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笔记》---14

原标题:《孟子笔记》---14

齐宣王见孟子于雪宫。王曰:“贤者亦有此乐乎?”

孟子对曰:“有。人不得,则非其上矣。不得而非其上者,非也;为民上而不与民同乐者,亦非也。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昔者齐景公问于晏子曰:‘吾欲观于转附、朝儛,遵海而南,放于琅邪。吾何修而可以比于先王观也?’晏子对曰:‘善哉问也!天子适诸侯曰巡狩,巡狩者巡所守也;诸侯朝于天子曰述职,述职者述所职也。无非事者。春省耕而补不足,秋省敛而助不给。夏谚曰:“吾王不游,吾何以休?吾王不豫,吾何以助?一游一豫,为诸侯度。”今也不然:师行而粮食,饥者弗食,劳者弗息。睊睊胥谗,民乃作慝。方命虐民,饮食若流。流连荒亡,为诸侯忧。从流下而忘反谓之流,从流上而忘反谓之连,从兽无厌谓之荒,乐酒无厌谓之亡。先王无流连之乐,荒亡之行。惟君所行也。’景公说,大戒于国,出舍于郊。于是始兴发补不足。召大师曰:‘为我作君臣相说之乐!’盖徵招角招是也。其诗曰:‘畜君何尤?’畜君者,好君也。”

雪宫估计是齐宣王玩乐的地方,这里的对话沼池上的对话类似,齐宣王总喜欢为自己的爱好找到依据,先王圣人也有我这样的爱好,所以我的爱好没有问题,是正常的。可以想象当时的诸侯思想是多么的腐败,整天就是想着强别人的人民,土地,而从来不关心自己的土地,人民,本国人民都活不下去了,自己去天天过着奢靡的生活,觉得这还不够,还要更好,还希望武力征服别人,让别的诸侯君王来朝拜他,可以掌握别国国君的生死那才叫个爽。他们也不想想,老百姓巴不得你早死,都想要了你的命,你还在做着春秋大梦,可不可笑。孟子还是一如既往的推行他的仁政王道,也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估计齐宣王听都听腻了,只要孟子一开口,就是这些,没啥新意。齐宣王只是嘴上说好,实际上没有任何行动,但是为了博得一个尊重贤者的好名声和给民众一个我想实行仁政王道的假象,才留孟子在身边,时不时的请教一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