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师徒上梁山,晁盖自作主张排座次,这是他曾头市中箭的诱因?

原标题:一对师徒上梁山,晁盖自作主张排座次,这是他曾头市中箭的诱因?

宋江上梁山之后反客为主,连吴用也态度暧昧,东溪村保正、生辰纲迷盗团首领、梁山之主托塔天王晁盖要是一点警觉都没有,那他就连白衣秀士王伦都不如了。事实上晁盖不但有所警觉,而且采取了实际行动,开始着手扩充自己的实力,以便跟宋江分庭抗礼。

梁山新到两位好汉之后,晁盖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安排,已经把他和宋江的矛盾公开了,但可能也正是这个安排,让宋江动了杀机,为晁盖曾头市离奇中箭埋下了伏笔。

读者诸君都知道,在宋江上梁山之前,众好汉排座次,是以声望、武功、资历和贡献为标准的,所以摸着天杜迁云里金刚宋万“谦让”着不敢坐在阮氏三雄上面,一直在梁山上没有交椅的旱地忽律朱贵也终于转正,成了梁山十一位头领中的老疙瘩,白日鼠白胜后来被晁盖花钱买通看守出逃,坐了第十二把交椅。

宋江上梁山之前,晁盖已经把二十一位好汉排好了座次:老大晁盖老二吴用老三公孙胜老四林冲老五花荣老六秦明老七刘唐,以下依次是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再往后是燕顺、王英、吕方、郭盛、郑天寿、石勇、杜迁、宋万、朱贵、白胜。

宋江一上梁山,马上就改变了梁山格局:“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本来已经属于“旧头领”的花荣、秦明、黄信、燕顺、王英、郑天寿等人,摇身一变成了“新到头领”。这其实是一种站队,也是向晁盖示威:这些人是我送上梁山的,他们是宋家军而不属于晁家帮!

于是梁山格局变成了这样的:林冲安排的“鼎分三足(晁盖吴用公孙胜),缺一不可”,变成了宋江安排的四角裤——晁盖宋江吴用公孙胜并肩坐在上面,林冲以下分列左右坐在下面。宋江之所以没有把公孙胜直接踢到下面就坐,是因为当时四个人坐在上面对他有好处:晁盖宋江居中,吴用公孙胜坐在两边,显得宋江和晁盖一样大。后来宋江当了老大,公孙胜就被踢下去了:宋江居中,卢俊义吴用分列左右,谁是山寨之主,一目了然,看来宋江这个郓城县押司是很懂官场礼仪的。

金圣叹看了宋江的安排,并数了两边的人头后,连骂了四声“贼”。事实上宋江太鸡贼了:上面坐了四个,剩下的左边以林冲为首,只有九个人,右边以花荣为首,坐了二十七个人,三比一的比例,真要火并起来,晁盖一方连一成胜算都没有。

不但宋江鸡贼,花荣等人也很鸡贼:明明已经在晁盖安排下坐了好长时间固定位置了,一看宋江来了,马上“老黄瓜刷绿漆——装嫩”。一帮老贼变成了“新人”。如果花荣等人不把屁股坐到宋江一边,那么“新人”就只有戴宗李逵等十几个,处于弱势地位,就不能西风压倒东风了:古代大厅面南开门,左东右西。

金圣叹至此感叹:这二十七个人里,只有金大坚萧让是宋江不认识的,花荣等八个老人变新人坐在右边,“宋江此时,真顾盼自豪矣哉”。

宋江顾盼自雄洋洋得意,晁盖则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晁盖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东溪村保正,没有郓城县押司宋江见多识广,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火并王伦而上位的他,要是对咄咄逼人的宋江没有一点防范,那也真是拿村长不当干部了。

于是当再有新人加入的时候,晁盖干脆不征求任何人意见,直接让两位好汉坐到了右边老人一排,也算是给宋江一个小小的警告:“不是拉帮结派吗?我比你有优势,因为我现在是老大!”

这两位新加入的好汉,就是青眼虎李云和笑面虎朱富师徒俩。这里面的笑面虎朱富,是旱地忽律朱贵的亲弟弟,帮亲不帮理,如果宋江要干掉包括朱贵在内的梁山坐地户,朱富要帮谁,那是不言而喻的。

至于青眼虎李云,那是跟黑旋风李逵有仇的。李逵沂岭杀四虎之后被灌醉活捉,押解李逵的青眼虎李云又被朱贵朱富用蒙汗药麻翻,这时候“李逵大叫一声,把那绑缚的麻绳都挣断了,便夺过一条朴刀来杀李云。”要不是朱富还念着一点师徒情分及时拦住,青眼虎就变成死于李逵朴刀之下的第五头老虎了——幸亏朱贵是开饭店的,如果他是个说相声的,恐怕是要帮别人捅“师父”几刀的

要是按照宋江定的规矩,李云和朱富上山,应该是坐在右边花荣那一堆里。但是梁山举行完盛大欢迎仪式之后,“晁盖便叫去左边白胜上首坐定”。这个安排体现了晁盖对宋江的警告,也体现了他的公心:李云朱富寸功未立,地位太高难以服众,但是垫底也在面子上不好看,所以就让自己的马仔白胜受点委屈。

晁盖这一手做的太明显了,这也让其他人看出了晁宋之间的裂痕,再后来宋江就派神行太保戴宗下山,招来了饮马川群盗,戴宗给大家的诱饵是“投奔了梁山泊宋公明入伙,如今论秤分金钱,换套穿衣服,等朝廷招安了,早晚都做个官人。”

晁盖斗宋江,是摆明了车马搞阳谋,宋江架空晁盖,是不动声色玩阴谋。事实证明阳谋胜不了阴谋,保正斗不过押司,晁盖变成了傀儡:梁山每次跟人约架,宋江都按住晁盖不让他动弹,众好汉争先恐后跟着宋江下山。

好不容易晁盖雄起了一回,要去打五七千人马的曾头市,却先得声明“只点五千人马,启请二十个头领相助下山”。晁盖之所以如此低声下气,就是怕带的人马太多,宋江又跳出来反对,同时也怕大家不给他面子:如果他点将花荣李逵,人家假装拉肚子咋办?

晁盖如此冲动,也给了宋江下手的机会,连金圣叹都看出来了:神行太保戴宗,怎么忽然神秘失踪了?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晁盖以弱势兵力攻打金人经营多年的曾头市,其实就是送死去了——只要宋江不派援兵,晁盖顿兵坚城之下打消耗战,不用朝廷支援,仅靠曾头市,就能把他灭了。所以我们说,讲义气的斗不过玩儿阴谋的,不管晁盖如何应对,最终都会死于宋江之手,领导一帮强盗,谁最讲义气,谁死得越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