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激烈进行,孤山要塞阻挡住了我军的进攻

原标题:战斗激烈进行,孤山要塞阻挡住了我军的进攻

——南疆上空永不消逝的电波(9)

作者:曾汝就

复和地域1:2、5万目标要图(炮兵26团侦察兵黄家耀手工绘制)

炮兵26团前进观察所开战时配属373团二营,由谷芳穿插,但是没有突破敌人防线,18日开始配属374团从水口方向进攻,14时30分打下了复和糖厂,前进观察所占领糖厂附近的高地作为观察所,发现多个目标并指挥炮阵地给予敌人歼灭性摧毁。

由于战线不断向前伸展,我们前观又要转移了。下了山,沿糖厂的公路前进。下午我们跟随374团2营营长来到一个距离糖厂一公里多的东连村停了下来,因为前面公路的岔口处,有座石山叫“孤山”,在上面发现了许多敌人,加上东连村必须要进行搜查,步兵搜查村庄后,派出了一个连的兵力向“孤山”进攻。

从水口311高地看孤山

从复和方向看孤山(战时炮兵26团电影组长马骏拍摄)

在1:10万的军用地图上,通往复和县城和格灵地区的公路在大弄交会,在公路交叉点的中间,有粒芝麻大的小黑点,地图上标注的名称叫瞥敦村,村附近有座独立石山,当地百姓叫“观音山”、125师叫“尖山”,我团命名“7号高地”,162师叫“孤山”。它高200来米,孤零零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陡峭的山崖,刀削的石壁,怪石嶙峋。茂密的荆棘,山的上下布满了天然洞穴,真像是一座鬼斧神工的巨大碉堡。盘踞孤山的越军利用岩洞构筑了地道,在东、西、南三面设置了各种火力点。环绕孤山的四周是又深又密的甘蔗林,狡猾的越军结合复杂的地形,构筑了环形战壕,并以山为依托,以反坦克武器为主组成了强大的火力网,封锁住通往复和和格灵的必经公路。公路在这里有较大的坡度而且有一个很大的转弯,无论是坦克或者汽车在这里必须减慢速度,否则就只有翻车。

因为山头上发现了许多敌人火力点,步兵的一个八五加农炮连上来了,对着山上的敌人暴露阵地炮击了一阵之后,山上许多敌火力点被消灭了。但是,狡猾的敌人又改变了作战方法,象老鼠一样钻进了山洞。这些山洞,都是以前和日本、法国作战时苦心修缮的,有一个大洞口在山的中间位置,而洞口前面有一块很大的石头作防护。我步兵部队直属炮兵分队在前沿步兵连的指引下,向着山洞轰击了一阵,但是炮弹打过去只炸掉几块石片,没有起更大的作用。

孤山久攻不下,步兵先头连这时伤亡又不断增加,怎么办?在人们着急的时刻,我英雄的坦克部队来了,坦克手们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向敌人发出了一排排炮弹,一串串的高射机枪子弹,使敌人遭到了沉重的打击。但是敌人还在作最后的挣扎,躲在山洞里顽抗,我坦克战车虽能通过,但先后有四辆坦克被敌人打起火爆炸了。步兵分队就无法前进了。随后我经过损毁的坦克跟前时,看到牺牲后还没有收殓的坦克兵遗体被烧的面目全非,面前这样惊悚惨烈的场面,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由于枪林弹雨,炮火连天,我们前观的石相元副营长和他的警卫员林兴亮负伤了。当时他们经过59式坦克旁边往前冲,突然坦克开炮,猛烈的炮口焰将两人灼伤,由于戴着钢盔,头上的头发没有事,但是露在钢盔外面的头发都被烧光,眉毛也被烧光了,林兴亮的脖子被烧起了一串串的大水泡,并被坦克炮口声震昏了过去,石副营长伤势较轻,就继续坚持战斗,而受伤的警卫员林兴亮被担架队送往后方战地医院治疗(又减员1人,小组还有12人)。由于步兵在孤山高地受阻,我前观再次请求炮火支援,未得到步兵首长的同意。

(编者注:这是编者2月18日战地笔记关于前观有人负伤的记录:“二营石副营长和一个公务员被坦克炮口火烧伤面部,公务员视力下降”)

这时天渐渐黑下来了,我们前观小组随步兵先头营,从侧面占领了孤山下面东连村公路边一条堑壕,在山下壕沟里固守。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天色完全黑下来了,为了分清敌我阵地,我作战部队前线小分队打出了信号弹,机枪手不时还打出一、两发子弹,可能是为了引诱敌人暴露火力点。这时我们也觉得饿了,口也渴了。前面约五十米是一片甘蔗地,但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等纪律,所以大家还是没有去砍甘蔗解渴。

支前的担架队及民兵见我们作战一天口干肚饿,就想办法了。过了一阵,给我们送来了两捆甘蔗并说:“这是祖国人民慰劳你们的”。因为此时确实又累又饿又渴,也没有再管甘蔗是从哪里搞到的,说了声“谢谢”就一口甘蔗一口压缩饼干艰难的吃了起来,吃下一块压缩饼干后,就吃不下了。水壶虽然没有多少水了,但谁能知道明天的战斗是什么样的环境呢?必须保留下一点水,以备不时之需。我们用无线电台与团指挥所联络时,团首长对我们十分关心,想叫三轮摩托车送水给我们,但由于战场情况复杂,残敌活跃,十分危险,所以我们就推辞了。

阵地上完全平静下来了,我平生第一次经受这样的战斗生活体会,眼前一片黑茫茫,天上没有星星,没有电灯的光亮,也没有小鸟的叫声,只有阵阵的寒风吹来了一股股浓烈的血腥味,偶尔一两声枪响,瞬间又死一样的寂静。战友们带着一身的疲劳,靠在堑壕的内壁上,不知不觉地合上了眼睛……。其实,在离我们10多米外的壕沟中,躺着两位还没有抬下去的烈士遗体。壕沟外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越南兵的尸体。平生第一次与多具尸体近距离而睡,但我们毫不在乎!(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配属374团,从正面向敌人进攻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