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仁杰包拯刘基刘墉,这四人并称神探青天,其中是不是有个坏人?

原标题:狄仁杰包拯刘基刘墉,这四人并称神探青天,其中是不是有个坏人?

唐有狄梁公,宋有包孝肃,明有刘诚意,清有刘文清。这四个人是民间传说中的四大神探,狄梁公姓狄名仁杰字怀英,受封梁国公,他的事迹家喻户晓;包孝肃姓包名拯字希仁,谥号孝肃,传说他日审阳夜审阴,兼职阎王爷;刘诚意姓刘名基字伯温,受封诚意伯,后人把他与诸葛亮相提并论;刘文清姓刘名墉字崇如,谥号文清。

我们细看包括清史稿在内的正史就会发现,唐宋明清这四大神探,或者说四大青天里,好像有一个人名不符实,或者直接说这里面藏了一个坏人。有人说这个坏人双手沾满了正人君子和无辜者的鲜血,也令神探、青天之名蒙羞。这个人是谁呢?他究竟是不是一个坏人?咱们还是来看看正史的记载吧。

按照成名的先后顺序,咱们还是先说“神探狄仁杰”。

狄仁杰的神探之名,还真不是电视剧吹出来的,甚至也不是中国人最早叫出来的,因为“神探”这个词,在中国古代并没有。读者诸君要是看过最早的《大唐狄公案》,就会发现这本书的作者叫Robert Hans van Gulik,翻译成汉语是罗伯特·汉斯·古利克,更多的版本直接写他的中文名字:高罗佩。

高罗佩花了十五年时间,写了《大唐狄公案》,其中的故事在电视剧《神探狄仁杰》中都能找得到。黑衣天王手下穿着欧洲军装,也不是一点都不靠谱,因为高罗佩本身就是一位荷兰人,电视剧里没有到处建风车,就已经很本土化了。

高罗佩写的狄仁杰故事,多半属于文学想象,但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狄仁杰在正史中也确实是一位断案如神的好法官。据《旧唐书· 列传第三十九》和《新唐书·列传第四十》记载,狄仁杰在担任大理寺丞期间,一年断了与一万七千人(不是一万七千件,因为一个案子可能涉及几个几十个甚至几百个人)有关的案件,当事人没有一个人喊冤的:“周岁断滞狱一万七千人,无冤诉者,时称平恕。”

狄仁杰断的都是陈年积案,证据缺失案情复杂,但是狄仁杰一年之内全部处理妥当,这简直是神仙中人了——一万七千人,就是一个案子有十个当事人,那也是一千七百件,一天差不多要审五个案子而且不能出错,这个记录在五千年历史上无人可破。

狄仁杰后世有的大理寺正卿、州府提点刑狱司、知县都头,一年也遇不到几个案子,却也总是葫芦僧判断葫芦案,偷瓜叫摘,抢井盖叫搬,失主还得赔小偷钱。如果他们称狄仁杰为祖师爷,狄仁杰肯定是不答应的,狄梁公会建议他们拜师孔乙己,因为孔乙己会交给他们偷字的更多写法和代名词。

狄仁杰最大的功绩,就是不动声色地把江山从武氏回归李家,武则天的小伙伴被他耍得团团转,“雄”才大略老谋深算心狠手辣的武则天,明知道狄仁杰在开车,却苦于找不到证据,只好被狄仁杰牵着鼻子走,提拔了一大批忠于李家的宰相级别重臣。

狄仁杰的神探之名,正史有据,名下无虚。所以他当然不是隐藏在四大神探中的那个坏人。

排在第二位的包拯包青天,有人称之为“包相爷”,这自然也是有根据的,因为包拯并当过枢密副使,这就是宰相级别的高官了。至于开封府知府,他还真没当过,因为自从宋太宗赵光义当过那个官之后,不姓赵的人管开封府,头衔前面都要加“权知”两个字,包拯就是“权知开封府”。

包拯的断案天才,从当天长知县开始展示,《宋史·列传第七十五》,就记载了他“巧断牛舌案”,也正是因为表现出了惊人的审判才能,包拯由知县直接提升为端州知州:“盗惊服,徙知端州。”

《宋史》中“关节不到,有阎罗包老”这句话,是包拯“日审阳夜审阴兼职阎王”一说的由来。但实际上这句话说的是即使不花钱打通关节,也可以找包拯告状,因为他的衙门口是面对老百姓敞开的,没有那么多台阶,也不用登记:“拯开正门,使得至前陈曲直,吏不敢欺。”

包拯的孝肃谥号,名副其实,因为这个人太严肃了,以至于想看包拯笑,比看黄河水变清还难:“拯立朝刚毅,贵戚宦官为之敛手,闻者皆惮之。人以包拯笑比黄河清,童稚妇女,亦知其名。”

在宋朝,连妇女儿童都知道包拯秉公执法的美名,而在包拯之后,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所处地方督抚道台知府知县乃至亭长的名字——根本就没见过面,没说过话。想见亭长,比宋朝百姓见枢密副使(相爷之一)还难。

包拯遗言:“后世子孙有当贪官的,死了不许埋进祖坟!”于是后世贪官活着的时候就开始占地建坟,先给自己留一块地方,让族人看在钱的面子上,也不好意思把他扔出去。

包拯是断案如神的清官,自然也不是藏在四大神探中的那个坏人,包拯也无愧于神探之名。

接下来咱们再看看明朝的诚意伯刘基刘伯温,此人的才能,主要表现在军事上,朱元璋打下大明江山恢复汉家衣冠,有三位文人居功至伟,其一是为他制定“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战略的学士朱升,其二是“明习故事,裁决如流,娴于辞命”的李善长,其三就是“博通经史,于书无不窥,尤精象纬之学”的刘基刘伯温了。

刘伯温“精象纬之学”,所以说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神机妙算”是没有错的,至于是不是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估计只能信一半:五百年前甚至两千年前的事,多读正史少看网文,也能知道个差不多。但是后知五百年,那就难了,如果他真会算卦,就不会被小牛犊子胡惟庸坑了。

虽然未必会(也可能会)算卦,但是刘伯温断案确实是一把好手,而他在大明建国之后,职务跟狄仁杰一开始的的职务差不多:狄仁杰是大理寺丞,刘伯温之御史中丞。

刘伯温的事迹见于《明史·列传第十六》,虽然清人修《明史》多有篡改,但还是对刘伯温保持了足够的尊敬,也肯定了他的神机妙算:“基佐定天下,料事如神。”“遇急难,勇气奋发,计画立定,人莫能测。”“以为诸葛孔明俦(同等、之辈)也”。连朱元璋对刘伯温礼敬有加:“(刘基为朱元璋)敷陈(讲解)王道。帝每恭己以听,常呼为老先生而不名,曰:‘吾子房也。’”

跟张良诸葛亮相提并论,又管着司法审判,说刘伯温为神探,估计也没有多少人会有异议。

四大神探已述其三,那个坏人还没有出现。这时候有人要着急了:莫非你说的坏人是刘墉刘罗锅?《宰相刘罗锅》我们都看了,他草根逆袭娶了六王爷的女儿,清正廉洁每天青菜豆腐,不畏权贵大公无私,又怎么会是坏人?

但是咱们今天说的是正史,小说和电视剧是不能拿来当证据的。首先刘墉并不是草根,其次他不可能娶六王爷的女儿,最后他也没必要每餐青菜豆腐。

正史中刘墉是四川布政使刘棨的孙子,当朝东阁大学士兼礼部兵部事务、翰林院掌院学士、尚书房总师傅、太子太傅刘统勋的长子(刘统勋,字延清,山东诸城人。父棨,官四川布政使……子二:墉、堪。《清史稿·列传八十九》,下同),他吃青菜豆腐?您得问问和珅或者和珅的扮演者王刚答不答应。鉴宝时王刚看到刘墉的字画,纸张里面都布着金丝,忍不住用和珅的语气开玩笑说:“这罗锅子,骗了我一辈子!”

刘墉在清朝人编的《清史稿》(这么说没毛病,看看主要编纂人员履历就知道了)中,没有记载他如何断案如神,倒是有这么一句话:“以官知府时失察僚属侵帑,发军台效力。”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刘墉本来已经由太原知府被擢升为冀宁道道台,但是他当知府时候的属下侵吞公帑东窗事发,刘墉负有主要责任,就被充军发配了一年(原本依律当斩,不知道大家贪了多少,刘墉分了多少)。然后又沾了老爹的光,“旋推统勋恩,命仍以知府用,授江苏江宁知府。”

刘墉是否断案如神,小说家知道,史学家不知道,史学家知道的是,刘墉是兴办文字狱的一把好手,笔者曾写过一篇《浓墨宰相血染成》的稿子,这里就不再赘述了,读者诸君只要知道一点就行了:如果没有刘墉“全力侦办”,就没有“清代四大文字狱”中的“徐述夔《一柱楼诗集》案”和“阎大镛《俣俣集》案”了:

“臣刘墉跪奏为奏闻事,臣在金坛办理试务,有如皋县民人童志璘投递呈词缴出徐述夔诗一本,沈德潜所撰徐述夔传一本,并称徐述夔已故,既见此书恐有应究之语,是以呈出……应行地方官究问。《江苏学政刘墉折》江苏学臣刘镛摺奏沛县监生阎大镛抗粮拒差诬官逃走并该犯从前曾经烧毁诗文一案……接准学臣刘镛来札知阎大镛颇好作诗又曾有销毁之事。《军机处档·署两江总督高晋摺奏》”。

在清朝皇帝眼里,刘墉是个忠臣,但是在死于乾隆文字的无辜百姓眼里,刘墉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酷吏、坏人、鹰犬、刽子手。至于刘墉是不是坏人,那得分时间、分视角,刘墉是做过一些好事的,查办文字狱是他当时的本职工作。

本文之所以在“坏人”后面打上了一个问号,是因为当时的世界并不是非黑即白,灰肚白脖乌鸦也不少。所以刘墉是好人还是坏人,就交给读者诸君通过正史资料来研判了,这里只强调一句:电视剧和公案小说里的东西,是不能拿来当证据的。

如果有读者认为讨论刘墉是好人还是坏人,这话题太过深奥沉重,那我们可以换一个话题来讨论:民间传说中的四大神探,谁最名副其实?谁最值得尊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