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一)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一)

7月30日,斯普鲁恩斯精心挑选的参谋长穆尔上校抵达珍珠港。在随后一段时间里,作战处长福雷斯特尔上校、后勤处长伯顿•比格斯上校、通讯处长阿姆斯特朗中校等骨干军官陆续到位。这个参谋班子仅是哈尔西参谋人数的一半。根据尼米兹和斯普鲁恩斯的指示,第五舰队参谋部迅速开始了紧张的作战计划制定。

8月5日,尼米兹宣布第五舰队正式成立,同时任命斯普鲁恩斯中将为司令官。据一位司令部的参谋记述:“将军认为,现在把雷蒙德派出去是合适的,他们两人处处不谋而合。”接替参谋长职务的是最近从阿留申群岛调回的“歌剧幽灵”查尔斯•麦克莫里斯少将。同斯普鲁恩斯之前一样,新参谋长和尼米兹同住在一幢宿舍里。尽管麦克莫里斯的怪异性格与他的前任截然不同,但尼米兹非常善于同频繁更换的同事相处。尽管作为司令官他不必去迁就下属,这正是杰出领导的高明之处。

斯普鲁恩斯终于如愿以偿再次弃岸登船了。在担任太平洋舰队参谋长的13个月里,他和尼米兹配合默契,建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为尼米兹做事是一件振奋人心的事情,”在写给玛格丽特的信中他这样说,“我期待着通过学习他的言行和处事方式教给我更多的忍耐和宽容,他是我见过的最亲切最通情达理的人之一。直到现在,他还充满着一个海军军官所必须具备的激情、勇气、乐观和信心。”在信的末尾处他写道,“经过一年接触,我从他身上学到了许多。他很好地诠释了广开言路、集思广益而后成大事这句话的含义。”英雄总是惺惺相惜呀!

对斯普鲁恩斯的正式任命最失意的莫过于陶尔斯。退而求其次,他还想去指挥那些航空母舰。但就在第二天,8月6日,尼米兹宣布波纳尔少将出任第五十八航母特混舰队司令官,把陶尔斯彻底抛到萝卜地里去了。

正式任命下达之后,斯普鲁恩斯于8月9日率参谋长穆尔对参战各部进行了巡查。在视察坎顿岛和富纳富提时,他们与胡佛、黑尔共同研究了两栖部队在登陆作战中必须跨越海岛附近珊瑚礁的问题。在努美阿,他们同哈尔西上将和参谋长卡尼进行了磋商。虽然卡尼非常坦诚,但却无法提供更有价值的东西。哈尔西负责的是一个战区,斯普鲁恩斯只是一支舰队的指挥官,两人的业务截然不同。中太平洋和南太平洋地理条件差异较大,后者岛屿较大且相距较近,日军可以从容迂回或逃跑。前者一系列小岛相距遥远,无处可逃且不擅长投降的日军一定会死战到底,中太平洋美军部队势必会遭到更顽强的抵抗。

随后他们从新喀里多尼亚飞往新西兰,视察了担负进攻塔拉瓦艰巨任务的陆战二师。作为海军陆战队的主力部队,陆战二师下辖第二、第六、第八等三个步兵团,炮兵第十团,工兵第十八团,外加一个坦克营、一个医疗营和一个两栖登陆车营,加上其他辅助部队,共有兵员18088人。

两人与师长朱利安•史密斯少将进行了交流。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的朱利安看上去镇静、斯文、谦逊,换上西装就会变成一个有学问的大学教授。他已有34年的从军经历,二三十年代曾在海地和尼加拉瓜参加丛林作战,并因此获得海军十字勋章,是陆战队中极少数富有实战经验的高级军官之一。朱利安早在三十年代就开始研究两栖登陆战术。太平洋战争爆发时,他就在负责陆军和陆战队的两栖训练。他和陆战二师经历了瓜岛的磨砺。既然更富经验的陆战一师被麦克阿瑟扣住不放,进攻日军重兵盘踞的塔拉瓦环礁就只好由他担纲了。

史密斯向司令官和参谋长提出,经历了瓜岛之战后,他的师补充了大批新兵,即使老兵也没有任何在塔拉瓦这种珊瑚岛上作战的经验。目前战前训练急需两栖作战舰艇,特别希望能多配备一些水陆两栖车。这种登陆工具用途广泛,既能划水又能爬礁,每小时在陆上能跑24公里。斯普鲁恩斯答应尽量给予解决。在返回珍珠港途中,两人顺便视察了瓜岛随后去了萨摩亚,穆尔的父亲曾在那里当过40年的州长。之后他们去了圣艾斯皮里图,同特纳的副职、负责塔拉瓦作战的南部战斗群总指挥哈里•希尔海军少将作了交流。8月22日下午,斯普鲁恩斯与穆尔返回珍珠港,13天总行程19000公里。

虽然一向对人宽容厚道,但是尼米兹对妇女和战争的关系却有自己的独特看法。他从不欢迎女性到他的战区来,不管是女演员还是家属——战争期间,从未见过凯瑟琳来珍珠港探亲。如果有人提出派妇女到珍珠港工作,他总是不加解释一口回绝,末了撂下一句话:“如果形势变得对妇女相对安全时,我会及时通知她们来的。”

任何事情都有例外。8月中旬的一天,尼米兹收到了罗斯福总统写来的亲笔信,信中写道:“亲爱的切斯特,埃莉诺很想到太平洋去。我不同意她去。如果你也不同意,请来信告知。”第一夫人此行的目的是代表红十字会到战场慰问将士,特别是那些伤病员。

总统夫人自然属于女性。一贯讲政治的尼米兹只好打破惯例,违心地用溢美之词“盛邀”埃莉诺前来“视察”。8月23日清晨6时,埃莉诺隐秘飞抵希卡姆机场。驻地司令官沃尔特•瑞安少将计划在家中请她用早餐,他还请拉马尔派几位将军的大厨前来帮忙,其中有斯普鲁恩斯的大厨佩得洛。早餐之后,一些人拿着远航俱乐部的会员证请罗斯福夫人在上边签名。佩得洛没有会员证,他就拿上岸证请她签名。万一佩得洛被卫兵盘问,罗斯福夫人到珍珠港的消息会很快传开的。

当天晚上,尼米兹在寓所宴请罗斯福夫人。席间他与第一夫人亲切交谈,表现出男主人应有的礼貌。尼米兹充分发挥他幽默开朗的天性,很快消除了众人间的生疏感。埃莉诺也向大家讲述了一些她和总统之间一些鲜为人知的趣事,晚宴气氛既轻松又融洽。

一边作陪的斯普鲁恩斯——他头一天刚从南太平洋回来——对总统夫人印象深刻:“我很荣幸能坐在她的身旁。她容貌妩媚,为人真诚,态度随和,富于幽默感。我们随便问她什么问题,她都愿意公开她的看法。她的确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连斯普鲁恩斯这样的老实人都会说谎:虽然贵为第一夫人,但用“妩媚”来形容埃莉诺的容貌似乎是不太恰当的。

随后就有了埃莉诺的南太平洋和西南太平洋之行,由哈尔西和艾克尔伯格盛情接待。当她途径瓜岛再次回到夏威夷时,尼米兹高兴地陪她乘自己的专用汽艇环游珍珠港。提前知道第一夫人要来,艇上的水兵们精心擦洗了游艇,还给红木甲板重新上了新油漆,他们颇为自己的准备自豪。但埃莉诺显然并未注意到水兵们为她作的这些精心准备,她的高跟鞋很快将新油漆踩得斑斑点点。尼米兹是个细心人,当他看到艇员们因为自己的杰作被破坏而故意做鬼脸时,立即设法分散第一夫人的注意力,使她专注于艇外的美丽景色。

埃莉诺和宋美龄在白宫

谢尔曼少将

理查森中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