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鲁司特能治疗哪些儿童疾病?

原标题:孟鲁司特能治疗哪些儿童疾病?

1982年,白三烯的重大发现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1990年,白三烯的成功合成再次作为重大成就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1998年顺尔宁孟鲁司特(白三烯受体拮抗剂)获得FDA批准上市,2000年该药进入中国。

白三烯是一种重要的炎症介质,在呼吸道炎症中起重要作用,白三烯受体拮抗剂(LTRA)是一类非激素类抗炎药,主要通过竞争性结合半胱氨酰白三烯受体、阻断半胱氨酰白三烯的活性而发挥作用。LTRA已在中国临床应用16年,据2010年流调显示:0~14岁儿童哮喘抗白三烯类药物使用率有37.9%,在不同儿科常见呼吸系统疾病毛细支气管炎、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的治疗中,尚需根据最新研究数据对LTRA的使用达成共识。

孟鲁司特是LTRA的代表药物,现摘取共识中孟鲁司特在多种儿童常见呼吸系统疾病的临床应用的要点,供临床医生参考。

支气管哮喘(简称哮喘)

儿童哮喘分急性发作期、慢性持续期和临床缓解期,在不同的时期应采用不同的治疗方案。孟鲁司特作为重要炎性介质白三烯受体的拮抗剂,从抗炎的角度讲,在哮喘的不同时期均可以发挥作用。对运动诱发哮喘、病毒诱发哮喘、阿司匹林诱发哮喘,孟鲁司特还有其相对独特的作用。

  • 治疗原则:哮喘控制治疗是一个长期、持续、规范的和个体化的过程。在急性发作期以缓解治疗,需使用作用迅速的药物缓解症状如吸入速效β2 肾上腺素能受体激动剂;在慢性持续期和临床缓解期应采用的预防控制治疗如吸入糖皮质激素、LTRA等。需要长期管理,定期随访,逐步降级治疗至停药。全球支气管哮喘防治创议(GINA)、PRACTALL儿科共识和我国儿童哮喘指南均明确指出:为使患儿的哮喘症状获得完全控制,病情缓解后仍应持续使用长期控制药物。在某些情况下还采用预先干预治疗、季节性预防治疗。
  • 孟鲁司特治疗哮喘的方案

咳嗽变异性哮喘(CVA)

CVA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哮喘,以咳嗽为唯一或主要表现,无明显喘息和气促等症状和体征。目前认为CVA是典型哮喘前期或不典型哮喘,早期和规范化抗炎治疗可降低CVA发展为典型哮喘的风险。CVA患的诱导痰中白三烯水平显升高,拮抗白三烯后CVA患者的诱导痰中嗜酸性粒细胞计数显著降低,提白三烯在这一特殊类型的哮喘中也发挥重要作用。

毛细支气管炎

毛细支气管炎见于2岁以下婴幼儿,多由呼吸道合胞病毒等感染所致。部分患儿可在急性期后反复喘息或发展为哮喘。研究表明,毛细支气管炎患儿的肺泡灌洗液、血及尿中白三烯水平明显升高,且其浓度的高低与毛细支气管炎严重程度有关。提示白三烯在毛细支气管炎发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LTRA是防治毛细支气管炎后反复喘息的方法之一。

变应性鼻炎( allergic rhinitisAR)

AR是一种由易感个体接触变应原所引起的IgE介导的鼻黏膜非感染性炎症以鼻塞鼻痒流清水样鼻涕喷嚏为主要特征在AR发病过程中,白三烯在速发相和迟发相均发挥重要作用,是引发AR发病中鼻塞流涕等症状的重要炎性介质。

阻塞性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OSAS )

儿童期OSAS是指睡眠过程中频繁发生部分或全部上气道阻塞,扰乱儿童正常通气和睡眠。腺样体和/或扁桃体肥大是其主要病因。研究发现OSAS患儿的扁桃体组织中白三烯的浓度及白三烯受体表达均明显升高,OSAS症状的严重程度与白三烯浓度相关。白三烯可以促进离体的腺样体和/或扁桃体肥大细胞增生复制。上述研究为药物治疗OSAS提供了实验室证据,同时,国外已有临床研究证实了抗炎药物治疗轻-中度儿童OSAS的有效性。

孟鲁司特的安全性

大量临床研究显示,儿童对孟鲁司特耐受性良好。孟鲁司特不良反应发生率和安慰剂相似,并不影响青春期前患儿的身高增长。有少数报道显示,服用孟鲁司特后出现神经精神事件如噩梦、非特定性焦虑、攻击性、睡眠障碍、失眠、易怒、幻觉、抑郁、过度兴奋和人格障碍的报道,但近年来研究分析发现,哮喘患儿中孟鲁司特应用和神经精神事件没有正相关性,孟鲁司特组和安慰剂组的行为相关性不良事件发生率没有显著差异;评估哮喘患者服用孟鲁司特与自杀风险的研究显示两者之间没有相关性。在临床中需要继续观察哮喘患儿的行为相关性不良事件。当给予患儿孟鲁司特处方时,应告知父母孟鲁司特和行为相关不良反应的潜在关联,并建议他们如果怀疑有行为方面的作用则中断治疗。

以上内容摘自: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白三稀受体拮抗剂在儿童常见呼吸系统疾病中的临床应用专家共识.《中华实用儿科临床杂志》.2016;31(13):973-977.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