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二)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二)

随着特纳少将火线离开新乔治亚岛战场返回珍珠港,8月24日,尼米兹宣布由他出任司令官的第五两栖舰队正式建立。特纳将指挥第五舰队所有运输船、货船、登陆艇、扫雷艇等舰艇,配属给他的还有老式战列舰、护航航空母舰及部分巡洋舰和驱逐舰。

特纳的到来立即在玛卡拉帕总部刮起了一阵旋风。参谋长穆尔在日记中这样写道,“特纳来了,秉持着一贯的严厉作风。但我很庆幸他能来到这里,因为他擅长调兵遣将,我对此感到非常欣慰。我们几乎无话不谈,但凡遇到那些他不愿与斯普鲁恩斯交流的话题,他总是第一时间来找我商量。”特纳疾言厉色,令出必行,如果哪个军官当着他的面弄错了事实,那他只能祈祷上帝的保佑了。他的副司令官希尔少将如此形容自己的上司,“他绝不容忍出现任何差错,并且会对犯错者进行严厉斥责。他不仅严于律己,对待部下也十分严格。对于任何反对者都态度强硬。”斯普鲁恩斯如此评价这位海军军事学院的邻居兼同事,“那些令我头疼的大量细节问题,他处理起来却得心应手。”连金都说,“人们只要遇到麻烦,就会去找这个狗娘养的家伙。”

随后霍兰•史密斯少将抵达珍珠港,特纳亲往机场迎接。在这种场合,特纳表现得非常斯文,史密斯也同样彬彬有礼。可一旦两位个性倔强、粗鲁、爱好嚷嚷的老将在一起工作时,就会表现出他们被叫做“恐怖特纳”和“嚎叫的疯子”的本性。对两栖作战该怎么打、该由谁指挥,两人想法截然不同,此时的热情不过是假象而已。9月4日,尼米兹宣布,由霍兰•史密斯出任司令官的第五两栖军正式成立。

上述高级职务的任命引发了一系列扯皮事件。有人非议,海军航空兵只任命了波纳尔和胡佛二人。同时第二十七步兵师已受命顶替陆战一师参加战斗,陆军却没有一名军官得到任命。在珍珠港,海军航空兵的发言人当属陶尔斯,而陆军的发言人则是罗伯特•里查森中将。

此前迪洛斯•埃蒙斯中将回国履新。在到麦克阿瑟那里晃悠了一圈不愿屈就之后,里查森到珍珠港接任了埃蒙斯的职务。艾克尔伯格这才到了西南太平洋,进而给巴顿腾出了位置。在以海军为主的珍珠港,理查森的处境注定会非常尴尬。尼米兹只让他负责中太平洋地区陆军步兵、航空兵的训练和行政工作,并不参与指挥作战。后来一系列事实证明,当初他还真不如去西南太平洋,好歹还能捞上几仗打打。

让里查森气愤的是,陆军航空兵竟然要由海军的胡佛指挥,而陆军一个整师则要接受海军陆战队霍兰•史密斯的指挥。他认为这两名军官都不懂陆军的作战条令,让他们指挥陆军纯属瞎扯淡,这些部队毫无疑问都应该归他指挥。在他的强烈抗议下,尼米兹勉强任命黑尔出任胡佛的副手,但拒绝对拉尔夫•史密斯少将第二十七步兵师的指挥关系作出调整。

前来凑热闹的人还真不少。在海军部任职的哈里•亚纳尔上将——就是当初批准卡尔森去苏区视察的那位,现在早已退居八线了——跨过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直接给下属各部队司令官和海军航空兵军官们发去信件,征求他们对使用航空母舰和舰长任命的意见。远在南太平洋作战的弗雷德里克•谢尔曼少将也来凑热闹,提出目前海军作战的组织编制和战术方法早已过时,在包括海军航空兵在内的所有混合部队中,非航空兵出身的指挥官都应立即由现役航空兵军官取代。这不但是针对斯普鲁恩斯,连尼米兹都捎带上了——简直是找死的节奏呀!

失意的陶尔斯可算找到了众多同盟军。当尼米兹征求他对快速航母舰队的使用意见时,陶尔斯以书面形式正式回复:航空母舰是舰队先锋,可以攻击陆上和海上的任何敌人,应为舰队的其它舰艇和两栖部队提供空中支援,因此各舰队司令官均应由航空兵军官担任,或者在他们的参谋部里配备航空兵军官担任高级职务。之后他明目张胆地说,第五舰队司令官应该是他,而不是斯普鲁恩斯。可能觉得光推荐自己不太好意思,陶尔斯提出了另一个候选人菲奇中将。最后他说,退一万步讲,至少第五舰队的参谋长应该由航空兵军官担任,穆尔同样没有飞行员证书。

陶尔斯在指挥问题上与亚纳尔的亦步亦趋令尼米兹非常生气。他把陶尔斯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劈头盖脑地训了一顿,声明除斯普鲁恩斯之外没有人能出任第五舰队司令官,请他不要再指手画脚,妄加议论。灰头土脸的陶尔斯只好写信向华盛顿的亚纳尔哭诉:“直截了当地说,他说我是胡说八道!”

这边葫芦还没按下去,那边瓢又漂起来了。作为陆战一师的首任师长——范德和鲁普图斯不过是第三、第四任而已——霍兰•史密斯具有长期从事两栖作战训练和演习的经验,他和特纳在决定海军陆战队由谁指挥、指挥那些部队等问题上展开了激烈争吵。特纳认为,部队在舰上或登陆艇上时应该归他指挥,部队作战训练、演习和实战都应如此。霍兰•史密斯对特纳对舰队的指挥权没有异议,但坚持地面部队自始至终都要接受他的指挥,要不让我来干什么?

两人都是火爆脾气,嗓门一个比一个大。霍兰•史密斯大声咆哮道:“我不要什么指挥权,也不要当什么指挥官!给我一支枪,我作为一名士兵去打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杀几个日本鬼子!”

特纳立即反唇相讥:“枪,你自己身上就有,还等我把你分到连队去吗?想走,你尽管走好了,恕不远送。”特纳的话还真有毛病,此时陆战二师远在新西兰惠灵顿,让一大把年纪的霍兰去陆军第二十七师,人家年轻连长还不一定要他呢。不但打仗跑不快,还要派专人去保护他。

对两位少将的争吵,上校穆尔显然无法解决,只好将问题交给中将斯普鲁恩斯。这位最后来了个折中:部队训练期间由两人共同指挥,在海上和登陆过程中由特纳指挥,登陆部队在岛上建立指挥部后由霍兰指挥。听起来就费劲,更别说具体执行了。仗打起来时各阶段就那么好区分吗?人在岸边一只脚在水里一只脚在岸上归谁指挥?问题看似得到了暂时解决,但在具体执行中,两人一定还会大吵大闹的。

华盛顿号主炮

华盛顿号

麦克莫里斯少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