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故乡的蓝天白云记在心头

原标题:把故乡的蓝天白云记在心头

文 | 图:朱兴安

把故乡的蓝天白云记在心头(外一篇

俗话说得好,儿不嫌母丑,狗不怨家贫。是呀,故乡无论好还是坏,富裕还是贫穷,我们都不会嫌,不会怨。正如我写过的一首诗《故乡是我一生写不完的诗篇》中提到,它的鸡鸣犬吠,早晨黄昏,一颦一笑,一草一木,都充满了诗情画意,都让我们印象深深。在这深深的印象中,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故乡的蓝天白云。

故乡的云,总是朝气蓬勃,神采飞扬。云雪白雪白的,一小朵,一小朵,佩戴在蔚蓝的天空中,底下是翠绿的山峦,翠绿的梯田、茶园,静静映着蓝天白云的塘堰水库,总能激起无限的遐想,总让人怀念美好时光,流连过往。

故乡的云,长得跟别处的云不一样。故乡水土好,森林覆盖率高,天瓦蓝瓦蓝,衬托出云朵,有边有缘,有模有样,不像其他地方的云那样慵懒、拖沓、溃不成军的样子。故乡的云,精神十足,有生机,有朝气,像花样滑冰运动员上了冰场。

故乡的云,扭着腰肢,张开臂膀,翩翩起舞,霓虹飞扬,是天上的舞者,空中的精灵。

故乡的云,千变万化,多姿多彩。记得小的时候,伙伴们在一起砍柴、打猪草、放牛,我们一有空就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欣赏白云。此时,总有一种轻松、舒畅之感。

躺在草地上,放松身心,和风送暖,那大朵小朵的云浮在空中,千姿百态,有的壮如雄峰,层层叠叠,有的繁如夏树,旁逸斜出,有的轻如羽毛,晶莹松软,在天空那深蓝的背景下,来去自由,升降随意。

此时的天空,显得更加明净,更加旷远,白云显得更加悠远,闲适。人呢,好像周庄梦蝶,自己也随着云在空中飘荡,物我两忘,飘飘欲仙。

有时晴空万里,云彩满天,阳光透射云层,天空仿佛铺上了千重锦缎,或者丝丝缕缕,团团片片,五彩斑斓,像琉璃,如墨染水洇,似雪原茫茫。

秋日的天空,更是云的专场,它一改往日的厚重,淡淡的薄如纸,似在高空透视,来来往往,有影有形。它在空中千形万象,时而老虎狮子兔,时而海市万花楼,时而如山坡上的羊群,时而似田野里的麦浪。

当你将下巴支着呆看,那云似与你心有灵犀,你想看什么,它就像什么,有孙大圣七十二般变化似的。不知道是这些东西借云彩在空中显影,还是云彩借它们藏身呢?

家乡的云,是开在空中的花朵,云是天的脸面,是天出版的无字书,有其深刻的意蕴。尽管它变化无穷,但它像一幅幅画,画外有音,画中有话。只要你善读,就能读懂它的多愁善感,喜思哀乐。

比如,"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天上扫帚云,三天雨淋淋。天上鱼鳞斑,晒谷不用翻。日落乌云抢,半夜听雨响。大顶山戴帽儿,不下雨也要洒泡尿儿……"在没有天气预报的年代,人们不就读云,识天气,窥天机,掌握农时的吗?

故乡的云是有情有义的。傍晚看云,当你送走壮丽的夕阳,才发现那一抹抹红霞还在,云阵依旧。它们一直漫过你的头顶,猛然转身,你才发现自己早已处在云的包围中,心如飞鹰,在空中翱翔。

云是那么亲近,那么贴心,或舒或卷,在你的额前,你随手撕下一片,可以擦拭满脸的风尘,揩去眼角的相思泪痕,拂去心头莫名的惆怅,也可以揉一揉,捏成一把,塞进你的心里。

有时,山顶一朵轻云刚出岫,骨格清奇非俗流,如突然外来客,真有天上掉下一个林妹妹的那种让人心动,让人惊喜的场景。

有时,你在看云,云也在静静地看你,默默深情,此时无声胜有声。真是长天无语,浮云有意。那云远远近近,大大小小,高高低低,厚厚薄薄。它们既不簇拥你,也不离弃你,任你情生万种,心有千千结,它依然处世不惊,淡定如初,守望如初,情义绵绵。

故乡的云是吉祥的象征,有着神话的色彩,给人以丰富的想象和灵感。云那么高洁,飘逸,有灵性,有直上蓝天的生命轨迹,正契合人们对生活对仕途步步高升的俗世追求。

你看《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威风凛凛地跃出云端,打得白骨精无处逃遁。观音菩萨脚踏祥云救苦救难,普渡众生……云成为中华民族祥瑞的化身,以云的优美形态抽象而成的云纹图形,象征着吉祥如意,紫气东来。战国时期的青铜器,漆器,雕刻作品上,就开始有云纹图形的装饰,从而浪漫了艺术,美化了生活。

云是文学创作的源泉及灵感。中国的神话故事,如《封神榜》《西游记》《嫦娥奔月》《牛郎织女》等都离不开云,云是人神之间的自然通道,身登青云梯可以直上天庭,让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相结合。

云不光给文学家以美感和无限遐思,还给画家以更丰富的想象。不是吗?徐悲鸿就可以用蓝天作纸,江水作墨,再抓上几把云彩,随意挥洒,那奔马图就可以一挥而就。

还有画家吴冠中也可用云朵作画材,把张家界从仙境搬到天境,那就是一幅,站在船舷看云,如倚立天阶看山,那喀斯特地貌的山形之间,页岩分明,沧桑斑驳,云山叠嶂,天外有天,大气恢弘,诗意盎然的奇画绝作,瞬间就可成也。

故乡的云哟,你总装在我心里,总使我想回到童年的时光。在窗前,你为我撕块洁白的手帕,在门槛,你吻我羞赧的面颊,在相思的路口,你慰籍着我伤心的嗟呀,在水库坝上,你使我如痴如醉,忘记了回家。

故乡的云啊!还有你百态千姿,你千变万化,带着亲人的爱,带着浓浓的情,是那么洒脱绵长,你不只在故乡的山巅飘荡,还时时刻刻飘荡在我的心房。当年这些情景,被我写进了习作,老师把它当作范文,在班上读了又读,夸了又夸,还登到了校刊上。

牵牛花,我喜爱的奇葩

近一个多月来,很多地方暴雨成灾。可我的家乡,不知怎的,一直骄阳似火,持续高温,久旱不雨,滚滚热浪。连树木蒿草都被烈日烤得蔫头耷脑。

那陌上的牵牛花,不管是攀爬到树上的,还是缠绕在篱笆短墙上的,抑或就躺在发烫的地上的,都也藤蔫叶卷,病体怏怏。

可到了第二天早上,她却迎着晨曦开放。有的一片又一片,有的一朵又一朵,架起喇叭,欢快地吹吹打打,打打吹吹,完全忘记了自己处在这干旱的炎夏,没有忧怨与沮丧。

这些花呀,蓝紫色的多,发着莹莹的光,粉红色的较少,点缀其间,愈加漂亮。有的地方,花种撒播的少,只有那么一株,也长出一根瘦长的藤蔓,几片细小的叶片,但她不畏孤独,不惧干旱,也在开放,也在芬芳。每天开一朵,每天用喇叭高唱,显得有精有神,神采奕奕,气宇轩昂。

这些牵牛花呀,在这七月流火的旱季,受着煎熬,忍着炽烤,仍竞相怒放,给大地送来芬芳,给阡陌带来热闹,给路人带来绿意与清凉。

牵牛花呀,你不仅朴素大方,而且生命力是那样顽强,那样茁壮,那样天天向上,那样珍惜时光,这怎不叫人喜爱,叫人敬佩,叫人颂扬?

这正像一无名作者写的一首诗一样:"苍鹰,不需要鼓掌,也在飞翔。小草没人心疼,也在成长,野花,没人欣赏,也在芬芳。我们,遍体鳞伤,也要撑起坚强。其实,一生并不长,既然来了,也要活得漂亮!"

牵牛花啊,你不渺小,不普通,是花中的奇葩,我们的榜样!

本文作者朱兴安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朱兴安,黄陂区蔡店中学退休教师,六十有五。为吾不得老年痴呆症,经常舞文弄墨,写点新诗,写点文章,向区内的文艺杂志投投稿,除自我欣赏外,也想愉悦一下别人。近年写了一些关于蔡店乡土风情系列,比如《蔡店的米酒》《蔡店的肉糕》《蔡店的糍粑》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