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其言观其行然后下再结论:晁盖和宋江相比,谁更忠于大宋朝廷?

原标题:听其言观其行然后下再结论:晁盖和宋江相比,谁更忠于大宋朝廷?

某专家说,晁盖是金国的奸细。且不论为了对抗辽国,金国和宋国已经结盟,也不必说晁盖攻打的曾头市,其实就是金人的巢穴,单看晁盖与宋江曾经说过的几句话,就知道谁更忠于宋朝了——宋江忠于的不是宋朝皇帝,而是宋朝的官帽。

为了得到宋朝的官帽,宋江不惜跟蔡京高俅童贯这样的魔鬼合作。而晁盖是眼里不揉沙子,如果奸臣当道,他是绝不会接受招安给奸臣们磕头的。

这里咱们要先说明一个问题:晁盖唯一一次带兵出征,就是攻打金人经营多年的巢穴。神行太保戴宗的侦查结果是这样的:“这个曾头市上共有三千余家,内有一家唤做曾家府。这老子原是大金国人,名为曾长者,生下五个孩儿,号为曾家五虎,又有一个教师史文恭,一个副教师苏定。去那曾头市上,聚集著五七千人马,扎下寨栅。”

一个金人在大宋腹地招兵买马聚草屯粮,所谓要跟梁山作对,只不过是隐藏他们真实身份的幌子而已,这些人最感兴趣的就是好马,金毛犬段景住偷了“大金王子骑坐的”的照夜玉狮子马,被曾头市抢去了,后来金毛犬段景住、锦豹子杨林、石将军石勇替梁山买的二百匹好马,又被曾头市抢去了。

曾头市囤积了大量刀枪弓箭粮草战马,这就是宋朝的心腹大患,所以晁盖不顾众人反对,坚持带兵出征。只可惜跟着宋江打家劫舍,谁都摩拳擦掌踊跃报名,跟着晁盖去讨伐金人,连吴用都当了缩头乌龟。

晁盖只带着五千人马和包括战五渣白日鼠白胜在内的二十个头领,去打兵力占优而又以逸待劳,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曾头市。即使宋江没有指派小李广花荣和神行太保戴宗暗算,晁盖也回不来了。

宋江之所以在晁盖中箭之后迟迟不下撤兵命令,摆明了是想借刀杀人:让曾头市把追随晁盖的梁山老班底一网打尽。最后林冲当机立断撤兵,败回的路上,神秘失踪多日的戴宗出现了,传达了已经毫无意义的撤军命令。

这样看来,晁盖之死,宋江难辞其咎。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处在晁盖宋江那个时代,只反奸臣不反昏君,是无可厚非的。即使是老种经略相公、小种经略相公、李纲、宗泽、岳飞、韩世忠,虽然对奸臣恨之入骨,但却也从未想过要干掉宋徽宗赵佶宋钦宗赵桓或者宋高宗赵构。被昏君奸臣陷害,除了解甲归田,就是束手待毙。

晁盖是忠于宋朝的,同时也是与奸臣不共戴天的。晁盖一开始对劫取生辰纲并不热心,是赤发鬼刘唐、智多星吴用、入云龙公孙胜极力撺掇,才有了黄泥岗事件。其实晁盖未必肯为十万贯金珠宝贝铤而走险,事实上他一分钱也没要,最后连家底都拿出来了:“便教取出打劫得的生辰纲金珠宝贝,并自家庄上过活的金银财帛,就当厅赏赐众小头目并众多小喽啰。”

晁盖上梁山的目的,用他的话来概括,就是八个字:“竭力同心,共聚大义。”请读者诸君不要笑话晁盖,当时的大义,就是忠君报国。我们不能说晁盖有局限性,换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处在那个时代,讲究的也是忠君报国——忠君永远是摆在大义的第一位的。

晁盖上了梁山,却并不肯设计坑害别人上梁山,如果他想把刺配沧州路过梁山的宋江留下,根本就不用费什么心思,把解差张千李万一刀一个砍了,宋江想走也不敢走了。但是晁盖尊重了宋江的选择,因为宋江当时表示的是自己对大宋朝廷“忠贞不渝”:“(留在梁山)上逆天理,下违父教,做了不忠不孝的人。

宋江撒泼打滚寻死觅活,晁盖只好放他下山,吴用还在江州给宋江找了熟人(戴宗)照顾,满心指望宋江服刑期满之后换个地方做好人甚至继续为官做吏——宋代充军,并不是无期徒刑,除非十恶不赦,一般两三年也就释放了。这一点《宋刑统》有规定:流三千里役三年,役满及会赦,即与配处从户口例,妻妾从之,父祖子孙欲从者,听之。

这就是说,宋江只要在江州呆上两三年,甚至不用两三年,就能取得当地户口,从山东郓城迁居鱼米之乡江州,还可以把老婆孩子父母兄弟一起带过去。如果宋江不想留在江州,而是要回到老巢郓城,也一点困难都没有。

但是宋江等不了两三年,酒后吐真言,把自己的不臣之心暴露无遗:“血染浔阳江口”,“敢笑黄巢不丈夫”。知道黄巢是什么人的读者,看了宋江的酒后真言,是绝对不会认为宋江有什么忠义之心的——他就是想学黄巢,自己当皇帝。

即使宋江上了梁山,晁盖的忠义之心也没有改变,还拿病关索杨雄拼命三郎石秀杀鸡儆猴:“俺梁山泊好汉自从伙并王伦之后,便以忠义为主,全施恩德于民,一个个兄弟下山去,不曾折了锐气。”

杨雄石秀是要杀的鸡,而宋江就是晁盖要吓唬的那只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算盘,用梁山人马对抗朝廷?不行!你习惯屠戮百姓(比如青州城外),往后这种缺德事要少干!”

晁盖的忠义之心,很多人都看不见,但是宋江的表面功夫,大家都看到了:竖起替天行道大旗,把聚义厅改成忠义堂,显得宋江对大宋朝廷无比忠心,以至于渐渐把宋江浔阳楼的反诗忘了,把青州城外血案忘了,把他攻城略地的反叛行为也忘了——东平府东昌府招谁惹谁了?

最后梁山领导权之争,以宋江胜利、晁盖牺牲而告终。晁盖是否忠义已经很少有人提及,宋江倒成了忠义的典范,您说这事儿上哪说理去?梁山小社会,社会大梁山。在任何朝代,都是宋江那样的人吃得开,被奸臣毒死,宋江只是一个个案,在更多的时候,会做表面文章的宋江,都比干实事儿的晁盖混得好,即使是昏君奸臣,也更喜欢宋江。

请读者诸君对晁盖宋江下一个评语:听其言,观其行,晁盖和宋江两个人,谁更忠于大宋朝廷?而宋江之流能混得风生水起,也正是因为他谙熟官场规则,知道会干的不如会说的,演技派永远比实干派受欢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