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带饮食搜包检查:迪士尼追逐利润的傲慢“家法”

原标题:禁带饮食搜包检查:迪士尼追逐利润的傲慢“家法”

【上海】因为禁止自带饮食 上海迪士尼被大学生告上法庭

文 | 杜虎

因为禁止游客自带饮食,并开包检查,上海迪士尼成了被告。8月12日,@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回应称,外带食品与饮料的规定,与中国大部分主题乐园以及迪士尼在亚洲的其他目的地一致;如果游客自己携带食品或饮料,可以在乐园外休息区享用。迪士尼的这个规定,重新激发了愤怒和疑惑。

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的规定一直有,尽管游客非常不习惯,但鲜少有人较真。上海迪士尼终于遇到了较真的华东政法大学学生小王,她在携带零食入园时被强制翻包检查,并被阻止进入,进而将迪士尼告上法庭,认为后者违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目前尚无判决,但不妨碍迪士尼的规定成为一大辩题。

(上海迪士尼安检查看背包)

迄今为止,在看待迪士尼的规定上有两种立场:第一种是绝对抗议,认为上海迪士尼禁止自带、强制检查的做法不仅侵害了消费者权益,更是对游客自由的限制,是可忍孰不可忍。在迪士尼发表不痛不痒的规定前,这种声音占据主流,它揭示了迪士尼乐园面对游客时霸蛮的地位,感到气愤。

与此同时,也有一种意见值得关注。它将迪士尼乐园的规定与地铁禁止饮食、KTV禁止自带食物、酒肆禁止自带酒水等规定相提并论,认为这是商家在合法使用业主权利,合理地捍卫自身的商业利益。尽管这种观点混淆了空间的公益与商业属性,但不代表它提出的问题不重要,实际上也值得一并思考。

有人说,迪士尼有权制定自己的游戏规则,你不同意,可以不去买它的门票,不进去玩就是。这种说法确实是理中客的说辞,也回避了迪士尼在全球园区内实施多重标准的事实。比如在其位于巴黎的欧洲迪士尼乐园,原本禁止游客饮酒,但欧洲人有在午餐和晚餐饮酒的习惯,迪士尼乐园最后被迫取消了规定。

上海迪士尼回应说禁令在亚洲一致,但它不敢说在全球一致。所以,问题不仅仅在于它的一致性,关键在于它不一致的原因。比如巴黎迪士尼,是因为迪士尼向强大的欧洲饮食文化低头,但在亚洲、在上海它却可以强制游客服从。所以,在迪士尼与不满的游客之外,还应该有一个能发挥平衡作用的权力在。

(不能过安检只能被丢弃的食物)

迪士尼规定有两层,禁止自带饮食是一层含义,为了实现这个目的翻检游客包包是另一层含义。这两层规定及相应的举动,指向消费者权益,也指向强制搜身的权力。迪士尼毕竟无法与警惕公共安全的地铁安检相提并论,它也没有赋予搜查权限,它的所有游戏规则,就是将园区商业行为最大化,榨取最大利益。

其实不用羞羞答答地说,迪士尼禁止自带饮食是为了保证安全,为了卫生,它这个规定就是最大程度地削弱游客自带饮食对乐园餐饮经营的挑战,让乐园高昂的餐饮定价能攫取垄断收益。禁止自带饮食其实是迪士尼商业盈利计划的组成部分,与它的昂贵住宿定价是一致的,这是基本常识。

现在上海迪士尼因吃定了游客“霸王餐”的“霸王条款”被告,问题在于,它一定会坚决捍卫商业模式,因为动摇了这条禁令,也就动摇了迪士尼的利润基础。迪士尼可以在欧洲低头,向强大的欧洲人、欧洲文化输诚,但它会不会向亚洲人、中国人让利,完全取决于文化、资本、法律看待迪士尼及其背后财团的立场。

迪士尼在全球、甚或亚洲都施行不同的投资运维方式,东京迪士尼是全额美资,上海迪士尼则是与上海本地资本合作,在中方大股东中多数以国资为主,迪士尼向国资敞开怀抱、让渡利益,也意味着它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更好地利用本土法律环境。华政小王状告迪士尼,试图撼动其霸王条款,等同于与部分国资诉诸公堂。

(上海迪士尼小吃菜单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臧鸣)

上海迪士尼与国资之间交叉股份的模式,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国内其他乐园大品牌成为地方招商“香饽饽”,给最好的地、给最好的政策、兴建专门交通设施等,这些乐园非常容易将“家法”畅行于乐园范围。游客成为乐园及其战略盟友的利润目标,游客的正当权益就会成为代价,装饰前者的财务报表。

迪士尼方面甚至一部分赞同它的游客,都希望将禁止自带饮食归咎为游客,认为是防止乐园垃圾遍地,总之是生造一个“完美游客”的概念,来为霸王规定推卸道德压力。实际上,迪士尼的这些内部规定,带有强烈的商业利益考虑,游客的浪漫乐园就是迪士尼淘金的乐园,从盈利模式角度看待迪士尼“家法”,一目了然。

总之,迪士尼在全球范围内因其自大、苛刻的商业模式引起连绵不绝的恶评,比如盘剥员工,让员工在恶劣工作环境下拿低薪苦熬。可以说,迪士尼的吸金模式与其低人权优势是分不开的,当敏感的游客察觉到不妥,希望能矫正迪士尼的扭曲时,一定会触发相应的反响:希望这种反应是法律对利益的节制,而不是相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