被海浪卷下水的十四松,无意识间产生了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他们拥有一段快乐的时光,你逗,我笑,好不开怀。

然而世俗是横在两人之间一道难以逾越的墙壁,姑娘没法面对自己的过去,更没法对十四松说出口,只能就此话别,从此继续过没有对方的日子,像以前一样。

谁能想到一直欢脱嘚瑟得比精神病还厉害的十四松也会有如此悲伤的表情呢?顺带一提,笔者觉得了解了十四松分手真相,却选择缄默不语,支持弟弟的阿松大哥,真温柔。

工藤新一×毛利兰——《名侦探柯南》

有一种虐,是我就在你身边,但你不知道——因为我变小了!在提到“万年小学生”这个称号的时候我们能会心一笑,可是“万年小学生”本人有多痛苦你们知道吗?

除了被不明真相的小兰拉去洗澡、然后暗地里因为兴奋过度而喷鼻血,新一同学作为心理和生理都很健康的男生,因为身体小到让恋人认不出本体,只能装乖叫“小兰姐姐”,即使能偶尔变回原样,和小兰的见面也是那么的匆匆忙忙。

“宝宝心里苦,宝宝有泪流不出”这句话其实挺适合新一同学的,不是吗?虽然最后新一身体恢复原状是大趋势,可你们想想他当了多少年的小学生啊!

金木研×雾岛董香——《东京食尸鬼》

在二次元里有很多野蛮女友是从小养成的,虽然笔者小时候没见到女生欺负男生的场面,可面对二次元里柔弱的美少年,是欺负呢,是欺负呢,还是欺负呢?

记住一定要欺负,欺负着就产生感情了也说不定哦!开个玩笑,不过我们都知道最初董香是对金木横挑鼻子竖挑眼,可是她是蹭的累这个事也是公开的秘密。

为了保护傲娇的那个她,金木决心变强,然后这个变强的车轮就刹不住闸了,分分钟碾压了很多炮灰路人甲,也把董香留在了最安全的地方。可是你知道嘛金木小同学,你家董香很想你啊!见面的时候你能不能站得近一点啊,能不能不让人家姑娘追着你跑啊?

御狐神双炽×白鬼院凛凛蝶——《妖狐×仆SS》

即使回到过去,也依然选择彼此的恋爱多么浪漫!然而为什么身世之类的阻碍会这么多?

“傲沉”的凛凛蝶遇到了她的SS御狐神双炽,可她最初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年幼时收到的来自未婚夫青鬼院蜻蛉的信,其实都是双炽写的,“在遇见你之前就爱上你”这句话放别人身上可能是扯淡,在双炽身上就是现实!

可即使相遇,一心爱着凛凛蝶的双炽在内心里却觉得自己没有获得幸福的权利……

这个心结一定要解开,没错,心结最后是解开了,可分分钟这对恋人和小伙伴们又遭遇了百鬼夜行,为了保护凛凛蝶,双炽被斩,他的头掉落的这一刻被凛凛蝶看在眼里……虽然最后的最后依然是HE,但这一幕实在太虐啊。

土方十四郎×冲田三叶——《银魂》

身为武士就要时刻有豁出性命的觉悟,比如我们知道的剑心与雪代巴的结局就是一个例子。十四郎知道自己的职业决定了没法给三叶安稳的幸福,正因为爱,所以才舍得放手。

可是三叶只恋着十四郎一人,所以不论她将要嫁给谁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生活难说幸福。

最终三叶因为肺病离世,也断了十四郎的念想,然而生活还在继续,没能成为他小舅子的总悟,依然会调了大炮往里揍,每天热热闹闹地开展暗杀(其实是明杀)十四郎的活动……如有来世,希望这两人可以得到幸福。

虐情的故事有人看,二次元也多得是“你有情我有意,可是最终不能在一起”的情侣,比如犬夜叉和桔梗,《萤火之森》的阿金和萤,《秒速五厘米》的贵树和明里,《滑头鬼之孙》的二代目和山吹,《Angel Beats》的音无和奏,《叛逆的鲁鲁修》的朱雀和尤菲……数着数着就眼泪哗哗。

互动:动漫中还有哪些情侣让你觉得“够虐”呢?不妨来分享一下哦~

最后祝小乡亲们七夕快乐!不知道今天大家过得开心吗?

PS:要是平台有赠送男/女朋友的功能就好了,小编指定为每个关注了这里的小伙伴一人至少一个。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