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九)

原标题:太平洋战争第六部之浴血塔拉瓦(十九)

在新西兰休整期间,一些细心的军官会对着海图猜测自己下一步要去的地方。有猜布干维尔岛的,有猜新不列颠岛的,有猜马绍尔群岛的,有人甚至猜到了阿德默勒尔蒂群岛,唯独没人猜吉尔伯特。因为那里全是珊瑚礁,甚至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岛”。华盛顿怎么会选择那里作为进攻目标呢?

对船上18000名陆战队员来说,“海伦”这个带有浪漫色彩的名称并无多大实际意义。同陆战一师刚去瓜岛时一样,有谁知道那个鬼地方呢?陆战队员们或晒太阳,或无休无止地打扑克,或写家信来消磨时间。经过瓜岛的殊死搏斗之后,陆战二师已经在新西兰休整了七个月。在那期间,一名士兵为了让他在美国的情人知道自己下一步的去向,想出了一种巧妙的暗语。“我最亲爱的紫罗兰”意思是将开赴特鲁克,“我心爱的紫罗兰”表示去拉包尔。他对塔拉瓦一无所知,只好用了“宝贵的”这个词,意思是自己在海上。士兵们在信中不能写上任何暗示他们可能要去打仗的地方。其实只是在报界对塔拉瓦战役报道了很长时间之后,这些信件才到达收信人手中。

运输舰上,陆战队员们分成不同小组,研究从空中拍摄的贝蒂奥照片。参谋军官已经制成了一个四米长的模型,上边标有不同颜色,用各种记号把海滩所有高低不平的地方都标出来。模型上甚至可以看到矮小的椰子树。士兵们完全知道自己将在何处登陆,登陆后要做些什么。随着赤道越来越近,甲板上的炎热程度越来越使人难以忍受。电影机经常出故障,陆战队员们浑身淌汗,傻笑着,埋怨说陆战队看不到最新的影片,全是老掉牙的旧片子。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会把每部电影都看到“END”。

不知从何时开始,队员们中间开始流传塔拉瓦并无日本兵的可笑言论。有人说那里和瓜岛、基斯卡岛一样,只要美军准备发起登陆,日军就会很快消失得无影无踪。还有人说,那里由海军大佐领导的陆战队已经乘驱逐舰逃之夭夭了。这种传说绝对错误,那里不仅有日军大佐,还有少将。他们不但没有逃走,反而斗志昂扬、摩拳擦掌等着美国人的到来。

除“电流行动”总指挥斯普鲁恩斯中将以外,其他人谁也不可能得到真正休息。因为战术指挥权已经下放,这位中途岛战役的胜利者有充裕时间穿着夏威夷花短裤,在旗舰漂亮的柚木甲板上悠闲散步,让太阳把皮肤晒得黝黑。当他还是太平洋舰队参谋长时,看到战场指挥官看起来要错过一个机会或即将作出不利行动时,他偶尔也会按捺不住,通过无线电给他们一些自己的建议。尼米兹一直反对这样做,“让他们自己作出决定,抓住他们的肩膀只会束缚他们的行动。只要指挥官有责任心,他们一定会做出他们认为最好的决定。”在即将展开的行动中,斯普鲁恩斯打算忠实执行司令官的这一说法。在他不远处的战列舰“马里兰”号上,有南部战斗群总指挥希尔少将、陆战二师师长朱利安少将,他打算完全放手,由他们自主指挥。

现在第五舰队力量如此强大,足以掩护参加“电流行动”的两支登陆部队,使之免遭日本联合舰队的袭击。尼米兹上将派去协助哈尔西的航母也正向北进发,去迂回袭击瑙鲁岛上的敌军基地,然后参加在塔拉瓦登陆前的轰炸和炮击。

从现在开始,太平洋舰队开始在数量和质量上对日军占据压倒优势。目前美国人面临的主要问题,已经由“能否打赢”变成了“能否赢得漂亮”。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补给问题:如何为在太平洋上遥远地方作战的庞大舰队提供补给品和燃料。参加“电流行动”的军舰多达200多艘。要把这些军舰保持在海上,在距离舰队基地珍珠港数千公里的地方连续作战三个星期以上,需要具有历史上任何国家的海军从未尝试过的大规模后勤和支援行动,那无疑是极其复杂和困难的。

不要紧!卡尔霍恩中将已经集合了一支由运输舰、供应舰、维修船、拖船、驳船、平底船组成的庞大队伍,以及一大批长达100米的油轮。他在富纳富提建立了浮动海军基地。第五舰队维持其200艘军舰和20000人员所需要的一切,从绷带到炸弹,从草莓冰淇淋蛋糕到飞机零件,在他那里应有尽有,足量供应。现有的13艘海军油船、大批扫雷舰和维修船组成的小分队仅是海军大规模后勤工作的开始,它将随第五舰队的扩充而不断发展。斯普鲁恩斯后来这样称赞卡尔霍恩:“凡是舰队需要的东西,没有‘比尔大叔’弄不到的。”想想开战之初,美军三支航母编队为了争抢一艘快速油轮而频频变更作战计划的窘境,“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呀!

后来随着战事的发展,卡尔霍恩麾下的船只种类和数量不断增多,还增添了医疗船、收容船、水上干船坞、水上起重机、测量船、架浮桥用的平底船及其他设施,同时配备了一定数量的驱逐舰、反潜舰、扫雷舰负责警戒。其使命是随着战线不断前移,将后勤系统向前推进,使各种作战舰艇能够在靠近作战海域的地区得到急需的补给和修理维护,而不必返回后方基地。如此就能保持持续的进攻势头,使日军难以招架。到战争后期,美军每天都能让一支航母大队找后勤舰队补给,其余几个大队仍继续与敌人作战。

1942年6月中途岛战役之后,美国太平洋舰队主力一直处于蛩伏状态。现在,他们终于露出了本来的“狰狞面目”,向敌人亮剑了。“印第安纳波利斯”号上,斯普鲁恩斯在给玛格丽特的信中这样写道,“我的社交生活暂时划上了一个句号,因为我会在船上呆一周。对不起,我的信总是如此枯燥,也许将来会有所改善,但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可能是圣诞节前几周内的最后一封信,因为我还应为其它战争的事再写出一些文字。”

11月18日,美军南、北两大战斗群在阿帕玛玛和塔拉瓦以西海域顺利汇合。参战各部枕戈待旦,摩拳擦掌,在宁静中等待11月20日登陆日的来临。

约克城号

马萨诸塞号

印第安纳波利斯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