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几天是我老爸98岁大寿,我这次特意回来给他祝寿的。”

原标题:“过几天是我老爸98岁大寿,我这次特意回来给他祝寿的。”

真融宝5岁了,赞助“人在深圳”也快两年了

烈火见真金,加油真融宝!

“我从北京来的,不过我是沈阳人,我老家就在这边,当年我就在这附近读的初中,这条河叫南运河,小时候我经常在这条河里游泳。我媳妇也是沈阳的,我跟她是初中同学,当年我们一起下的乡,回城后我参加了工作,她上了旁边的东北大学。她大学毕业分配到了北京,儿子出生后跟她在北京生活,当时我还在沈阳工作,暂时没机会调动。我们两地分居了五六年,直到儿子五六岁了,马上就要上学了,我才找到个机会,工作调动,去了北京。1985年到北京工作,家也安在北京了,一直干到2011年退休,退休后也在北京生活。我1951年的,今年68岁了,我家兄弟姊妹六个,他们五个都在沈阳,就我一个人去了北京。我每年都会回来,因为有我老爸在。过几天是我老爸98岁大寿,我这次特意回来给他祝寿的。”

“下乡回城后我在沈阳一个银行分理处当会计,后来领导提拔我去上一级办事处当团总支书记。我一不会写二不会说,开会都传达不明白,我说我不行哦,领导说:‘我看你挺好,你弄个破笔头记下来,让大伙帮你做就完了。’我没去当干部,政治那玩意儿,说错一句话就完了。咱颜值也不行啊,嘴唇厚眼睛小,大塌鼻梁子。当会计手指头也嫌粗,算账要扒拉算盘,银行点票也都用手,那票还脏了吧唧的,挣的工资还低,1976年我月工资才38块。我当过五年武警,后来主任看中了我,说:‘咱单位要买车搞基建,想再培养个司机,你就学车去吧。’当时开车是个技术工种,不少人想去都没去成,我能去开车,大家都很羡慕我。当时是师傅带徒弟,刚开始是学习票,我先跟车一年,一年后改实习票,实习半年没出过事故,转为了正式票。1978年我开始独立驾驶汽车,月工资四十一块五,别看只多了三块五,当时这点钱可不少了。”

“1985年铁道兵转地方,我当过五年武警,就用铁道兵的指标去了北京,在冶金部下属单位当司机。当时加拿大来外商和我们办公司,东西都是咱提供,外商用你的车还得给你费用。后来有个政策,外商来中国投资,可以从国外带两台车到国内,外商就带了车过来。车队长就让我去给外商开车,我把车都擦好了,临时又让给一个同事去开了。本来我是谦让他,没想到背后他还给我穿小鞋,跟领导说我根本不会开车,我搞过基建的,什么车没开过?但咱不能那么说,怕把人家得罪了,我说咱确实不会开车,人家都是师傅,开车咱是新手,咱在北京连路都不认识。后来那个同事就给外商开车,他经常伺候老板,还能跟老板一起出国,完了人家挣钱还比咱多。30年前出国可不是随便就能出的,那都要指标的,还得是以单位的名义,人家邀请你才能出去。本来咱就是谦虚,这时候悔之晚矣。”

“工作几十年,其实我机会很多:在沈阳银行当会计吧,没干下去,领导让我去当干部,我不愿意去。在北京冶金部,也有机会开好车上好公司,还能提干,但我都没去。领导给了咱机会,咱自己选择没去。后来公司效益不咋地拉倒了,单位成立了社区服务中心,当时我年龄也大了,就不开车了,谁家水暖坏了,我就去维修,最后我以工人职称退休的。早年工人和干部工资差别不大,工人还有津贴呢,当干部还得担责任。后来干部的工资可比工人高多了,咱这退休金跟干部比那差老远了。现在在北京我名下有两套房,一套楼梯房一套电梯房。楼梯房是买的单位的周转房,我们老两口在住。电梯房是2000年单位分的福利房,给儿子儿媳住着。我住的这套楼梯房在六楼,这两年身体明显不行了,你要拎个菜筐,一气儿还上不去,爬到四楼还得喘一会儿。所以你问我最大的心愿,那就是想换个电梯房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