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9年8月:宏伟设想与革命实践

原标题:1919年8月:宏伟设想与革命实践

作者:刘岳,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副巡视员

孙中山与《建设》月刊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1956年6月,毛泽东在《水调歌头·游泳》中期盼的“高峡出平湖”,1997年11月成为现实。三峡工程成功实现大江截流。

最早提出修建三峡水利工程设想的,是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最早以中文刊发这一宏伟设想的刊物,则是1919年8月1日上海亚东图书馆出版的《建设》月刊。

《建设》是孙中山领导的中华革命党(后改组为中国国民党)主办的理论刊物,由朱执信、廖仲恺等主编,孙中山亲自为杂志撰写了《发刊词》。

1917年—1919年,孙中山先生完成由《孙文学说》《实业计划》《民权初步》三卷(篇)汇集而成的《建国方略》一书。《实业计划》是用英文写成的,原名“The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of China”,由6大计划共33个部分组成。

1918年至1919年,孙中山在上海寓所著书,图为他写作时的留影。

在“改良现有水路及运河”一节中,他第一次提出了改善三峡航道、开发三峡水能资源的设想:“以闸堰其水,使舟得以溯流以行,而又可资其水力。”当时,连孙中山先生自己也被这个宏伟的梦想感动了。

《实业计划》首发在上海英文杂志《远东时报》1919年3月号上,之后又陆续刊发于其他英文刊物。经廖仲恺、朱执信、林云陔、马君武等人联合译成中文后,《建设》创刊号以《发展中国实业计划》为题刊发了此文。

《建设》杂志虽然是中华革命党的理论刊物,但翻译、介绍马克思学说的原理原著,也是它的一个特点。据粗略统计,从《建设》创刊到1920年4月,发表有关社会主义方面的文章(含译文)大约20余篇。但是,中华革命党人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建设》坚持的理论是三民主义。所以,他们并不信仰马克思主义,从根本上反对阶级斗争学说。他们谈论社会主义,是从预防社会革命出发的。1920年12月1日,出版第三卷第一号后,《建设》停刊。

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

巴玉藻被钱学森誉为“中国航空之父”。1916年,获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硕士学位后,巴玉藻被美国通用飞机厂聘为第一任总工程师。

王助被称为“波音飞机之父”。他和巴玉藻是麻省理工学院航空工程系同学。毕业后,王助成为波音飞机公司第一任总工程师,至今波音公司西雅图博物馆还有王助的铜匾及雕像。

1917年冬,中国国内局势稍稳,他俩怀揣献身祖国航空事业的志向,启程回国。1918年2月,在福建马尾船政局内创设我国第一个飞机制造机构——海军飞机工程处,巴玉藻任主任,王助等为副主任。他们利用福州船政局原有的造船机器和设备,筛选国产材料,测试物理性能,并集中优秀技工进行专业培训。1919年8月,在简陋的条件下,巴玉藻、王助等设计制造的中国第一架水上飞机——“甲型一号”横空出世 。

1919年8月9日,中国人试制的第一架水上飞机——“甲型一号”便首飞成功。

这是一架双桴双翼的初级水上教练机,木质机身,最大时速126公里、飞行高度3690米,可航行3小时、航距340公里,载炸弹4颗,其性能不亚于当时欧美产的飞机。然而,闻讯而来的英国人看了飞机后,不屑一顾地说:“这种飞机更像一个大玩具,只能供人观赏,绝对飞不上天去!”为了证明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水上飞机可以成功上天,应孙中山之召回国,精通航空及飞行技术的杨仙逸决定试飞。

“外国人能办到的,中国人也一定能办到”。8月9日,马尾海岸挤满了观望的人。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海面上的“甲型一号”。轰鸣声中,“甲型一号”的螺旋桨飞快转动,紧贴着水面快速滑行,腾空而起!“甲型一号”试飞成功了。

“济南血案”后的请愿斗争

五四运动爆发后,山东的大多数报纸都对爱国学生运动表示鼓励和支持。可是,偏偏《昌言报》大唱反调,骂爱国学生“狂热”,胡说“无知孺子焉能过问国家大事”,主张对学生运动武力镇压。这可气坏了山东民众。1919年7月18日,济南千余人在省议会召开各界联合救国大会。会后,大家到《昌言报》馆,把主编、经理等人押送到省长公署审判厅,请求依法处理。但当天下午,审判厅就把这几个人取保释放了。

济南民众的爱国行动触怒了皖系军阀控制的北洋政府。7月25日,北洋政府竟宣布济南戒严,山东督军兼省长张树元委任济南镇守使、西北边防军第二师师长马良为戒严司令。马良上任后,立即派兵捣毁山东回民外交后援会,将济南正觉寺街保安堂药铺坐堂先生马云亭、清真寺北大寺理事朱春焘和他的胞弟朱春祥逮捕。8月5日晨,悍然以“煽惑军警,危害治安”的罪名将三人枪杀。

“济南血案”轰动全国,激起各地群众极大义愤。天津地理位置接近山东,首先行动起来了。天津各界联合会公推郭隆真等10人,和山东代表一起赴北京请愿,要求北洋政府取消戒严令、惩办马良。8月23日,大总统徐世昌不仅拒不接见请愿代表,还派军警将请愿代表拘进警厅。

在《天津学生联合会报》有关请愿代表被捕的《号外》出现于街头后,又有上千人要求进京请愿。26日,京津两地三四千名学生,在天津学联副会长马骏的率领下,齐集新华门前请愿,但毫无结果。27日,又白等了一天。28日下午4点,军警欺骗新华门前的学生代表说,总统有令,你们去天安门,自有相当办法。结果学生代表一进天安门内就被控制起来了。

北洋军警点名抓捕马骏,学生们和他调换了衣服,加以掩护。于是,军警拿着马灯,一个挨一个地往脸上照。照了三圈,还是没有搜出马骏。1小时后,军警又搬来大汽灯,将学生代表一个个架出来,详细盘查。马骏被捕了。为营救被捕代表、推动请愿斗争,担任《天津学生联合会报》主编的周恩来赶到北京,动员几千名学生围住北京警察厅。在爱国运动的压力下,在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等各界人士的营救、保释下,8月30日,北洋政府不得不释放全部被捕学生代表。

马良虽然躲过了这次惩罚,但他最后也没落得好下场。1920年直皖战争中,皖系大败,段祺瑞下野,马良也被免职。1937年全民族抗战爆发后,日军在北平成立伪中华民国临时政府,马良担任委员,成了汉奸。1946年,马良在济南被国民党军李延年部逮捕,以汉奸罪名下狱。1947年,病死在济南狱中。

本文发表于《前线》杂志2019年第8期,转载请注明微信公众号:前线理论圈(id:qianxiantheory)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