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障公务员比例是否达标成谜 政府如何带头消除歧视?

原标题:残障公务员比例是否达标成谜 政府如何带头消除歧视?

导读

残障者就业环境难以改善,政府等公共部门没带好头被指是重要原因。大量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未按法律规定的1.5%比例招录残障者

时至今日,对于一些地区的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而言,其招录残障者的数量和所占比例仍被当作“秘密”看待。图/视觉中国

文|见习记者 黄蕙昭

笔试面试排名第一,却因公务员体检中视力不合格而无法上岗。今年4月,视障者郑荣权报考南京盲校教师岗位的遭遇一度引发热议。对渴望融入社会工作的残障者而言,就业所面临的壁垒重重,而行政机关、事业单位等公共部门的门槛尤高。

2019年8月3日,億方公益基金会开展沙龙“待掘的天赋:残障多元就业支持体系探究”,对残障者就业过程中支持体系缺失,法律保护薄弱,制度性歧视尚未破除等多重问题展开探讨。多位参与者提及,残障者就业环境难以改善,政府等公共部门没带好头是一大原因。

2006年全国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中国残障者总数在8296-8502万之间,约占总人口的6.3%。而根据2018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在持有残疾证的3566.2万残障者中,已就业人数948.4万人。

本文来自新闻原创付费阅读网站“财新网”如有意阅读全文,可选择单篇购买,或者直接订阅谢谢!

残障歧视链何时休?[2018-08-07]

前几天自闭症圈内自媒体“大米和小米”首爆深圳15个自闭症家庭入住公租房前遭数百业主拉横幅抗议的消息,该文章达到了10万+的阅读量,更有海量的留言。

在我们的微信交流群里,有家长转发了该篇报道,并且引发了许多讨论。留言和讨论的焦点之一就是“自闭症不是精神病,自闭症怎么能跟精神病划等号呢?把自闭症说成精神病是造谣”。还有很多人主张把自闭症单独分类,不要与精神病为伍,急于跟精神病划清界限,俨然一副“自闭症”比“精神病”强的姿态。

本来我们自己已经属于不被理解的弱势群体,却还要在弱势群体内部制造歧视链。实际上,自闭症是先天的神经系统发育障碍,很多神经系统的异常也会伴随精神方面的异常,自闭症跟其他精神疾病共享脑部神经系统的异常。退一万步讲,就算自闭症不是精神病,我们也不要再去鄙视其他的弱势群体,制造新的歧视链。

中国教育最后一块短板:适龄残障儿童的课桌何处安放?[2018-03-03]

上世纪五十年代起,许多国家就尝试让残障儿童进入普通学校和其他孩子一道学习成长,但在中国,勉强进入普校的少数残障孩子面临学习困难、歧视等多种障碍,却缺乏足够支持。最新调查报告显示,适龄受访残障儿童的义务教育在读比例仅为45%,28%的受访者求学被拒。

“融合教育是特殊教育发展的趋势,也是中国教育的最后一个短板。”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许家成对财新记者说。所谓融合教育,来自英文Inclusive education,也被译作全纳教育或包容性教育,指残疾人在不受歧视和机会均等的情况下,在普通教育系统内获得融合的、有支持措施的、优质的教育。

3月2日,在由救助儿童会、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和壹基金联合主办的2018融合教育调研报告发布会上,《适龄残障儿童入学状况调查报告》(下称“报告”)正式发布。

多少残障孩子无学可上?中国要求提高入学率[2017-07-28]

中国提出目标,到 2020年,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入学率将达到95%以上,实现残疾儿童少年义务教育的全面普及。

教育部等部门日前联合印发《第二期特殊教育提升计划(2017-2020年)》(以下简称《计划》)。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在教育部今日召开的发布会上介绍,未来三年,中国将全面提高各级各类特殊教育普及水平,非义务教育阶段特殊教育的规模也将显著扩大。

吕玉刚介绍,为落实义务教育阶段95%的入学目标,未来将以区县为单位,加强教育部门和残联机构的统筹,逐一核实未入学适龄残疾儿童,“落实一人一案”,做好教育安置。

责编|任波

转载授权、投稿及爆料请联络财新健康管理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