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洲真正的“征服者”

原标题:美洲真正的“征服者”

当人们问起是谁“发现”了美洲这个问题时,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这个名字不难映入脑海。从历史书中,从谈论“大航海时代”的惊人发现时,人们总无法避开哥伦布。

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来源:百度百科

在寻找通往亚洲的海路时,他误打误撞地来到了一片对于欧洲人而言完全陌生的土地上,所谓“新大陆”的大门也就这么打开了。当然,他本人并不承认这是什么新大陆,并给生活在上面的人取名为“印第安人”(西班牙语中的“印度人”)。

但如果将问题是谁“征服”了美洲时,我们就要稍稍提起一些不那么为人所知的名字了。举当时南美的印加帝国为例。这个帝国的建立者是帕查库蒂(印加语中意思是“惊世之人”。)关于这个帝国,有个故事可以说,关于一个志向远大但临阵脱逃的父亲,一个差点坐享其成的哥哥,和一个杀敌神勇的弟弟。

印加帝国发家史

大约在公元1200年左右,一小群人从高地的某个地方迁移到今天南美洲秘鲁南部山区一个叫作库斯科(Qosqo)的村庄,那里已经有其他族群居住。那些新来的人,被称为印加人,他们起初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他们慢慢变得强大起来。接着,1438 年, 一群昌卡人(Chanka)袭击了印加,这场战争最终引发了一场家族争斗,一个帝国就此诞生。

当昌卡人发动袭击时,印加的领袖是维拉科查·印加(Wiraqocha Inka)。据说他是一位勇敢的战士,曾发誓要征服半个世界,但当进攻来临时,他却带着四个儿子中的三个一起逃走了。而他的第四个儿子,印加·尤潘基(Inka Yupanki),留了下来和昌卡人战斗,并赢得了这场战役,俘虏了昌卡人的领袖。他邀请他的父亲在俘虏身上擦脚—这是胜利的标志。

维拉科查拒绝了。他说,擦脚的荣誉应该属于尤潘基的哥哥印加·乌尔科(Inka Urqon),后者是维拉科查的继承人。这激怒了尤潘基。尤潘基说他哥哥没有捕获昌卡人的战士,所以不可以践踏俘虏。维拉科查和尤潘基之间的争论失去了控制,维拉科查决定杀掉他难以相处的小儿子。然而,维拉科查的计划失败了,他带着耻辱离开了印加的领土。

于是尤潘基从此掌管了印加。他给自己取了一个前文提到的新名字帕查库蒂。然后,他开始征服视线范围内的一切。在此后的25年里,帕查库蒂带领印加帝国稳步扩张。

覆灭

而这个帝国的“征服者”,是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和168名西班牙人,当这些冒险者在海岸登陆的时候,印加帝国建国还未百年,首领阿塔瓦尔帕刚刚平定自己兄弟的叛乱,正率领军队走在回首都的路上。

印加国王阿塔瓦尔帕

1532年秋天,阿塔瓦尔帕的胜利队伍停在了卡哈马卡(Cajamarca)小镇外面。在那里,阿塔瓦尔帕听到了一个奇怪的消息:一些骑在巨大动物上的苍白多毛的人已经在海岸登陆。

阿塔瓦尔帕决定在卡哈马卡等候这些陌生人。这些陌生人是西班牙征服者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带领的168 名西班牙人。他们到达卡哈马卡后,说服阿塔瓦尔帕去镇上的中心广场会见他们。阿塔瓦尔帕带着五六千名士兵去了广场。

态度友好的印加士兵只携带着仪式用的武器就来了。然而,根据当时在场的征服者的弟弟佩德罗·皮萨罗(Pedro Pizarro)所说,他们人数很多,把那些等待的西班牙人都吓得尿了裤子。然而,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巧妙地将西班牙人的火炮和马匹藏在了广场周围的建筑物里。一位西班牙牧师递给阿塔瓦尔帕一本在旅行中变得脏污不堪的祈祷书。阿塔瓦尔帕把书扔在一边,因为这本书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然而,印加人侮辱了基督教的书籍,这成了西班牙人攻击他们的借口。

枪炮声轰鸣,马从建筑物里冲了出来。浓烟、大火,还有印加人未曾见过的巨大猛兽,使阿塔瓦尔帕的军队陷入了一片混乱和恐慌。数百人在试图逃离广场时被踩踏致死。西班牙人抓住了这一机会,并杀死了剩下的大部分人。据说,皮萨罗本人俘虏了阿塔瓦尔帕。

皮萨罗俘虏阿塔瓦尔帕

此后,阿塔瓦尔帕提出用黄金、白银换取自己的自由,但在提供了黄金后,他还是被杀死了,但这场征服战争并未就此结束,有些边远地区,印加人甚至战斗了40年。但在那一次战斗中,一小队欧洲士兵就战胜了一支人数超过他们50倍的军队,并且使一个强大的美洲帝国屈服了。

而在今日的墨西哥区域的阿兹特克帝国(他们从未用这个名字自称,更确切的是“三国同盟”),也同样被欧洲人利用内部争斗并经由战斗征服了,而这次的征服者,是西班牙人埃尔南·科尔特斯。

正史基本说完了,但的确有个疑问,欧洲人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败美洲人,是军事设备、理念的先进,还是他们更加狡诈、不择手段?或者,还有什么别的原因在起作用?

研究者们找到了出乎意料的答案:传染病。

死亡降临到了印加

弗朗西斯科·皮萨罗征服了南美洲的印加帝国,当时他手下的人比征服阿兹特克的科尔特斯在墨西哥的人还要少。甚至在皮萨罗的手下1532 年向帝国进军之前,疾病就侵袭了印加人。

西班牙旅行家佩德罗·谢萨·德·莱昂(Pedro Cieza de León)记录了印加帝国的衰落,在西班牙征服后不久,他在秘鲁住了15 年。他讲述了印加帝国在国王瓦伊纳·卡帕克于1527 年生病去世后,两个儿子如何因为争夺王位而使帝国陷入内战的故事。

根据谢萨·德·莱昂的说法,杀死印加领袖的疾病是天花,而且国王并不是唯一的死者。这种疾病在全国蔓延,杀死了多达20 万名印加人,其中包括许多王室成员、将军和其他领导人。

在这幅16 世纪的雕刻中,巫医在与感染天花的印第安人交谈

瓦伊纳·卡帕克的死亡,以及天花流行引发的混乱,大大削弱了帝国的力量,以至于少数西班牙征服者就能占领帝国。印加军队被内战打垮了,军队在很大程度上又由于疾病的侵袭而处于无人领导的状态,无法对皮萨罗发动协调一致的抵抗行动。

此外,皮萨罗能够从那些憎恨印加人的印第安人那里获得成千上万的原住民盟友。弗朗西斯科的弟弟佩德罗·皮萨罗知道西班牙人很幸运。他写道,如果瓦伊纳·卡帕克还活着,如果帝国没有被内战分裂,西班牙人就不会有机会胜利。打败了印加人的是天花,而不是西班牙人的枪支、马匹或领导能力。

瓦伊纳·卡帕克在皮萨罗登陆秘鲁海岸6 年之前就去世了。那么天花是从哪里来的?它可能来自加勒比海地区,1518 年,位于伊斯帕尼奥拉岛(Hispaniola)的西班牙殖民地爆发了天花。西班牙冒险家把这种疾病从加勒比海上殖民地携带到了美洲大陆,疾病迅速蔓延到了墨西哥中部。天花杀死了那些正在保卫特诺奇蒂特兰的士兵。20 世纪60年代,研究人员在西班牙人的古老记载中找到了证据,证据表明这次疫情从中美洲向南传播到了厄瓜多尔,瓦伊纳·卡帕克患病时就住在那里。

在皮萨罗征服秘鲁之后的30 年里,在从前印加帝国的国土上,人们又遭受了四次天花流行,以及流感、麻疹和其他欧洲传染病的暴发。结果很糟糕。1565 年的一位目击者写道,“尸体散落在田野上,或堆在房子或小屋里。”整村整村的人都死了,乡下成了一片荒原。

这幅1590 年的雕刻显示出,美洲印第安人通过打开头骨去除病变的血液来照顾病人

相比人口聚居,疾病横行的欧洲,美洲此前几乎算得上是一片“没有疾病的天堂”,而生活在此间的美洲人,基因类型大多相同,对流行病的抵抗力有限。加上美洲家禽、牲畜少,也很少能够接触到人畜共患病,种种原因叠加,使得当两个文明世界的人会面之时,遭遇毁灭的一定会是更“倒霉”的美洲人了。

-End-

见识城邦

中信出版集团社科人文品牌

为独立思考的人服务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