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大开绿灯?西沙海战中我支援军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的真实过程

原标题:蒋介石大开绿灯?西沙海战中我支援军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的真实过程

1974年西沙海战中东海舰队三艘导弹护卫舰南下增援,通过台湾海峡的情况,引起关注。那么,当时客观实际又是怎样的呢?

对于西沙海战中我支援军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的过程,有不少朋友提出,目前网络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一说:我东海舰队援舰在通过台湾海峡时,“蒋介石大开绿灯,又是照明,又是护航,还给供养”,顺利通过台湾海峡是蒋介石支持保障的结果。另一说却是:当时蒋介石同侵犯中国西沙的南越政权站在一边,国军顾问团一直驻守西贡,向其提供军事援助。我军通过台湾海峡,是我们“计划周密,隐蔽得力,从头到尾也没蒋介石什么事”。朋友们问,两种说法哪种正确呢?其实两种说法都是不符合当时客观实际的。笔者作为当时南海舰队司令部情报处译电员,直接参与了西沙海战,特别是2月21日夜来南海增援的东海三舰,在通过台湾海峡时,正是我值班,有幸亲眼目睹并直接处理了三舰通过台湾海峡的全过程。

一, 毛主席命令“直接过台湾海峡”

西沙海战爆发前,时任南海舰队司令员张元培就给中央和海军写报告,要求调东海舰队舰艇增援。1974年 1月19日海战爆发,中央和海军批准了张司令请求,紧急调东海舰队(01型)505号昆明舰、506号成都舰和508号衡阳舰3艘导弹护卫舰南下增援。

◆1974年毛泽东在书房。

(01型)导弹护卫舰舰长91.5米,宽10.1米,吃水3.12米,标准排水量1240吨,满载排水量1460吨,航速28节,续航能力2000海里/18节,战斗乘员170人。这在当时是我海军战斗力较强的现代军舰。把配置这么高的战舰增援到南海,我们当然是高兴万分,可接下来如何选择南下航线却难住了指挥部上下所有人。

台湾海峡是一条呈东北—西南走向的狭窄水道,南宽北窄,长205海里(约380公里),平均宽102海里(约189公里),最窄处仅70海里(约130公里)。在这一海域,国共两军曾发生过多次海战,由于台海关系紧张,以往,我海军舰艇从东海到南海,都需绕道入太平洋,过巴士海峡。路途远,风浪大,用时长,这次西沙海战告急,该怎么走?经请示毛主席,毛主席提出“直接过台湾海峡” 。

坚决执行毛主席的命令,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毕竟是没有先例的,能否平安通过台湾海峡,大家心里都没把握。为保障三援舰安全南下,福建基地组织了30多艘舰艇、上百门岸炮和高炮以及战机和沿海观通雷达,执行警戒保障任务,严阵以待,随时准备粉碎来自台湾方面的破坏与挑衅。

1月20日海军情报部通知我们,东海三援舰已在舟山基地出发,将于21日夜间秘密通过台湾海峡。据海军情报室值班人员讲,为保证行动的有效隐蔽,三舰通过台湾海峡时实行灯火管制,电报只收不发。航行由我沿海雷达站测定三舰方位,用密码通报他们,实行陆地指挥。

海军情报室特别通知我们,三舰通峡的全部行程方位直接报舰队司令部,要求我们全程掌握,做好请示汇报。张司令要求我们情报处,要将东引、马祖、金门各岛国军兵力部署情况报作战室,并严密监视台湾方面舰船动向,一有情况马上报告。

◆南海舰队司令员张元培。

21日夜,情报室海空情由我、陈木明、吕守国和叶景波值班,这是一个漆黑的夜,也是一个平静的夜,张司令、彭一坤参谋长、情报处范树华处长、作战处雷处长也都早早来到我们情报室。

这天,是继海战后电报最多的一个夜晚,来自台湾海峡沿岸我雷达观通站的电报特别多,我们认真翻译着电文,详细标注着舰位。

晚9点27分,三援舰到达台军控制的东引岛以东海域。

东引岛,是国民党政权逃往台湾后创建的一个“反共救国军指挥部”,该武装组织最先由美国中情局下属的“西方公司”提供训练和武器。1955年12月,蒋介石让其常驻东引岛担任守备任务。“东引反共救国军”兵力包括两个步兵营、一个混成炮兵营。配备有导弹艇、反舰导弹和观通雷达及轻型装甲车、反坦克导弹等。兵力高峰时达3万。用国军的话说,东引岛是“陆海空齐备、战力超强的前线中枢,可有效控制方圆200公里的海空”。并直接切断解放军东海、南海两大舰队的联系。

◆505号昆明舰。

据作战处战例记载:1960年3月1日,我护卫艇第29大队护卫艇3艘与台“反共救国军第一总队”海上突击支队远征517号炮艇在东引岛以东海域交战,将远征517号炮艇击沉,毙12人,俘10人。1964年5月1日,我29大队护卫艇9艘与国民党海上袭击队“海狼艇”7艘在东引岛附近海域交战,击沉其“海狼艇”2艘、俘1艘,毙8人、俘4人,我军也有伤亡。1965年5月1日,我南昌号护卫舰,第29大队护卫艇4艘,沙埕巡防区护卫艇2艘与台东江号猎潜舰在东引岛以东海域交战,重创东江号,毙4人、伤36人、失踪1人。我伤护卫艇2艘。这些战例足以说明,东引岛海域是我与台海战的多发区。

◆508号衡阳舰。

作战处雷处长望着航海图标示逐渐靠近东引岛海域的我3艘导弹护卫舰沉思良久,自言自语道:不怕三舰战死在西沙战场,就怕战士们牺牲在台湾海峡。这句话反映出当时每个人的心情。大家都为三援舰的航行安危捏一把汗。要是真像人们传的那样,如果国民党兵打开照明灯,又是来护航,又是送给养,恐怕还没到近前,就会被我们的炮弹打回,因当时我三艘导弹护卫舰全部是炮弹上膛,沿海部队也全部进入高级别战备状态,如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时间:2135,舰号505,舰位:经54.20,纬37.19,航速:18节,航向:217度。” 我们全神贯注地翻译着来自海峡沿岸我军发来的每一份电文,一丝不苟地标注着三舰航行的每一个方位,沿海各雷达观通站几乎每5分钟就向我们上报一次各舰位情况。张司令几次询问东引岛守军情况,然而,此时东引岛却静得出奇,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506号成都舰。

我三援舰按照陆地指挥前行,静静地以每小时18海里的速度驶向马祖岛以东海域。

马祖岛,面积约10.4平方公里,也是蒋军“重兵把守”的一个岛屿。是我三舰通过台湾海峡的中心区域,从1954年开始,马祖列岛与我黄岐半岛发生大小规模战斗多起,1958年8月,著名的“金马炮战”就是在马祖、金门一线全面开火的。1966年1月9日的马祖空战,我空70团两架歼5机,就是在这一区域击落台空HU—16战机的。多年来,我们在这一区域与蒋军虽炮战空战不断,但我们从不在马祖岛以东海域与其进行海战,因这一区域是蒋军控制的中心区,海战一打,北有东引守军,南有金门守军,东有台北,蒋军必来援助,我将受四面夹击,这对我极其不利。这一次,我三舰缓慢向马祖以东海域驶来,渐渐进入这一死角区。

“过东引岛,蒋军无动静,会不会故意放行,让我们进入马祖他们的伏击圈,然后来个一网打尽呢?”作战处雷处长问情报处范处长,“有没有这种可能?”

范处长解释:就目前而言,蒋军较大型舰艇的方位全在我严密掌控之下,近几天一直未见他们军舰调防,今夜更无任何异常,应不会有什么“伏击圈” 。张司令只是在认真观察,一言不发。

静,出奇的静。但南海舰队司令部值班室的这些军人们却丝毫也没有平静。

夜间两点,海空情换班的同志来替我们了,但三援舰还处在四面夹击的风险区内,值班首长还在,好像战斗随时都有可能打响,我们一点儿困意也没有,仍坚持留下来和同志们共同值班。

隔壁,通讯处电台“滴答,滴滴答,答滴滴”响个不停,电报一份份从传递箱吐出来,被我们用密码快速地翻译,准确标示,终于我三援舰从距马祖岛仅14海里区域驶出。

3点35分,我三援舰又顺利驶过金门以东海域。大家紧绷着的心终于可以放松了一些。

此时的西沙,海战虽己取得阶段性胜利,我军刚刚收复了甘泉、珊瑚、金银三岛,但恼羞成怒的南越当局不甘失败,又调兵遣将,他们的6艘军舰正虎视眈眈从岘港向我西沙方向机动,岘港地区的海、陆、空三军也蠢蠢欲动,阮文绍还调两艘驱逐舰到岘港,并求援美国第七舰队,伺机反扑。在这一紧要关头,东海舰队三援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张司令兴奋不已,自言自语道:毛主席英明!老蒋还算开明!有东海舰队的支援,我们必胜无疑。

二,为什么能顺利通过台湾海峡

东海舰队援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鼓舞了士气,震慑了敌人,使中越双方兵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中国海军形成绝对优势,迫使南越当局不得不做出“避免下一步同中国作战”的决定。我军援舰顺利通过台湾海峡的举动,避免了战争的进一步扩大和升级,保卫了西沙海战的胜利成果,意义重大。那么,毛主席为什么要求直接过台湾海峡?三援舰为什么能够顺利通过台湾海峡?这成了战后我们议论的焦点,据总参情报部的同志讲,毛主席事后有过解释,曾风趣地说:“蒋先生还是讲民族大义的。”

◆1974年7月19日,人民海军在西沙群岛海域进行自卫反击作战,击沉敌舰1艘,击伤3艘,收复了被南越军队占据的珊瑚、甘泉、金银3岛。图为欢迎参战舰艇胜利归来。当时江青来南海搞“批林批孔” 试点,我们司令部则联系海战实际,学习毛主席军事战略思想,张司令要求情报、 作战两大处先学一步,学深一步,以带动舰直机关学习活动的深入。为学习领会好毛主席为什么要“直接走” 和为什么能“顺利过”,范处长根据总参、海军《情报信息分析》在学习会上进行专门辅导,他向我们介绍了毛泽东与蒋介石的四个默契,让我们认识到毛泽东的远见卓识和高超的军事战略思想,也认识了毛泽东“直接走” 和“顺利过” 的历史根源。

◆张元培(右一)当年与本部队战友的合影。

范处长说:在维护“一个中国”原则立场上,毛主席与蒋介石意见是一致的。他介绍: 1958年10月21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抵台,强调台湾应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实行完全独立,要求蒋介石撤出金、马岛,斩断同大陆的联系,美才承担共同防御义务。蒋则以“反攻大陆” 为由固守金、马,不搞台湾独立。杜勒斯则提出支援金、马的困难与限度,向蒋提出若干条件,以此要挟蒋介石接受“两个中国”的解决方案。双方就此发生激烈争执。在美国的高压下,在蒋介石“不搞台独”主张遇到困难、并难以坚持下去的时候,毛泽东宣布,停止炮击无效,恢复对金、马岛的炮击(此前我们已宣布停止对金、马岛的炮击)。炮击是在杜勒斯访台期间恢复的,毛主席恢复炮打金马岛,实际打的是美国,维护的是两岸统一,从一定意义上讲是帮了蒋介石的忙。有消息透露,蒋介石对美国人说,我不反攻大陆,毛泽东就要收复台湾,我同意独立,毛泽东也不会同意台湾独立。最终使美国的企图没有得成。自此以后,我们对金、马炮击实行“打单(日)停双(日),打而不登,打而不死” 从未间断。(一直到1979年1月中美建交后才停止对金、马岛的炮击,编者注) 毛泽东用这种方式维护两岸统一。因此,在一个中国原则立场上,毛蒋二人是默契的,观点是一致的。这次过台湾海峡,毛泽东有意考了蒋介石一把,能够顺利过说明蒋介石还算及格,所以毛泽东讲“蒋先生还是讲民族大义的”。这是他们的默契之一。

1974年1月11日,我外交部奉命发表声明,对南越的侵略行径提出严正警告,重申中国对西沙、南沙、中沙和东沙群岛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政府决不容许南越当局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任何侵犯。然而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严正警告, 仍派军舰侵入西沙,对在甘泉岛附近从事捕鱼的中国渔轮进行挑衅,炮击我岛上国旗;强占我珊瑚、金银、甘泉岛屿,企图作为继续侵占其他岛屿的据点。此时的蒋介石也责成台外交部发表“中国领土不容侵犯”的严正声明。强烈谴责南越当局侵犯中国岛屿的非法行为。这表明他 “一个中国”的思想没变,人们说他护航,送给养,可能由此演义。

◆当时担任南海舰队情报处译电员的作者李兆新。

张司令还约请范处长、雷处长到舰直机关大会上讲,通过上述讲解,使我们了解了毛主席军事战略思想的博大精深,了解了此次增援西沙,东海舰船从台湾海峡能够“直接走” 和“顺利过”良好结局的前因后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