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五)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五)

在此期间,斯普鲁恩斯二次飞赴惠灵顿,检查陆战二师的准备情况。他询问官兵的士气,尤其是那些已娶了新西兰姑娘的老兵。朱利安回答没有问题,官兵士气高得很。斯普鲁恩斯问如何才能保证作战期间指挥不间断,因为再没有比登陆作战更复杂的事情了。一旦出现意外,必将会有重大伤亡。史密斯回答,所有官兵都知道一旦长官阵亡,接下来该受谁指挥,请领导放心。

斯普鲁恩斯询问还有什么困难。陆战二师作战训练主任戴维•肖普中校汇报说,两栖运兵车极度缺乏。这种装备以前只用于后勤方面,负责在登上海滩后将补给物资运上去,因此既无武备也无装甲。得到这些装备之后,陆战二师开始为其安装6毫米的钢板作为装甲,并在上边安装了1挺机枪。另外供单兵使用的肩负式电台体积较大,且不防水,难以满足实战需要。

斯普鲁恩斯认为,目前陆战二师拥有的大约100辆LVT-1型两栖运兵车差不多够用。史密斯补充说,他们最缺的是LVT-2型。这种提高型的运兵车性能更好、马力更大、火力更猛、抗打击能力更强,它们不但装甲厚度达到了9毫米,还装备了3挺机枪,可以从舱内直接向外射击。在美国国内,这种新型运兵车刚刚量产,被优先配置给欧洲作战的部队。斯普鲁恩斯立即发电报给在华盛顿的尼米兹上将。经尼米兹多方协调,最终勉强弄来了50辆,但远远不能满足作战的需要。电台问题在短时间内同样无法解决。

身材矮胖的肖普中校是一位优秀的陆战队军官。他红红的脸,粗壮的脖颈,性格顽强且喜欢骂人,他负责策划攻击直到最后的细节部分。肖普想出了一个独特的办法,用航拍照片上显示的厕所数量来测算岛上的日军人数,后来证明这种作法非常有效。由于事先负责登陆作战的陆战二团团长威廉•马绍尔上校突发心脏病卧倒,肖普戏剧性地在战前接过了指挥权,并成为这次战役中的关键人物。肖普曾有在中国服役的经历。为了打好本次作战,正在美国本土负责陆战四师训练的卡尔森中校——1942年8月突击马金环礁的前第二突击营营长、现陆战四师作战训练主任——受命来到陆战二师,以军事观察员身份协助肖普开展工作,毕竟他曾亲自去过那一带。

按说这战前准备已经够充分了,但之前哈罗德少校提出的潮汐问题依然没能解决。潜艇发回的侦察报告表明,塔拉瓦周边遍布珊瑚礁,登陆艇必须借助黄昏或夜间的大潮才能登陆。权衡利弊之后,霍兰将登陆时间定在了上午8时30分,一切全靠老天照顾了。

战役结束之后,希尔少将曾回忆起10月12日的一次会议。当时尼米兹、斯普鲁恩斯、特纳、霍兰•史密斯、朱利安•史密斯都在会上。大家详细讨论了战役各阶段应注意的问题,“我们就潮汐问题讨论了一些细节,但我不记得有人关注‘躲避的潮流’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10月24日,太平洋舰队会议室,参加“电流行动”的一众高级将领参加了第一次全体会议。第五两栖军司令官霍兰•史密斯、陆战二师师长朱利安•史密斯、陆军第二十七师师长拉尔夫•史密斯——三个史密斯第一次坐在了同一张会议桌旁,以致于后来美军士兵将本次战役称为“史密斯作战”,换成咱们就该说“史密斯斗地主”了。

负责塔拉瓦作战的陆战二师朱利安提出,第一个登陆目标应该是塔拉瓦主岛贝蒂奥邻近的柏利基,之后在那里建立炮兵阵地,对在贝蒂奥登陆的部队进行炮火支援,就像南太平洋部队攻打新乔治亚岛时率先在伦多瓦岛登陆那样。他的提法遭到了第五两栖军霍兰的反对:“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提议,我们没有时间去建立那样的炮兵阵地。”

戴着一副无框眼镜的朱利安看似斯文,但性格坚定,他认准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放弃。他本拟用陆战二团和八团一起登陆并肩作战,陆战六团留住师预备队。但霍兰却将他的陆战六团和部分炮兵、工兵抽走当作军预备队,朱利安对此非常不满。此时他心中的郁闷终于爆发了:“如果不能在邻岛建立炮兵阵地,我的部队在登陆和地面进攻时将遭受重大损失!”

两个史密斯发生了争吵,斯普鲁恩斯只好站出来表态:陆战二师的任务是全力压制岛上日军部队,炮火支援任务由海军舰艇和舰载航空兵承担。朱利安觉得斯普鲁恩斯不提建立炮兵阵地,就是明显偏袒霍兰。但他既然答应提供充足的炮火支援,自己也不好继续坚持。后来事实说明,官大不一定说的就对,朱利安的意见才是对的。

南路战斗群总指挥希尔少将对后勤补给问题表示了担忧。对此斯普鲁恩斯表示,卡尔霍恩中将已向尼米兹上将保证,后勤物资一应俱全,随时保证足量供应——如果说罗斯福的萧何是生产局长唐纳德的话,那么尼米兹的萧何正是太平洋舰队联勤部队司令官卡尔霍恩中将。在座众人之前一直对补给问题忧心忡忡,斯普鲁恩斯的话竟然引发了一片掌声。

陆战二师参谋长埃德森上校——就是凭血岭之战一举成名的那位——提出,海军陆战队最担心的是水深问题:“第一波登陆部队上岸后,后续部队和一连串满载装备、车辆、弹药、饮水和粮食的登陆艇将陆续驶抵滩头。我们使用的登陆艇吃水仅1.5米,目前得到的水文资料显示,塔拉瓦环礁附近水深介于1-1.5米之间,平均只有1.2米。这个深度搭载普通兵员的登陆艇勉强可以航行,但搭载重型装备的登陆艇无法通过,很可能因此触礁。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只能用人力将重装备运上岸去,耗费时间且影响作战。”

特纳明显有些不耐烦,“塔拉瓦的潮汐起落很不规则,这是大自然决定的,无法解决。”刚刚和霍兰吵完架的朱利安显然还在气头上,竟然将气撒到了自己参谋长头上,“这只是个算术问题,不需要用微分方程来解决。大概埃德森上校习惯于缜密思维,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水深不能使登陆艇直接抵岸,那就只能用人力拖上去,没什么可讨论的。”虽然斯普鲁恩斯对埃德森的认真态度提出了表扬,但问题最终没能解决,并最终酿成了重大伤亡。会后斯普鲁恩斯前往机场,迎接从华盛顿归来的尼米兹上将。

次日上午,由尼米兹亲自主持的军事会议再次召开,几乎所有高级将领均出席了本次会议。尼米兹在会议上高调宣布:“参谋长联席会议定于11月20日发起‘电流行动’。如果我们拿下了吉尔伯特群岛,就如同一脚踹开了日军太平洋外围防线的大门,本次作战可谓至关重要的破围之战。我命令雷蒙德•斯普鲁恩斯中将出任战役总指挥。现在,请他发布作战命令!”

肖普上校

宾夕法尼亚号

宾夕法尼亚号主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