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唠这些干哈?唠再多也不等于现实……”

原标题:“唠这些干哈?唠再多也不等于现实……”

真融宝5岁了,赞助“人在深圳”也快两年了

烈火见真金,加油真融宝!

“我第一次让别人给拍照,在这街上,让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不过我看你不像是一般的违法分子,不像是骗人的,我希望你不是。我家在铁岭,以前我在老家搞机械维修,挣得少。这几年我都在外面干活儿,干焊工,普通焊工,干了六七年了。焊工有不同的级别,但咱干的是普通活儿,最普通的那种。焊工不缺,普通焊工有的是,现在那些从技校出来的小年轻,比咱这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技术还要高。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要是技术水平不够高,到社会上那钱是真不好挣啊。咱就找些零活儿干干,哪儿有活儿就去哪儿干。有时也有活儿干,但是工作时间长,它不是国家规定的8小时、9小时,一天一干11、12个小时,中途没有休息,中午能给你一个小时吃饭就算不错了。有的吃完饭就让你干活儿,时间长了,咱也受不了啊。咱这是半道改的焊工,但哪碗饭都不好吃啊!”

“我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份工作,能有活儿干,能挣俩钱儿。我今天就在找活儿,最近一直在找活儿。我过完年来沈阳的,这半年断断续续有活儿,老板有活儿了就用你两天,没活儿了就不用你了。老婆孩子都在老家,孩子16岁了,就一个。这几年就我一个人在外面跑,吃穿住行全靠自己,最近有一段时间没活儿了,所以心里挺着急的。活儿不好找啊,有的还挑年龄段,人家一瞅你年龄大了,嫌你笨,就不用你了。也有可能是咱年龄大了,吃不了苦吧,你说你不想加班,老板就不愿意了,人家就不要你,或者辞掉你,不用你了。钱不好挣啊,咱农民工,找工作难找,有时活儿干了,钱又不好要。这是我自己的感触,也是我自己的经历,也是现实。算了,不唠了,不想唠了,唠这些干哈?唠再多也不等于现实,你就是唠一万遍,现实的问题也解决不了,还得咱自己去面对。”

*东北很大,三省的口音是有差异的,包括口头语常用词儿,感觉也是各有侧重的。这位先生是铁岭的,受赵本山影响吧,我听他说话,感觉味儿是最正的。赵本山的影响力实在是太大了,东北话如果有标准音,对我这样的外地人,最正的绝对是铁岭口音。

东北话的口音

拍“人在东北”,在路上走了24天,从烟台过渤海海峡到大连,以下是路线:大连—丹东—沈阳—长春—哈尔滨—牡丹江—佳木斯—五大连池—嫩江县—加格达奇—漠河—北极村—塔河县—齐齐哈尔。

我这样一个外地人,都能听出东北三省不同省市的口音是有差异的,后半程主要在黑龙江省内流窜,也能听出来黑龙江由南到北口音也是有差异的——只是感觉,可能不准确,加之走马观花,更难准确表达。但我相信本地人应该是能听得出来的,甚至一听就能听出来这人是哪个地市哪一片的。

年初拍“人在海南”时,在琼海拍到一位辽宁营口的先生,他给我讲了大连到铁岭的口音差异,口音结合地理,讲得活灵活现,惟妙惟肖,发出去后人气虽然不高,但却是我的心头好:

“我是辽宁人,营口的,我们那里属于辽南,辽南口音跟东北口音还不太一样。辽南最南端是大连,大连口音是什么味儿吧?我们当地土话叫海蛎子味儿。大连离胶东半岛近,隔渤海南北相望,过去山东人闯关东,就从大连上的岸,所以大连口音接近胶东口音,但又有点侉有点散。从大连沿着黄海,往东北过庄河到丹东,这一带说话都是这个味儿。丹东再往北,到宽甸就不是这个味儿了。大连往北是我们营口,我们营口话跟大连话还不一样,就是我说话这个味儿,我们当地叫咸泥溜味儿。营口在辽河入海口,海边泥沙里有种贝类,比手指甲盖儿大一点,我们当地叫咸泥溜。咸泥溜的肉很鲜美,是我们营口的特产。营口再往北是盘锦,盘锦原来属于营口,挖出石油后就独立了。盘锦口音又是一个味儿,盘锦往北一直到沈阳,说话基本上都是一个味儿。沈阳再往北是铁岭,赵本山的老家,大城市,说话就都是赵本山那个味儿了。”

(人在海南,琼海)

我是河南人,老家在新乡,好比河南话,其实南北口音差别很大:郑州和新乡隔黄河南北相望,口音就不一样;即便是位于黄河以北(“河北”)的新乡、安阳,甚至它们下属的县与县之间,口音也是有差异的。这个绝对是要当地人才能听得出来,对外地人来说,河南口音都差不多,甚至感觉就一个。

有一件事最逗儿,去年拍“人在北京”,在国家大剧院门口碰到个合唱团,她们刚参赛完,还拿了金奖,兴致很高,正在那儿忙拍照。正好被我遇到了,我一听口音不光是河南的,而且是我们新乡的。老乡见老乡,拍照不要钱,我给她们拍了一组合影,后来微信发给了她们,可把她们高兴坏了:

“来自河南新乡,我们是‘牧歌女声合唱团’,全国中老年合唱大赛在国家大剧院举办,我们今天刚拿了金奖!”

(人在北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