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刘邦为何能取天下?靠一个字

原标题:草根刘邦为何能取天下?靠一个字

作 者:陈为 正和岛总编辑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公元前198年5月,洛阳正在开一场庆功大会。

此时距离当年举兵起事已过去12年,大会的主角汉高祖,这个男人58岁了。

他是得意的。白手起家,搅动风云,一介布衣提三尺剑而取天下,四海之内,几人能够?但他似乎又有点伤感,这一路走来,眼见多少白云苍狗变幻,白发黄沙沉埋,才一步步走到今天,走到权力的顶点。

我为什么能成功,老对手项羽为什么失败?他想要一个答案。

群臣纷纷对答,“陛下大方,舍得封赏,而项羽遇到有功之臣,印把子在手里都快磨坏了还舍不得发下去”。

其实刘邦心中早已有了思虑已久的答案。

“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馈饷,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后人也确实把这点作为混混刘邦能取天下的最大秘密。

刘邦能用人,善用人,人尽皆知。

但能用“汉初三杰”,就是他成功的缘由吗?恐不尽然。

或者是另一个翻遍历史者总结出的中国成大事者的必备特质:爱才如命;挥金如土;杀人如麻。

这三要素是刘邦致胜的答案么?恐怕也未必,第三条套在项羽身上显然更合适。

那么,草根刘邦胜出的真正原因何在呢?

在我看来,刘邦身上有一种卓越领导者的特质:空。

心是身之主宰。佛家讲,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能空空如也,空灵无碍,便能情顺万物,应变无穷。

日本作家司马辽太郎在《项羽与刘邦》中,便把刘邦称为一个“包着空气的大袋”,他写道:“这个人总是一览无余,没有鲜明的主张和立场,就像一个大袋子。没装东西的袋子形状不固定,也没有自己的思考和主张,唯一的好处是有容量。这反而比贤者更能成为栋梁吧。贤者自己的思考力不论多么优秀也总有界限,袋子却能容纳贤者为己所用。

空,故能诚,故能容,故能仁。正是一个“空”字,成就了刘邦作为一个杰出领导者的三大特质,也助其赢得了整个天下。

01

真实

刘邦起事前,常去王媪和武媪的酒馆喝酒,从不给钱,老板娘却很高兴,因为他就是酒馆的网红。他一去,大家就都跟着去了。为什么,因为刘邦自带一种开朗活泼、亲切可人的气质。他一进酒馆,“店内外便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这快活和后世孔乙己带给酒客们的快活不同,不是因其滑稽好笑,而是因其开放、爽朗,带给人的愉悦甚至敬服。

空,故无蔽,能以本色示人。正是他的真实洒脱,本色风范,折服了他优秀的同乡萧何。萧何尽管在办事的具体才干上远胜刘邦,也知道他“多大言而少成事”,却被他的可爱可亲弄得神魂颠倒,俯首甘为孺子牛。

刘邦没有学识,这是他的不幸,却也是他的幸运。正因为如此,读书人虚伪的一面,他几乎没有丝毫沾染,我自本真任天然。需要示弱的地方,他直接低头,没有逞强、遮掩。夏侯婴在被问为何追随刘邦时,便说,“没有我,刘大哥就只是一个呆木瓜。

萧何、张良、曹参、陈平、郦食其、孙叔通、韩信、樊哙、周勃、灌婴、夏侯婴……刘邦麾下将星如雨,谋士如云,人才济济。正是因为自然天真、洒脱不羁、不事算计的个性与魅力,他才能集结起这样一支出身各异而各有所长的豪华团队。

真实与真诚是领导力第一要义。

反观现时有一些企业领导者,要么成了带着面具四处耍宝的演员,要么自视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人,实际上却是脱离了真实的人性,与团队自然也渐行渐远。

人都爱登峰自高,却不知平地托起高山,静默无言。站在地上的人,最踏实。

02

能容人

与项羽这种名门之后不同,刘邦并不把世界看成黑白两色,他眼中的世界,很多时候就像他童年里看到的自己和别人,是灰色的。

空,故能虚心以容人。因此,他用人所长,而不求全责备。

陈平投奔刘邦的时候,几乎是个劣迹斑斑的人。属下常有议论,陈平跟嫂子有染,又换过好几个东家,才来到刘邦阵营,而且还收受下属的钱财贿赂。

刘邦听了,找陈平来谈话,问他忠诚和贪污问题是什么情况?陈平说,我在魏王和项王那里,他们都不听我的,听说大王能用人,我就来归附了。我孤身而来,没有工作经费,只能这样。钱都放在这里,你要不用我的计谋,我就走吧。刘邦听了,马上给陈平道歉,不问了不说,还给升职加薪。陈平后来献了好几个关键性的大计。

其实,之前陈平的推荐人也给刘邦解释过,此人是有缺点,但确是有用之才。“我说的是本事,你说的是品行,当今大争之世,即使他有再好的品行,但没本事,有什么用呢?

这段话发人深省。对于企业而言,本事和品行哪个更重要?做人和做事哪个更重要?很多企业家都会宣称,德重于才,做人优于做事。

但已故的台湾经营之神王永庆也为经营者们留下过一段意味深长的话:

“我认为应先懂得做事,了解做事的事理,把事情做得彻彻底底,才算是一个堂堂正正的人。常常说如何做人,那只是口头说说而已,理想化的。我们提倡做人比做事更重要,可是在外国则只谈做事,少谈做人,他们的进步与发展不是很有成就吗?因此,我认为事要做得好,才谈做人。

刘邦的大将韩信也是低情商,只懂做事不会做人的风格。他直言领导(刘邦)只能带兵十万,而自己多多益善。类似这样狂傲的话,他给刘邦说过很多次,刘邦却从不介怀,还“予我数万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对韩信器重非常。所以,韩信有了谋反实力的时候,也无异心,面对下属屡次劝进,始终不为所动。

韩信想当齐王的时候,刘邦正被项羽围困,焦头烂额。初听消息,他很是恼怒:我在这儿忙着突围,你还问我要官做呢?张良、陈平在旁提醒,这时得稳住韩信。

刘邦马上转变态度,让手下赶制齐王印玺,授予韩信。刘邦有个老乡纪信,常在背后说刘邦坏话,最后都传到了他耳朵里。刘邦却左耳进右耳出,并不给小鞋穿。最后荥阳城破,刘邦遭遇危难之时,纪信甘愿假扮刘邦佯装投降,救了刘邦一命。

在激发并听取合理化建议方面,刘邦也是领导者的典范,他无意于做组织里的最强大脑,谁有好主意,就听谁的,少有刚愎自用。

他看不起儒生,还往他们帽子里撒尿,但陆贾忠告他马上得天下,不能在马上治天下之后,他很快醒悟过来,让陆贾把古今成败得失总结著述为《新语》一书,时常翻看,“其后过鲁,又以太牢祠孔子”,对知识分子的态度,前后判若两人。入关中后,刘邦一开始也想入住秦宫室,坐拥美女、财宝,樊哙、张良都劝,你是想做富家翁,还是想要天下呢?刘邦赶紧听从劝告,还军霸上。

领导者都是有所成的人。事业的成长往往也伴随着成见与傲慢的增长,自衿自是,专横独断,成为阻碍其继续进阶的心魔。像刘邦这样知人之长,容人之短,听人之言的,又有多少人能做到?

前几年在山西某地和一个企业家朋友见面,听他讲过一个难忘的故事。当地有个龙头企业,两位创始人早年同心同志,艰难起家,企业渐上轨道,一度成为当地头牌,大老板便有些膨胀。

一天中午,公司食堂做了大家期盼已久的花糕,一把手忙完事走上饭桌,看见二把手竟没等他,兀自抓着一个花糕开吃了,当下便觉很不痛快,一下子变了脸色。就为此事,两人很快闹掰,企业不久后就分崩离析。

一个好端端的企业,便这样毁于一个花糕。当地知晓两人创业历程的人,谈起这个故事,都叹息不已。

03

善得人心

很多人也会疑惑,刘邦逃亡之时,连自己的亲生儿女都要三番五次地推下车。自己的老父亲遭威胁要被烹煮之时,他还向对手要一杯羹。这样道德水准的人,最后凭什么赢了?

推而广之,在历史上的多次争霸对决之中,好像最后取胜的往往是道德方面不占优势的,这是什么道理?

我想,个中原因恐怕有两条。第一,取胜者往往爱天下胜过爱自己,因此,在他们认为必要之时,为了所谓的天下,甚至自己的亲眷都可以牺牲。这类人在此方面的认知确实异于常人。

《三国演义》中便有类似情节:赵云拼死从曹军的刀剑丛林中救下刘备的幼子阿斗,送到他面前后,刘备却接过襁褓中的婴儿,往地上一扔,悲愤道:“为你这孺子,差点痛失我一员大将!”“大德不逾闲,小德出入可也”,在他们眼里,唯有“天下”才是真正的“大德”。

第二,得人心者得天下。在与对手争夺天下的过程中,最终的胜利者往往更能得人心。

空,故能无常心,而以百姓心为心。不可否认,早年被视为乡间无赖的刘邦身上却也有一种“大仁”在。《史记-高祖本纪》中对他的描述是“仁而爱人,喜施”。

他在当泗水的小亭长时,要把几百需服劳役的奴隶从沛城押送到咸阳,他知道这些老乡到了终点后干完活就得死,很不忍心,就纵容他们逃跑,最后剩余的人,就带着他们一起潜藏草泽。

入主关中后,他将暴秦的法律一律废除,与民约法三章,秋毫无犯。老百姓感激不尽,纷纷献礼,他也一概不受。登基回乡,他把家乡丰县和沛县的赋税徭役永远免除,使得父老乡亲欢欣鼓舞。

反观项羽,在这些方面,做得实在差劲。向其投降的秦军20万人,被他生生活埋;颇有民望的义帝,被他于流徙途中暗杀;更火烧咸阳,把诸多古迹奇珍付之一炬,“楚人一炬,可怜焦土”,不仅当时,后世也一直为之叹惋遗憾。而鸿门宴上,又当断不断,犹豫不决;初有小成,天下未得,便满心想着要衣锦还乡,威风八面。

从这个维度来看,尽管项羽也有对部下慈悲仁爱的一面,而且骁勇冠绝当时,但作为一个领导者,却终究是匹夫之勇,妇人之仁,与对手的境界、格局相去甚远。毛泽东便曾评价刘邦为“封建皇帝里边最厉害的一个”,而对项羽则是“不可沽名学霸王”。

刘邦的厉害,便是厉害在“空”上。能做到这个字,便能不为自我和外物所拘,不为傲慢与偏见所误,本色示人,知人善任,从善如流,顺势而为。

刘项两人都曾看到过秦始皇的威仪无量,一个当时感慨:大丈夫当如是耳,一个从此誓言:彼可取而代之。由此,拉开了一个争雄时代的大幕。

楚河汉界、汉风楚雨这一段岁月,当为中国数千年历史的华彩篇章中,最为恢弘多彩的段落之一。如今,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刘项作为两大对立阵营领导者的成败得失,永远值得后人探求思索。

尽管“原来刘项不读书”,但这两位人杰作为人格史与创业史上的独特标本,却无疑会成为后人永远能汲取营养与启示的活教材。

参考书目:

1. 司马辽太郎,《项羽与刘邦》,南海出版公司

2. 张国刚,《资治通鉴与国家兴衰》,中华书局

3. 司马迁,《史记》,中华书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