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说车 | 红旗,华系汽车设计的一面红旗

原标题:大神说车 | 红旗,华系汽车设计的一面红旗

在我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会是有史以来最困难的一期,甚至我还可以确定,在未来的这一系列选题里,也不会有比这个更困难的。

原因很简单,红旗这个品牌的历史太过于久远了,而且这个品牌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所承载的地位,也太过于厚重了。

相比于之前聊到的比亚迪、长城、吉利等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起步的本土品牌,红旗的整个造型发展脉络从来都不是一蹴而就的。

不过,既然是因为困难,所以一旦讲明白了,就会很有意思。

所以,在思考良久之后,我决定还是去尝试一下。

红旗轿车的起步源自于1958年,彼时,一汽基于法国的希姆莱小轿车打造了一辆东风金龙轿车。

以今天的眼观来看,这是一辆典型的紧凑型轿车。

在东风金龙轿车的基础上,红旗轿车在1959年的建国十周年庆典上正式登场。

从造型的角度来看,彼时在见过十周年庆典上亮相的红旗CA72与那一时期全球汽车造型的发展趋势是接轨的。

整体采用大气稳重的船型车身设计,并且刻意的拉长了车辆尾部的形象,构成了一种与北美的太空车所类似的形象。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随着以美苏为代表的东西方两大阵营的出现,以及在军备竞赛的前提下所进行的外太空开发,使得太空车的设计在这一时期成为汽车造型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

而从汽车造型这一学科发展的时间轴上来看,在哈利·厄尔的作用下,汽车造型设计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正式确立为一个独立发展的学科。

太空车的设计理念,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大爆发的汽车设计灵感中脱颖而出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红旗CA72轿车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已经跟上了主流的步伐。

当然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得益于其全盘仿制的思路。

值得一提的是,在红旗CA72上,也出现了一些以细节为主的开发尝试,比如说扇子形状的进气格栅以及宫灯造型的尾灯,就是彼时并不成熟的设计理念下,以碎片化的思路所进行的设计改进。

宫灯型的尾灯造型也流传到现在成为红旗顶级轿车的一个重要设计元素。

而从一开始就以具化的细节点缀作为设计元素的构建方式,也一直影响到了现在的红旗轿车设计——相比于任何一个本土品牌,红旗轿车都会更热衷于去通过具化的细节表达,来提炼中国元素。

比如说红旗L系列中的流苏、大漆工艺的饰板、汉白玉的内开手柄点缀,还有新一代红旗系列中的天安门形象的特征等等。

虽然这种具化元素的堆砌还有待商榷,但是红旗轿车的这种设计也确实是在目前的环境下,唯一一个可以在整车的造型设计中探讨中国元素运用的成功案例。

怎么讲呢,汽车的造型设计,向来都是一个以西方审美为主导的学科。

然而事实上,文化的差异导致了东西方文化里对于同一件事物的审美取向是截然不同的。如何构建东方式的设计,这的确是一门很大的学科。关于这个话题,有机会展开聊,再多说就跑题了。

红旗轿车在第一阶段发展的巅峰是红旗CA770系列的出现,在CA770上,就可以看到很多原创性的,并且具有代表性的设计了。

在很大程度上,CA770也是目前为止最能够将中国元素和世界设计的潮流进行完美的融合并且占据主导权的唯一一款车型。

红旗CA770采用的依旧是典型的船型车身设计,这一点符合了时代的潮流。

在边缘的处理上,以车头和车尾线条构成的倾斜特征,很好的用一种视觉延伸的导向作用,把船型车身整体视觉重心靠后的问题进行了平衡。

这一在形体上的处理方式,与中国古建筑的房顶四周的飞檐所起到的作用是一致的。一种昂首挺胸的姿态于是也就由此构成。

可以这样讲,红旗CA770是红旗品牌造型设计的巅峰,甚至说是中国汽车造型设计的巅峰也同样不为过。

遗憾的是,1981年老红旗轿车的停产,以及在当时的环境下红旗CA770的迟迟没有换代,让这一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经典设计就停留在了那个时代。

而红旗的设计精髓也没有在随后的改革开放中延续下来。

换言之,红旗的设计,其实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就已经出现断档了。

在以引进外资为主的现代化汽车工业时代开启之后,中国的汽车工业发展模式正式进入到了以合资合作为主的阶段。

这一阶段对于红旗而言,也是最难过的阶段。

大红旗停产之后,红旗品牌的血脉成为了基于奥迪100和奥迪200的平台打造而来的小红旗系列。

说实话,在这一时期的红旗品牌设计,没有太多可讲的——小红旗已经后来的红旗明仕完全是奥迪100的样子,只不过引擎盖鼓了一点,红旗世纪星则更像是拼凑而来的产物。

不过,红旗世纪星上倒是有一个细节值得关注,后备箱两侧隆起的特征,可以看做是老红旗时代的传承。

在新红旗品牌诞生之前,红旗品牌在设计上所做的工作,依旧还是停留在一个小打小闹的阶段。

在这一时期,有两款车值得重点说一说,第一个自然就是2009年国庆六十周年的阅兵车以及在此基础上推出的L5,在整体造型上完全将老红旗CA770的紧随传承了下来,并且还用现代化的设计手法对其进行了复刻,所以整体上来看,威武而不失动感。

从这个点开始,红旗的设计开始出现了两条脉络,大红旗和小红旗。

第二款车型则是在2006年登场的红旗奔腾轿车,在随后这款车型分化出了奔腾品牌。

红旗奔腾轿车可以看做是小红旗设计的一种延续,华尔街公牛的姿态构成让这辆车的形体非常的漂亮。

也就是从这两款红旗车的身上,我们才看到红旗的实力。

2018年发布的新红旗品牌,则是走上了年轻化的道路,事实上,从这个时候开始红旗品牌才算走上正轨。

从目前已经发布的红旗H5、红旗HS5以及红旗HS7三款车型上来看,设计风格依旧是延续自新红旗品牌发布前,一汽集团对于红旗品牌规划时的样子。

不过,整体的形象已经要比以前时尚多了,尤其是运动版的红旗H5,细节的拿捏以及形体的把控已经是一个很好的水平。

而我们真正期待的新红旗,应该是在两年以后的红旗新车,从2018年算起,三年的时间已经足够红旗以一个全新的品牌形象示人了。

而我们所关注的话题,也将会放在如何把中国元素和时尚化年轻化进行融合,我想,新红旗应该会给出一个合理的答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