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人5岁封王7岁拜相,10岁时被皇帝鸩杀,临死前的遗言令人泪奔

原标题:此人5岁封王7岁拜相,10岁时被皇帝鸩杀,临死前的遗言令人泪奔

文/格瓦拉同志

按照常人的理解,王爷作为皇室贵胄,平日里锦衣玉食、出尊入贵,宛若生活在蜜罐中,不知羡煞多少普通人。然而就实际情况来看,命运坎坷、晚景凄凉的王爷其实并不在少数,他们的结局有时还比不上普通人。比如,刘宋新安王刘子鸾,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刘子鸾是宋武帝刘骏第八子,生母为殷淑仪,齐敬王刘子羽、晋陵孝王刘子云、南海哀王刘子师都是他的亲弟弟。其实殷淑仪本姓刘,是南郡王刘义宣之女,跟刘骏是堂兄妹关系。刘义宣谋反被杀后,刘骏因为垂涎堂妹的美貌,便将她纳为妃,并为其改姓为殷。殷淑仪入宫后,凭借着美艳绝伦的外表、柔媚乖巧的性格,由是得以“承欢侍宴无闲暇”,几乎到了专擅宫闱的程度。

殷淑仪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孝武帝的堂妹

殷淑仪,南郡王义宣女也。丽色巧笑。义宣败后,帝密取之。宠冠后宫。假姓殷氏,左右宣泄者多死,故当时莫知所出。及薨,帝常思见之,遂为通替棺,欲见辄引替睹尸。如此积日,形色不异。追赠贵妃,谥曰宣。见《南史·卷十一》。

孝武帝因为宠幸殷淑仪的缘故,曾动过好几次想要立其为后的念头,但终因皇后王宪嫄毫无把柄可抓,再加上朝中重臣的强烈反对,才没有实施。不仅如此,孝武帝还对殷淑仪所生长子刘子鸾也另眼相看,在他年仅5岁的时候,便册封其为封襄阳王,不久又进封为新安王,所受恩宠胜过兄弟姊妹。

孝武帝因为宠爱殷淑仪,所以对刘子鸾也另眼相看

孝武帝因为喜爱刘子鸾的缘故,很想把他立为储君,以取代顽劣不堪的太子刘子业,但因为重重阻力未能付诸实施。不过,刘子鸾虽然没有当上太子,但孝武帝却授予他卖官的特权,以至于江南热衷功名之徒,莫不奔走于刘子鸾的门下,以期望得到皇帝的赏识、提拔(“子鸾爱冠诸子,凡为上所盼遇者,莫不入子鸾之府、国。”见《宋书·卷八十》)。

然而殷淑仪红颜薄命,在跟孝武帝恩爱没几年后便香消玉殒,时在大明六年(462年)四月。殷淑仪病故后,刘骏悲痛欲绝,每日里为她哭悼,以至于精神恍惚,无力处理朝政。为了表示哀悼,孝武帝在追封殷淑仪为贵妃的同时,还下令对她进行厚葬,并给她建庙以示悼念,庙成后以刘子鸾的封号命名,称为新安寺。

刘子鸾5岁封王7岁拜相,一度很风光

殷淑仪死后,孝武帝在持续思念她的同时,便将更多的关爱和精力放在刘子鸾身上,对他进行刻意提拔。就在殷淑仪病故的当年,只有7岁的刘子鸾便被超拔为宰相(司徒)。两年后,刘子鸾又加领中书令职务,执掌朝廷枢机。当然,由于刘子鸾年纪太小,还无法履行宰相的职务,具体事务还是由属官帮他来处理。

孝武帝在位期间,刘子鸾因为母亲的关系备受溺爱、超拔,然而随着前者的驾崩,他的命运便陡转而下,最终落得被毒杀的下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在孝武帝驾崩后,太子刘子业继位为帝,是为前废帝,时在大明八年(464年)闰五月。刘子业即位时年仅17岁,起初还畏惧权臣戴法兴,表现得还算是规矩本分,但等到戴法兴因遭诬陷被杀后,他便开始变得无法无天起来。由于刘子业做太子时地位并不稳固,数次有被刘子鸾取代的危险,所以等到他亲政后,便决意杀死刘子鸾以泄愤。

刘子业因为痛恨刘子鸾,竟然将他毒死

景和元年(465年)九月,就在除掉戴法兴的次月,已忍耐许久的刘子业终于对刘子鸾动手,以“意图谋反”的罪名解除他所有的职务,并派遣使者将其鸩杀。刘子鸾起初哀嚎痛哭不肯饮鸩,并对着使者频频叩头,期望后者能饶过自己,但终究都是无用功。刘子鸾自知非死不可,便在饮鸩前语带哽咽地对左右说道:“希望在我死后轮回时,生生世世,再不要投胎于帝王之家。”

刘子鸾遇难时年仅10岁,与他同时被害的,还有亲弟弟刘子师、亲妹第十二皇女(刘子羽、刘子云皆早夭)。刘子鸾临死前的遗言传到宫外后,闻者莫不唏嘘落泪(“帝素疾子鸾有宠,既诛群公,乃遣使赐死,时年十岁。子鸾临死,谓左右曰:‘愿身不复生王家。’同生弟妹并死,仍葬京口。”引文同上)。

刘子鸾临死前乞求来世永不再生于帝王家

同年底,刘子业因荒淫昏暴被叔父刘彧弑杀,后者随即登基为帝,是为宋明帝。刘彧上台后,可怜刘子鸾无罪被杀,便将他追封为始平王,并改葬于秣陵县的龙山。与此同时,宋明帝还命建平王刘景素之子刘延年做刘子鸾的后嗣,以便为他延续“香火”。

史料来源:《宋书》、《南史》、《资治通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