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象日: 因为有灵性,所以更痛苦

原标题:世界大象日: 因为有灵性,所以更痛苦

还记得当时刷屏的非洲大片吗?非洲苍凉的旷野,配上昊然弟弟无以伦比的少年感,大写的惊艳!

其实,昊然弟弟此心也是为保护大象主题而去的,今天是世界大象日,谈起这个话题,显得更为合适。

他跟随队伍搜寻大象,去大象孤儿院喂养小象。在看到大象严峻的生存状况后,他说,希望在几百几千年后,我们的后代不会只在书上看到野生大象。

关注大象的生存安危的明星不止刘昊然,在节目《奇遇人生》中,小S就曾参与第一期《大象孤儿院》的录制。看到惶恐不安的小象孤儿,目睹被残忍猎杀的大象,她为生命被如此残暴对待而痛心落泪。

作为一个古老而蓬勃的物种,大象的数量却在百年来急速减少,某些品种甚至面临灭绝。威胁大象生存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1.猎奇旅游:圈养+表演+体验

2.野蛮盗猎:象牙+象皮倒卖

3.人象冲突:驱赶+恐吓+破坏

其中前两点已经被大众所熟知,关于象牙贸易与买卖,大家已经深恶痛绝。

2016年7月,美国全面禁止象牙贸易;2017年12月31日,中国大陆地区宣布全面停止商业性加工和销售象牙制品的活动,也就是说自2018年1月1日开始,买卖象牙在中国已被认定为是违法行为!

有“象牙女王”之称的杨凤兰,14年间贩卖象牙800余件,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让无数人拍手称快。

关于大象表演与体验,随着纪录片《黑象》的传播,也有越来越多人拒绝动物表演,拒绝以圈养、马戏表演等方式残害大象。最近上映的迪士尼动画《小飞象》的原型,正是马戏团的明星金宝,它一辈子被奴役压榨,死后还被做成标本展览。

一头会飞的小象被无良商人卖进了马戏团,和妈妈被迫分开,最后在善良人类的帮助下,终于与妈妈团聚。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在野外被猎杀的大象,还有一群大象由于人与象的领地纠纷等原因,处境也逐渐陷入胶着。

人与象的冲突有一个专门的词(HEC),恶性的人象关系,有部分原因是因为在自保与共存之间失去了平衡。

大象庞大躯体带来的潜在破坏性和对田地建筑的破坏性,给人类的生存带来了压力。而生存空间的缩小、环境生态的恶化又局限了象群的生活范围,在两者的交汇地带,矛盾此起彼伏。

在印度某些地方,人们甚至会用火来袭击大象

在斯里兰卡,人类大象冲突(HEC)导致每年平均死亡人数为250头大象和70人。

在非洲南部的内陆国家博茨瓦纳,这个问题尤为显著。博茨瓦纳在2014年禁止猎杀大象之后,人象数量失衡,导致国民怨声载道。现在不得不于考虑重新开放猎杀的方式控制大象的数量,以免人与象的冲突愈演愈烈。

人类与大象的关系,很容易陷入了单方面猎杀伤害,或者互相伤害的境地。如何共洽地与其他物种共存在地球上,是一门精妙的智慧。

一味地禁止捕杀,任其自由繁衍,或者牺牲部分人类(人象关系受害者)的利益也许不会达到和谐共赢。

肆意捕杀大象、虐待大象的不法商贩应该受到苛责,而对于身处人象危机中的人,也需要追溯问题的源头。早已混凝土化、将大型野生动物驱逐得无影无踪的城市中的人,与那些野生动物尚未被驱逐殆尽地区的人的处境是不同的。

我们可以倡导:

  • 了解它们的习性(饮食、出行、喜好、是否群居)
  • 保护它们的生存环境(水源、树木、土壤等)
  • 适度地远离(保持野生动物的本性)或亲近(如关爱幼年、残障的大象)
  • 不因纯粹娱乐目的而猎杀、消费大象(大象表演、象牙制品)
  • 支援类似大象医院、大象孤儿院、大象无国界保护组织

而其中的当务之急,也许是号召减少对野生动物制品的猎奇消费。野生动物制品巨大的商业利润与市场价值,诱惑无数人铤而走险。

期待有一天,它们不再因为商业功能、实用功能、娱乐功能而被人类过多干扰,回归到生命本身。

每一个物种的存在与消亡,都不应以人类为转移,我们都是地球的朋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