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加班用餐猝死不算工伤?人社局在保护谁的利益

原标题:教师加班用餐猝死不算工伤?人社局在保护谁的利益

教师加班用餐时猝死,为何人社部门4次认定不属工伤?

文丨杨晨

近日,“山西稷山一教师加班用餐时猝死,人社部门4次认定不属于工伤”一事,备受舆论关注。

一名90后小学教师,寒假期间被学校叫去加班,学校安排中午用餐时,突发疾病猝死。事后,家属4次向人社局申请认定工伤,人社局均不予认定。其间,法院3次判决外加一次政府行政复议,均撤销了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并明确要求重新认定。

(图片来源:新京报)

然而,事发至今已两年半,家属收到的依然是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

这个结果着实令人遗憾。所谓“工伤”,顾名思义,就是因工作原因发生的人员伤亡意外。一个年纪轻轻的教师,服从学校的安排,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突发疾病猝死,尽管是在中午用餐时发病,不是正常工作时段出事,也与从事的加班工作不可分割。有关部门却把加班过程,仅看成在办公场所按部就班的工作,这种过于狭隘的认定,不仅是对劳动属性的错误理解,也是对劳动者权益的漠视。

尽管法律尚未明确,劳动者中午就餐时出现伤病等意外情况,应当确定为工伤,但从国家立法、有关司法解释看,加强劳动者权益保护,乃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比如,2004年最高法出台《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明确“职工受用人单位指派或者因工作需要在工作场所以外从事与工作职责有关的活动期间”属于“因工外出期间”,“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且在合理时间和合理路线的上下班途中”等情形,应认定为“上下班途中”,发生意外应当认定为“工伤”。

回看这起不予认定工伤事件,这名教师受学校指派在校外加班,应属于“因公外出期间”;中午在学校组织的办公场所以外的地点就餐,也是“从事属于日常工作生活所需要的活动”,理应视为加班整体的一部分,出现的人身伤亡意外,认定为工伤理所应当。鉴于该青年教师已经死亡,其近亲属可以按规定,从工伤保险基金领取丧葬补助金、供养亲属抚恤金和一次性工亡补助金等作为救济。

(猝死教师生前照片。图片来源:新京报)

令人颇为纳闷的是,这起看似没有多大难度的工伤认定,却在人社局方面反复遭遇“肠梗阻”。尽管法院3次判决外加一次政府行政复议,均撤销了人社局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并明确要求重新认定,但人社局却执拗异常,坚持不予认定。

因为依照《行政诉讼法》,法院对行政诉讼案件,可以做出“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或“撤销或者部分撤销,并可以判决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为”的判决,却不能直接代替政府部门重新作出行政行为。而根据《行政复议法》,政府也不能代替职能部门作出工伤认定。在这种情况下,该教师的家属虽然得到了司法和政府的支持,但只要人社局立场不变,依然得不到该有的工伤认定,而法律救济也遥遥无期。

揆诸现实,类似的工伤认定难题并不少见。之前,围绕一起职工死亡的工伤认定,福建南平市延平区法院作出判决,责令南平市人社局撤销《不予认定决定书》,重新作出行政行为。上诉期限内,南平市人社局未提上诉。判决生效后,南平市人社局申请再审,被南平市中院驳回。可事情并未尘埃落定,南平市人社局在没有新的事实和理由的情况下,再次作出《不予认定决定书》。

为什么人社局如此“固执己见”?客观上看,的确有法律不够清晰明快的因素,这为人社部门提供了错误理解、不当操作的“温床”。而拒不执行判决和裁决、复议决定,却不用担心被追究法律责任,也让不予认定工伤,成为一个无法打破的“死循环”,劳动者成为这个“死循环”的受害者。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保护劳动者权益,是法治社会的底线。维护劳动者的工伤权益,需要从立法源头上发力,将休息就餐等必要活动,列入劳动法律保护的范围。考虑到立法程序的繁琐与法律抽象的必要,可以参考最高法出台《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以司法解释等形式,明确员工午休就餐等期间出现意外事件,也应视为工伤。

除此以外,还需要“较真碰硬”。对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的,如果情节严重,对有关单位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也应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刑责。

即便不构成犯罪,根据《行政复议法》,如果被申请人不履行或者无正当理由拖延履行行政复议决定,“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警告、记过、记大过的行政处分”,“经责令履行仍拒不履行的,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行政处分”。

教育千次不如追责一回。如果法律责任落到具体的工作人员身上,工伤认定的随意性、错误性就能得到有力纠正,而劳动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得到更好保护。如此,司法审判、行政复议都打破不了的工伤认定“死循环”,才会真正被打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