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吒”背后的电影配乐,比想象中更厉害

原标题:“哪吒”背后的电影配乐,比想象中更厉害

果不其然,《哪吒之魔童降世》爆了!

一方面,是口碑“爆”了——自来水的口碑好评,从各大平台如潮水般蔓延出来,形成了全民推荐的局面。

另一方面,票房也“爆”了。首日票房1.39亿,之后直线递增,截至8月6日晚22点,已达成累计票房超26亿的好成绩,预测票房攻破40亿+,很有可能成为国产票房前三的重要一员。

这部取材自大众耳熟能详的封神题材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玩创新,毫不意外地成为了这个暑期档实力最强劲的“黑马”,被直言是中国国产动画的标杆之作、国漫新希望,甚至这几年最棒的动画电影之一。

在“哪吒”这部电影里,四家公司出品,超70家公司参与制作,几乎是动画电影制作的最高水准。电影导演饺子虽是新人,但以完全颠覆性的创作手法和独特审美将哪吒塑造成了一个叛逆的、有血有肉的混世魔王。

他可以是不可一世的“魔童”,出身即肩负必死的命运,村民见了他就跑,人人畏惧且恨不得诛之;但实际上,在他孤独的个人世界里,需要被理解和认同的同时,“我命由我不由天”,孤身一人的哪吒,最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陈塘关百姓对它的偏见。这个哪吒,本质上已完全区别于《哪吒闹海》,它是一个丑丑的、且不受人搭建的人物形象。反礼教和反传统审美的表达,又加入了方言、鬼畜暴漫风的玩性大发……电影的视效形成了一种审美的对冲感,告诉了我们哪吒也可以是其他样子的。

同时,在这部《哪吒之魔童降世》中,从制作到故事、画面到角色,甚至思想都有着惊人的表现力,看得人又燃又感动。而美术、剪辑、动作设计,乃至于配乐等,都处处都是亮点。

尤其是配乐,它所秉持的创新精神,势必可以成为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中最不容忽视的一环

先说时长,在110分钟的动画电影里,配乐就占据了100分钟,按照超过普通动画大电影的规模和顶配去制作,打造出一个浩大的中国神话宇宙观——音乐随剧情流动,配乐随人物情绪变化而变化,兼具市场性和人文性。

其次,在“哪吒”中,配乐也贯彻了创新理念,贯穿中西,动用了包括中乐团、西乐团、合唱团、摇滚乐队等200人的队伍来灌制音乐,因地制宜了多种配乐氛围,选择了包括二胡、唢呐、箫、铜管、弦乐等乐器为配饰。涉及之宽泛,参与人数之多,配乐之隆重,也最大限度地放大电影的魅力。

最突出的一个地方,便是哪吒在变身后,配乐由中乐和唢呐为主陡然变成了电吉他和西乐演绎,过往的童真烂漫一下子变成气势嚣张的烈焰,情绪上霎时完成了更迭。

正因如此,当我们去关注《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配乐时,我们会发现不管是密度、强度,还是用法都产生了极强的浸入感,没有冗赘。

它植根于剧情,一点点地将行为艺术和主观表达抽丝剥茧之后,形成了一种丰富的情感表达。比如它会有结合主题性的思考,在经典爵士乐的氛围里加入中乐伴奏;也会围绕人物性格和情节的变动做一些特别的设定,比如结合阴阳玄学和京剧场景。

器乐选择上有所侧重,各部分又依托场景延伸,这无疑是为电影量身定做了一套独一无二的视听。透过配乐,就能看出电影的不一般。

这也使得当我们将视线锁定在《哪吒之魔童降世》背后大有来头的配乐时,我们很难去忽视被誉为“二胡神童”、有新锐影视音乐人之称朱芸编,他绝对是“哪吒”电影配乐的最大功臣。

当然,电影中配乐的亮点远不止于此。

在哪吒和敖丙确定友谊这个桥段时,配乐在古韵中乐的范畴加入西洋交响乐的点缀,形成了一种宽阔辽远的意境,交代了两人不打不相识后的惺惺相惜;在两个人斗智斗勇的时候,鲜明的电吉他、箫、二胡、鼓等乐器的交织,引出了一种明快的律动感;而在哪吒面临天谴受到惩罚这个桥段,配乐保留了传统音乐的文化底蕴,旋律悠扬,采用弦乐为创作动机,勾勒出悲怆肃穆的凄凉感……而几乎每一首歌都有着各自的特定及对应的风格属性。

为了充分地调动着自己的创作,朱芸编凭借对民乐的造诣和西洋音乐的理解,做出了许多创新,打造出与《哪吒之魔童降世》气质一脉相承的配乐。

正如他说过的那样:“能让越来越多的人听到我的原创音乐,感受新的多元化的民乐韵味,是我毕生追求的梦想。”

这也难怪在“哪吒”中,背后的配乐既强调以中乐为主,西乐为辅的组合,又在传统与现代器乐交织出一系列的音乐火花后顺延出一种与电影主题相一致的反叛精神。慢工出细活,朱芸编在乐器和音色上别具匠心的斟酌,在配乐上的用心良苦都成就了如今的积淀。这也是为什么《哪吒之魔童降世》的配乐会比想象中更厉害的缘故。

朱芸编,既是民乐的传播者,也是民乐的创新者,不止一次交出相当出彩的电影配乐了。

当然,这与朱芸编的履历和创作偏好是息息相关的。

自幼对音乐就产生浓厚兴趣的朱芸编,“天赋异禀”这个词用在他身上是恰到好处的。

从小就跟随父亲学习二胡、高胡、板胡的他,很小就显露出音乐上的才能,也早早地斩获了各大赛事奖项的冠军。之后更是出国深造,本科在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主修西方音乐学和作曲,硕士在英国皇家音乐学院主修电影音乐和音乐制作,举行行过专场音乐会和讲座。

从他的作品就能看出,大多取材于两种创作理念的对撞并完成了最终的融会贯通,打造出融贯中西的作曲风格——以中国古典音乐为主,充分结合传统乐器和西方现代乐器的优势,打造出可听性很高的影视配乐。既可以行云流水地刻画人物内心活动,又能够通过音乐推动剧情发展。

要知道,在此之前,朱芸编就完成了电影《追龙》、《窃听风云3》中的二胡录制部分。同时,他也曾为网剧《无证之罪》制作歌曲《罪》、参与制作张靓颖的《双生焰》、为BBC纪录片进行配乐……更是在去年作曲《悟空传》配乐《空》,并参与了电影的长篇配乐,为观众奉上无数经典的配乐桥段。

到《哪吒之魔童降世》之际,他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实践经验,也将这些才能尽数施展在了新一部的配乐作品中。

正是如此极具创新精神的配乐,让电影的视听属性更加丰满;也正是朱芸编在背后的音乐助力,让新人导演饺子交出了如此震撼的电影。细究下来,两者是密不可分的。

透过此,我们也更加有理由相信,朱芸编将会在之后的影视作品配乐交出更加惊人的答卷,让更多人感受到这贯穿中西的民乐韵调的流淌,在丰富多彩的影像世界中感知配乐的魅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自原创文章: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