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要恢复司号制度了!我这个兴隆一中鼓号队的号手,感慨万千

原标题:部队要恢复司号制度了!我这个兴隆一中鼓号队的号手,感慨万千

近期看新闻,得知训练管理部拟在我军恢复和完善司号制度,计划从10月1日起全面恢复播放作息号,下达日常作息指令。2020年8月1日起,全军实行新的司号制度。新的军队司号制度明确了司号员吹奏与播放号音相结合的司号形式,采取兼职为主、专职为辅的方式调整编配司号员,原有的名目类、勤务类、战斗类、仪式类四类109种号谱,将精简优化为作息类、行动类、仪式类三类21种号谱。

看到了这个消息,我的内心感慨万千。因为,我曾经是兴隆一中鼓号队的号手。因为,我也曾从军28年,听着号音走过军旅生涯,尽管我从来没有见过司号员。

在我初中就读的河北省兴隆县一中,有鼓号队。每逢重大节日,鼓号队都会出现。比如六一的时候,兴隆县城里中学小学的传统庆祝活动就是集体看电影,全校学生以班级为单位站成一个一个的方队,步行去电影院。走在队伍最面前的,就是鼓号队。天气有点热,我们的白衬衣很耀眼。

那个年代的鼓号队没有制服,红领巾、白衬衣、蓝裤子、白球鞋,号手和普遍学生的穿着一样。但是,鼓号队高大上的地方在于,他们的手里有军号。在我儿时的眼中,看到号手们的表情,都是极度自豪的,他们的目光非常坚定,总是眺望着远方。

我喜欢他们坚定的目光,从小学就开始了。初一的时候,我报名参加了鼓号队。老师发给我一把军号,让我回家自己练。我小心翼翼地把它带回家,妈妈说,我摆弄那把军号的时候,眼睛里放着光彩。

鼓号队其实就三种号谱,我很快就学会了,它太简单了,不用人教。鼓号队也没有门槛,谁能加入,完全看个人的爱好,还有热情。每次练完号,我都会精心地擦掉上面的唾液和水气,生怕把学校的军号给弄锈了。我爱,我有热情。

有时候,我会和号队的小伙伴们一起玩,大家喜欢互换号嘴,因为我们都觉得,别人的号嘴比自己的吹的响。我们也会斗一斗号,有的同学能吹国歌,有的同学能吹军歌,我有时会吹从电影里学来的冲锋号来炫耀一下。大家在校园的角落里,无比的快乐开心。

五年之后,我就考上了装甲兵工程学院。那里没有号手,但是每天都用大喇叭播放号音。具体的号谱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们,我们只能通过自己的生物钟和手表,来判断每一种号音代表的是什么。起床、开饭、操课、熄灯,好像就这几种。听到号音的时候,我不光知道该去上课了,还会怀念我初中的号队时光,我会在心里把这些号音模拟吹奏一遍,很有仪式感。那个时代,我活在迷茫的幻想里。

后来,我毕业分配到了部队,玉田县北王庄的军营也是大喇叭播放号音,与在军校的时候没有两样。再后来,我考上了军校研究生,大陆指。石家庄的军校、军营里,也每天都传来号音,而这个时候,我已经想不起初中的号队时光了。

如今,训练管理部要恢复司号制度,其实应该是进一步规范,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号音从来没有离开过部队。只不过,我们又能看到司号员了,军号是他的武器。而当我看到新闻的时候,已经脱下了07式迷彩服,无论是丛林的还是荒漠的,都交还给了部队。从此以后,再在家属院听到大喇叭里传来的号声,我想,我还是会怀念初中时的号队,甚至哪一天,我心血来潮了,会去买一把军号,练会那109种号谱,哪怕今生都不会再用到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