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陂的夏天

原标题:黄陂的夏天

文 | 李克胜 · 图 | 网络

地处南方的黄陂,夏天是一个蒸熏的时节。

夏天踏着绿,乘着风,沐着雨,天地游玩一季;翠绿层染大地,装满情,蕴着香,盈盈走来。喜爱高温的繁花和恣意疯长的野草、藤萝,给黄陂大地涂抹上了一层漫溢的青葱。

多情的天,一时万里无云,一时浮云如洗,一时白云朵朵,一时乌云密布。雨,是夏天的宠儿,有时如丝如缕,有时来势汹汹,性情疯癫而暴烈。这天和雨啊,是那么难以琢磨。

一条贯穿全境南北走向的高等级公路,沿途连接着通向各街办、村庄的水泥大路。烈日下,风雨里,行驶着各种不同型号的汽车,还有摩托车、农用车、自行车以及徒步而行的人。

烈阳照耀下的赶路人,银光闪闪像一串串珍珠的汗珠挂满面颊,即便如此炎热,景色依然,夏天给雄壮的山峦,沟垭,原野铺上了一层层绿茸茸的绿毯。于是,在无边的葱郁中,有着一缕醉人的浪漫和温情。

通村水泥路,连接各村民舍。新型农宅楼宇,分散在适宜的地方,平和静谧。几栋老屋,庭院深深,石墙,黛瓦,青苔,蜘蛛网,上锁的门,剥落的墙壁,褪去色彩的春联,轻叩心扉。在绽满离别的小笺上,淡淡打捞着老屋过往,细数人间况味。

村外,一畦畦稻菽丰茂,抛荒的良田疯长杂草,几位老人躬着背在田间劳作。青壮年早已逃离土地,奔入都市人流,流传千百年的农耕技能在他们身上失传。村中水磨、舂米、碾麦的故事,早已成为一段历史记忆,封存于美好的传说。

一根根高耸的输电杆立在山寂寂、水殇殇的黄陂大地上,将电源传送到城镇,村庄和景区。它传输着现代科技和繁华,低调地蕴藏精致与优雅,给古老而广博的陂邑大地注入生机与活力,同木兰文化一道在这方土地上发扬光大。

村头树上,知了嘶哑长鸣“热了,热了……”大约只有黄陂的夏天才能听到如此真切的蝉鸣。河岸芦苇丛中,鸟儿叽叽喳喳,突然,苇秆上急速飞出一只翠鸟,直冲河面,叼起一条小鱼。平静的河面,顿时漾出五彩波纹。

夏天的黄陂给暑假的学生提供了多元文化。红色旅游教育基地姚家山,晨钟暮鼓的佛教圣地木兰山,云霞深处的云雾山、矿巴山、清凉寨;水色潋滟的木兰湖、木兰天池、木兰水镇;塞北风光的木兰花乡、木兰草原、木兰川;土苗风情的锦里沟;岁月静好的大余湾、农耕年华等景点;

还有可圈可点的二程文化,盘龙城遗址,定远公园……这片大地吸引了无数慕名而来的远方游客,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尽是黄陂山水的倩丽,眸子里,充盈着夏天的爱恋。黄陂,留下了他们轻浅的足迹,宛如串串娟秀的文字,又似飘逸诗行。

我不会在黄陂的夏天里流连,虽然她的夏之美并非传说。有着灿烂文化传承的黄陂,如今正如火如荼地践行着一个全方位、多元化的有陂邑特色的发展格局,在这片古老的大地上,我感受到一种生生不息的顽强和伟岸。

本文作者李克胜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李克胜,出生于黄陂蔡店李家冲,现居荆州。初中肄业,1969年入伍,后入学进修,曾工作于油田,现已退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